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十一章 飞龙在天 第六节 敌前大潜伏 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20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六节 敌前大潜伏


“我许和尚打仗素来是大胆的,可是你比我还要大胆!”

任西河身上先后负伤七处,他咬牙坚忍着,一声不吭……

“哎哟!许司令,你这是铁砂掌啊,谁能受得了呀!”


虽然读不到艾森豪威尔和李承晚之间的通信,但志司的邓华、杨得志却从对方所谓“群众游行”中传来的“反对任何妥协”、“打过鸭绿江”、“单独打下去”等叫嚣声中听出了苗头,也了解韩军代表团拒绝出席板门店会谈背后的种种故事。

根据这种形势,为了分化敌人,打击李承晚集团的战争叫嚣,进一步促进停战谈判,同时,也为了使我军此次战役反击打得更策略一些,并且使新入朝参战的部队得到实战锻炼,6月1日,志司总部决定,对英国等赞同和平谈判国家的军队暂不攻击,对美军则只做小的攻击(只打其一个连以下的目标),而将原来的以打击西线美、英军为重点的计划改为以打击李伪军为主。

杨成武因病回国后,彭德怀亲自点将郑维山入朝任二十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河南新县人,1915年生,十三岁即参加革命,十五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鄂豫皖苏区反“围剿”战役、百团大战、石家庄、平津、太原、兰州、宁夏等著名战役,三爬雪山,三过草地,忠勇刚烈,身经百战。著名作家魏巍曾作诗一首《题郑维山将军》,称赞他为:


赫赫猛将出少年,行似疾风势如电。

今晚出动夜老虎,明朝定有捷报传。

纵横华北称劲旅,金城一战美胆寒。

平生视敌如草芥,豪气冲天斗群顽。


华北部队的许多老人是这样描绘郑维山的:个头小,脑袋活,胆子大,主意多。

郑维山上任后,很快就转遍了二十兵团的阵地,他发现北汉江以东鱼隐山附近敌人的883﹒7高地、949﹒2高地和十字架山形成了一个金城地区敌军的“楔子”,直接楔入我军阵地。这块山地宽二十公里,纵深九公里,居高临下可俯瞰我纵深十多公里,对我军威胁极大。郑维山早就想拿下这几个支撑点,现在,周恩来总理所说的“三杨开泰”其中之一的杨勇将军就要来朝鲜接替自己了,郑维山下定决心,非要在走之前拔掉这几颗眼中钉不可!

6月4日,第二十兵团召开了作战会议,研究确定作战方案。新任三兵团司令员、“少林和尚”许世友也和他的副政委杜义德、15军代军长李成芳及李天佑等人跑来参观郑维山怎么打仗。

经过一年多的经营,韩军已经在高地上形成了坚固的工事群,基本阵地以地堡群、坑道掩蔽部和堑壕相连,形成了环状防御。前沿还埋设了三至六道铁丝网,韩军第3师还可以从侧后随时以炮火和兵力支援,防御态势相当稳固。对攻击者更不利的是两军前沿相距过远,中间还有深沟相隔。

然而郑维山的进攻计划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少林将军”许世友都吓了一跳,他要在敌人手榴弹都能砸到的地方来个大潜伏!面对着会场上五十多名身经百战的各路名将,郑维山侃侃而谈:

“……怎么打?敌我主阵地相距最多三公里,中间深谷相隔。步兵怎么集结?我看可以把部队提前隐蔽到敌前沿,第二天天黑后发起冲击,当晚完成攻击战斗,争取四五个小时抢修工事,补充弹药,天亮后就可以有效地反击敌人的反扑。至于我们潜伏多少人,我测算了一下,至少要三千人。”

毛泽东曾说过,军事家不能超过物质条件许可的范围外企图战争的胜利,然而军事家可以而且必须在物质条件许可的范围之内争取战争的胜利。军事家活动的舞台建筑在客观物质条件的基础之上,然而军事家凭借这个舞台,却可以导演出许多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活剧来……

早在几个月前巡视阵地时,郑维山就命令60军军长张祖谅多派狙击手,晚上则派小分队活动,保护好潜伏地带的植被,坚决不允许敌人下山,谁敢下山就杀无赦 ——其兵家眼光委实令人叹服。

大家都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 ——虽说大家以前也搞过潜伏,但那最多也不过几百人呀。一个加强团几千人的敌前大潜伏,可是个复杂的运作,譬如拉屎拉尿怎么办?渴了饿了怎么办?有人打喷嚏怎么办?战士们被敌人的冷枪冷炮打中负伤怎么办?敌人下山巡视怎么办?谁能保证过程中不出一丝纰漏呢?况且这是敌人两个团的团级目标,早已超出了志司规定的“连、排级”目标范围了。这几千人长时间的大潜伏又没有先例,万一打砸了,60军翻不了身事小,影响了军威国威和正在进行的停战谈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60军军长张祖谅语调沉缓地说道:“支持兵团的作战方案,坚决执行命令,完成兵团交给的攻占883﹒7高地和949﹒2高地、歼敌一个团的任务。……我们3000多人在敌人手榴弹能砸到的地方潜伏一夜,是敌人连想都不敢想的,我们敢想,而且能做到。……根据我们小型反击战的经验,我们不需要集中好多倍的兵力,只以一倍多的兵力用于突击就够了。所以我准备以四个营共十三个连的一个加强团,在炮兵掩护下到敌前潜伏,并把坑道挖到883﹒7高地前,形成地下通道,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接着张祖谅进一步分析了实行潜伏手段的必要性,详细陈述了潜伏可以成功的条件。

