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潇湘 第一章 第018节 玉面丹心

潭城隐士 收藏 1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size][/URL] 良辰苦短,玉莹还是在余炳光反常的神情中察觉到了一丝端倪。她故作娇羞地问道:“相公一定是遇到了可心事了吧,是不是又看上了那家美娘名媛还没勾上手哟,要不就是做成了一笔好买卖,是吧。” “哦,”余炳光仰卧着疲惫的身躯,无精打采地回道:“何以见得呢?” “你使这么大的劲儿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


良辰苦短,玉莹还是在余炳光反常的神情中察觉到了一丝端倪。她故作娇羞地问道:“相公一定是遇到了可心事了吧,是不是又看上了那家美娘名媛还没勾上手哟,要不就是做成了一笔好买卖,是吧。”

“哦,”余炳光仰卧着疲惫的身躯,无精打采地回道:“何以见得呢?”

“你使这么大的劲儿摧桑着我,我就知道你多半是又忙活了一笔好买卖。那次在正街门面的厢房里不也是把我拆腾得够呛,当时我还以为你要吃了我呢!过后还不是你告诉我买了这个小院落,我们不是过上清静悠闲的日子了吗?哎,快告诉我,你这次又给我带来什么新鲜事物呀?”玉莹说完还不忘在他厚实的胸脯上捏了一把,媚笑地看着他。

余炳光被她说得回过神来,现实的问题顿时使他脸上愁容都显现出来了,他确实有点憋得烦躁,可心里的话又不知跟谁说。

看着怀里娇媚的玉莹,想着这两年来她对自己的依恋和柔顺,在这个时候她也许是自己最贴心的人了。前面的路还不知是个什么样呢,真要是跟少爷去长沙那边打仗,只怕有没有命回来还是个问题呢,这还有什么心思不能跟她说的呢。

玉莹妹子十岁就被卖到映荷院,好在她服侍的名角金钗是个有情有义的主儿,闲暇之时教她一些琴棋书画和诗词韵律,慢慢地被调教出非等闲之类的丫头了。老鸨看在金钗红头牌所挣的银钱颇多的份上也没有过多地计较,所以也没急着挂给玉莹头牌,也算是保护了她的清白。

也许是机缘巧合,白水清那次带上余炳光来映荷院喝花酒,这余炳光没有被那些名媛靓姐所吸引,却看上了伺候金钗和白水清的丫环玉莹了。

本来以为要调弄这个小丫环是极为平常的事,却没想到这金钗坚决不允,哪怕是白水清开出的价钱都超过了一般的挂牌红姐,金钗仍是不同意。

这可急坏了映荷院的老鸨子,她也撕下脸皮对金钗嗔怪,说她这里养不起闲人。搞得金钗一时不忿便对白水清说:“玉莹是还没梳弄的黄花闺女,你要是有心就把她赎回去!”

这白老大一时兴浓,真的以二十根“黄牛”把玉莹给赎了出来。这可把余炳光感动得不得了,掖着誓死跟定白师傅的心情领着玉莹出了映荷院。

余炳光虽然不缺钱,可他有一种很大的心理障碍,就是这个土匪名声的小跟班和乡下人的身份总是干扰着他与名牌花姐干那事的心情,甚至还感觉得出那些娇娘的奚落和调笑,这让他很是不爽。

可跟这个玉莹相好就没有一点拘束和不安了,加之玉莹 也耳濡目染了那些姐儿们的营生,又感激余炳光让他跳出了火坑,更是全身心地爱着他、依靠他,也把他伺候得神魂颠倒。这俩人其实还真算得上一对情意甚笃的小夫妻了,要不是余炳光顾及红缨会的追究,玉莹还真的想不用映荷院的秘药,为余炳光生儿育女呢。

余炳光眼看时近中午,便要玉莹下床穿上衣衫,何妈买酒菜也快回来了,自己也整理了衣衫坐到琴台边靠椅上。

玉莹下了阁楼为他沏上了一壶碧螺春上来,蔬果盘上也添了几个熟透了的桃子和几节白乎乎的莲藕。整理好凌乱的房子后便轻盈地坐在他身边。

余炳光说:“玉莹,我这次没有带给你什么东西,只怕还要让你不开心呢。”

玉莹惊诧地问道:“为什么呀?”

