赵作海从传销梦中醒来 哭诉1年间就搭进去20多万元

胶州湾畔 收藏 0 552
导读:8月3日起,本报记者赴宁夏千里追踪赵作海夫妇,揭开了贺兰县所谓的“西部大开发”传销内幕。8月8日,赵作海夫妇离开贺兰县,便没有了音讯。8月15日,记者得知,赵作海夫妇已返回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在他们的家中,记者见到了精神几近崩溃的赵作海…… 赵作海现状 赵作海:“家里几天都没生过火了” 8月15日,听说赵作海从贺兰回到老家后,记者便驱车赶往赵作海的家里。赵作海面容憔悴,神情沮丧。见到记者,他连忙站起来,将记者迎进屋内。 桌子上的电饭锅里,放着几天前的南瓜汤,篮子里的干馒头已裂

8月3日起,本报记者赴宁夏千里追踪赵作海夫妇,揭开了贺兰县所谓的“西部大开发”传销内幕。8月8日,赵作海夫妇离开贺兰县,便没有了音讯。8月15日,记者得知,赵作海夫妇已返回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在他们的家中,记者见到了精神几近崩溃的赵作海……


赵作海现状


赵作海:“家里几天都没生过火了”


8月15日,听说赵作海从贺兰回到老家后,记者便驱车赶往赵作海的家里。赵作海面容憔悴,神情沮丧。见到记者,他连忙站起来,将记者迎进屋内。


桌子上的电饭锅里,放着几天前的南瓜汤,篮子里的干馒头已裂开了口。赵作海告诉记者,他和李素兰一想起被骗了那么多钱就生气,“从贺兰回来后,家里已有好几天都没生火了,也没做过饭。现在气得硬是吃不下去饭,一吃东西心里就难受,只能喝点水”。


屋里一地烟头,本来就不太开朗的赵作海,更显沉默。他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闷着头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李素兰一直在床上躺着,我连门都没出过”。


赵作海说,从贺兰县回家后,他见到了柘城县公安局与工商局的工作人员。“他们问了一些我与李素兰在贺兰县搞‘资本运作’的情况,还作了笔录,让我签字。”赵作海说,“我已经坐了11年的冤狱,不会干任何违法的事情。他们也没问到什么,因为对于那里的情况,我真的不清楚,到那儿后我什么都没干。”


赵作海眼神惶恐,总在躲闪记者的视线。他说话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还不断打手势暗示记者低声,生怕卧室里的李素兰听到。


然而李素兰还是听到了。她从卧室出来,一见到记者便对报道她与赵作海从事传销一事表示严重不满。为了不发生冲突,记者苦心解释国家打击传销的政策,并劝李素兰指认其上线、老总,依靠警方设法追回损失。


赵作海夫妻吵架


不愿“出卖”传销朋友,李素兰暂时“离家”


记者的话,李素兰根本听不进去,她指责赵作海“没良心”,联合外人害了她,让她没脸出门。


赵作海非常心疼被骗走的20多万元国家赔偿款。他说:“在贺兰的时候,我们也想要回被骗的钱,但人家不给,我也没办法,再说李素兰也不想让我去要这些钱。”


记者把近日国家有关部门重拳出击、打击传销的消息告诉了赵作海。他马上来了精神:“我被骗走的钱能要回来吗?”


赵作海穿上上衣,想和记者一同离开。这一举动惹怒了李素兰,她一面收拾行李,一面声称要与赵作海离婚。


赵作海左右为难,一会儿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看李素兰又坐下来抽烟。一会儿再看看记者,又站起来,反复几次,拿不定主意。


记者向李素兰陈明利害关系,劝她静下心来好好想一下以后的生活。李素兰说:“我不会出卖朋友,不会出去指认,赵作海可以去要他的钱,我管不着。但是,赵作海回来以后,是看不到我了。”


赵作海看到情势僵持,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块钱,递给李素兰说:“给你这几天的生活费,我出去几天就回来了。”


看到无法阻拦赵作海,李素兰便收拾行李离开了家。记者和赵作海一起也离开柘城县。


赵作海自述


“两次交加盟费,就花了14万元”


午饭时,在一家宾馆,记者给赵作海叫来一碗他最爱吃的面条,他却连筷子都没动。赵作海哽咽着说:“我这1年就搭进去了20多万元,如果要不回这些钱,我连去死的心都有了。”


在记者安抚下,赵作海的精神慢慢有所好转,他向记者讲述了落入传销陷阱的始末。


今年3月份,在李素兰的老乡徐某的介绍下,徐某带赵作海夫妇到宁夏贺兰县“考察”,到宁夏生态园和物流港等地游玩,利用这些贺兰县的大工程给两人“洗脑”。


从宁夏回来后,赵作海便从国家赔偿款中拿出7万元给了李素兰,汇入他们所在的传销体系老总孟某的账户,夫妇二人正式加盟传销组织。


4月份,赵作海夫妇再赴贺兰县。4月24日,赵作海花了近1.4万元在太阳城C区租赁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房子,两人入住该小区。