“唉,我可能要去长沙那边了!”余炳光有点无奈地回道。

“你去那里干什么呀?那边不是在打仗吗?你不做你那水路买卖哪!”

“是的,我就是去打仗的,我跟我们少爷去,白师傅是管不着的。”

“那我呢?你不管我了啊!”玉莹说着说着快要哭起来了,她知道,大男人要干什么事做女人的只能温顺地服从。

余炳光安慰他道:“你放心吧!我走之前会把钱物送过来的,你一辈子的开销应该都不成问题的。也许正街那爿门面保不住,但这个小宅子帮会是不知道的。白师傅也不知道我这个别院,你就安心过日子吧!”

“不行!我要跟着你!”玉莹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这样高声地说过话。

她坚定地说:“自从你把我从映荷院里赎出来之日起,我就认定你啦!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魂!就是做鬼也要跟你同路,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也绝不苟活于世了!我要这些东西有什么意思?我只要跟你过日子,再苦再累我也愿意!”说完这些便哽咽地抽泣起来。

余炳光被她这连环炮似的嚷嚷给轰呆了,没有想到玉莹语气会这么坚决。虽说他跟玉莹的感情颇深,却多少有点在乎他的出身。毕竟是把她从风月场中给弄出来的人,尽管玉莹是洁身相从,可总脱不了她不是良家女子的阴影。

在女人面前只管使银子博得身心舒坦就行了,他自己也算得上对这个女人够意思了。就是跟玉莹相处情意绵绵之时,他偶尔也会去和其他娼妓逍遥快活的,这对他来说十分正常,玉莹也从来没有嗔怪过他,甚至还对熬得醉形疲身的他尽心地服侍,这也是余炳光临到最后也要来这里的原因,他只想安顿好她就没有什么牵挂,安心地跟着少爷闯天下去了。

玉莹这时的态度就让他有点意外了,感激、爱怜、愧疚、不舍的心情都集中到一块了。他不知该如何跟玉莹解释,这打仗怎么能带着一个女人去呢,要是少爷知道了她的存在,那不就穿帮了吗!

他觉得今天才真正认识了玉莹,没有想到一个青楼女子居然这么重情重义,也象江湖上的生死弟兄一样啊!看着她真的有点不想去战场了,要是能和她一起这样平静地生活一辈子,那该有多好呀!还打么子鬼仗啰!

“相公别发愣了,我跟你过了这么久的好日子,这一生值了!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拼命地做好的!”

“嗯!”玉莹的这句话倒是把余炳光带回到现实中了,他诡异地问道:“真的?”

“当然!我绝不离开你半步!”

“那好,我现在倒有一事要你去做,这个事是有点风险,可我又不能让你跟在我身边,只能你一个人去办,你敢做吗?”

“没问题,只要是你要做的事,我什么也不怕!”

余炳光瞬间来了精神,他大口喝了一口茶后,正准备跟玉莹细讲时,楼下传来了何妈的声音,她这时也知趣地回来了,招呼了一下楼上便进厨房做饭去了。

余炳光笑了笑说:“玉莹,你再弹一曲那个什么‘月夜’吧,我想清静一下,等吃过午饭我再跟你细说好吗?”

见余炳光神情有了轻松愉悦,玉莹脸上也挂上了笑脸。她走到琴台边,吟笑着抚弄了一下琴弦,悠悠的琴声便在这个春意盎然的小屋往外萦绕飘散。玉莹随着琴声,婉转吟唱着;

春江潮水连海平, 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 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 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 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 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 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 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 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 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 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 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 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 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 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 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 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 落月摇情满江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