这次,李素兰又让赵作海拿出7万元,为她的两个女儿交了“加盟费”。“这7万元是李素兰带着现金去交的,我把钱取出后,李素兰便让我回家了。”


后来,传销组织给赵作海夫妇发了1万多元钱的“工资”,但“工资”并没有装进赵作海的口袋。赵作海说李素兰又为她的另外一个女儿交了加盟费。


6月,赵作海回家收麦子。7月,李素兰因女儿病故也返回家中。


7月23日,本报报道“赵作海疑似陷入传销陷阱”后,两人迅速离开老家,前往贺兰县太阳城。记者前往宁夏,从8月4日开始连续追踪报道,赵作海的发财梦破碎。8月8日,赵作海与李素兰脱离传销组织回到了老家。


赵作海心痛


“被骗的20多万元原打算给孩子买房子”


“我在‘南阳海达’还投入了1万多元,海达公司送给我们价值3万多元的保健品。”赵作海还告诉记者,“我在‘蚁力神’也投资了5000元钱。”


记者查阅资料,赵作海所说的“南阳海达”即南阳海达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创立于2001年8月,是一家从事医药、保健品及人体健康相关产品的开发、研究、生产和销售的公司。该公司利用人际关系销售产品,然后按销售额的60%~70%提成给业务员发工资,而业务员按照销售额的高低分4个级别。


“蚁力神”是一种性保健品。其生产企业辽宁省蚁力神天玺集团有限公司以“拆东墙补西墙”的营销模式来维持经营,早在2004年就被银监会定性为“非法集资”。2007年11月,该公司宣告破产。


赵作海说,这两次“都打了水漂”的投资,都是李素兰让他出的钱。


“往宁夏交的钱和这些投资加起来就有19万,再加上在贺兰的房租等1.4万多元,这1年就搭进去了20多万元。”赵作海心痛地说,“20多万,我这一辈子才能赚多少钱?本来是打算拿这20万给孩子买房子用的。”


“这都怪我轻信别人。”赵作海说,“你们报道以后,他们都慌着逃跑,我才知道他们这真是在搞传销。说什么能挣几百万,净是骗人的。”


赵作海悔过


“我错了,天上真的不会掉馅饼”


想起这一年间被骗的经历,赵作海几次禁不住放声痛哭,说不出话来。


记者问到传销的内幕,他总是重复:“我是个老实人,什么都不懂,他们说什么我都相信了。”


“我也是传销的见证者,愿意配合国家打击传销。希望你们能帮我追回国家发给我的赔偿款,那是我用11年的冤狱换来的,是我赵作海拿命换来的。”


在宁夏贺兰县太阳城里,赵作海接触到的每个人都有一个能领到黄金项链的“毕业梦”。他说:“在贺兰,几乎我遇见的每个人与我交谈的内容都离不开‘资本运作’与‘西部大开发’,这次回来之前,我和他们一样,都期待挣到大钱。”


“你们在报上登一下,不要让咱河南的老乡们再上当受骗了,天上是真的不会掉馅饼。”赵作海说,“我赵作海错了。”


尽管与李素兰闹得有点不愉快,但在记者面前,赵作海一直为他的妻子李素兰说好话。“她也是被骗的,我们都是老实人,对这个不懂,她要知道是骗人的,肯定不会拉着我去干,我们都是想挣点养老钱。”


说到这儿,赵作海再次痛哭:“说什么我都要要回我的钱,那是国家给我赵作海的钱。”


“才过了1年多,国家发给我的赔偿款就花了三分之二,这都是我的养老钱。”赵作海对他后半生的生活很是担忧。


链接


公安部将在全国严打传销


北京消息据央视报道,针对近来有关广西非法传销活动的报道,公安部8月14日表示已要求广西公安机关采取有力措施予以处置,同时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也将同步展开打击非法传销行动。


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涉众型经济犯罪侦查处处长刘路军表示,广西公安机关已确定从8月11日起到年底,开展全区性的专项整治行动。同时因为来宾现在采取的打击清查措施,使很多传销人员已经离开来宾,外流到其他地方,对此公安部将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同步开展清查、整治、打击和教育行动,避免、防止这些人员在新的地方形成聚集或者重操旧业。


刘路军奉劝传销活动的参与者,不要抱有观望态度。公安机关将坚持严厉打击的原则,坚决打击到底。


广西抓获近1000名传销分子


南宁消息被称为传销“重灾区”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正在掀起一场大规模、全方位、地毯式的打击传销“风暴”。广西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梁宏伟16日介绍,截至目前,广西全区共出动执法人员3000余人次,抓获传销分子近1000人,遣返传销人员2300多人。广西壮族自治区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称,在重拳打击下,估计万余名传销分子撤离广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