张祖谅早前曾任60军军长,60军赴朝参战时,张祖谅任川西军区司令员,留在了大西南地区。1951年6月,60军180师在五次战役后期严重受挫的消息传回国内,使张祖谅极为痛心。他立即向中央军委请战,要求赴朝鲜重掌60军,并发誓要率领60军打个翻身仗。入朝后,52年底,60军接防东线文登里至北汉江一线的防御任务,攻防中既稳健又不失大胆,到1953年春,连续进行了二十六次小型反击战,有二十五次都打成了歼灭战,令张祖谅和他的60军声誉鹊起。但60军指战员们并不满足,他们决心要打一个大胜仗,彻底打疼敌人。

67军军长邱蔚、政委旷伏兆也发了言 ——大家都看过红色经典老片、电影《狼牙山五壮士》吧?这个邱蔚就是《狼牙山五壮士》中那个八路军团的团长。这位后来因病而过早去世的名将也不甘示弱 ——不能让60军把肥肉都吃了去呀!他站了起来:“十字架山归我了,那里敌人的一个团归我了!”

二将争先,郑维山正要说话,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郑维山抓起了话筒。

电话是志愿军总部邓华代司令员打来的,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很大:“志司总部考虑了你们的作战计划,我们认为打883﹒7高地、949﹒2高地的条件不成熟,我们的意见是不要打,请你们考虑。”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二十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杨勇司令、王平政委已经到达,这个时候非要再打一仗,万一吃个败仗,在军队中可能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但是军人的荣誉感、责任感已经排除了一切私心杂念,郑维山毅然答道:“我决心已定,错了我负责!”

挂上邓华的电话后,郑维山一拍桌子,斩钉截铁地说:“这一仗一定要打!错了我负责!杀头杀我的!”

张祖谅心中一热,郑司令这是信任咱60军啊!他站了起来:“郑司令,我和你共同负责!”

“不,不要你负责,我是兵团司令,当然由我负责!你只管打你的,错了,有一个脑袋顶上去就够了!”

面对此情此景,“少林将军”许世友也叹服道:“我许和尚打仗素来是大胆的,可是你比我还要大胆!”

十字架山又名座首洞南山,位于北汉江西岸,标高663米,以主峰为核心向外伸展出四个大山梁,状如十字架,故俗名“十字架山”。这个阵地工事异常坚固,每个支撑点都有二至三条坑道,地面有数道环状堑壕和地堡、掩蔽部等,在山腰、山顶构成了三至四层明暗火力点,形成了环状防御。工事完成后,南韩军非常得意,称之为“模范阵地”、“京畿堡垒”、“首都高地”,并不断的组织军官到这里参观。

守军是韩8师第21团。

67军军长邱蔚的进攻招数也很大胆,跟张祖谅惊人的相似,他在敌人前沿构筑了秘密屯兵洞七百多个,炮兵和坦克发射阵地一百多个,邱蔚准备在进攻发起的前夜,将九个步兵连秘密运动至潜伏区和屯兵洞内,待我方炮火延伸后发起突袭,一举捶平这个“京畿堡垒”。

郑维山拍了板:“好!就这样,如果按志司规定,一个军一次只攻一两个连的阵地,对全局、对长期坚守、对停战线划定,意义都不大,我们要打,就要陷整个金城地区的敌人于不利!”

志司首长审慎地审查和批准了这个方案。

6月9日晚,60军突击部队共三千五百余人秘密进入了潜伏区,消失在夜幕之中。

支援炮兵也隐蔽的进入了阵地。

为了这次潜伏作战,工兵已经协助突击部队悄悄排除了突击道路上的大量地雷,战士们把自己的水壶、铁镐都缝上了布套 ——即使带上全副装备跳跃,也听不到撞击声。为了做好万一潜伏企图被敌人发觉即改为强攻的准备,张祖谅和副军长王诚汉等人根据志司总部和兵团首长的指示,进行了周密的准备和部署。

第二天,艳阳高照,第二十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政委张南生和新任司令员杨勇、政委王平一起亲临前线指挥所 ——龙门山坑道指挥战斗,这里距敌人的883﹒7高地只有两千多米。第三兵团新任司令员许世友、副政委杜义德以及南京军事学院的许多将军学员、教员们也来到龙门山观战。

上百名高级将领手持望远镜向潜伏区细细观察,但除了随风摇曳的树枝和野草之外,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到。

“老郑,是不是改变计划了?”迷惑的将领们纷纷询问。

郑维山闻言大喜:这么多身经百战的老将都找不到他们,敌人就更不用提了……

但是,潜伏部队确如预料的那样,还是遇到了麻烦 ——敌人漫无目的的冷枪冷炮造成了伤亡。

第535团2营突击队5连战士张保才腿部被敌人的机枪击中数弹,鲜血像喷泉一样涌了出来,他忍痛慢慢翻身滚到路边,给战友们让开冲击道路,然后一动不动,直到流尽了最后的一滴血。第542团8连战士苟子清被敌人的冷炮弹片击中,肠子从腹部滑了出来,他一声不吭,慢慢地用毛巾裹住,然后伏在地上硬挺着,直到光荣牺牲。像这样的战士,那天还有陈祥寿、许正才、闽学志等三十多人。

整整三千五百多人,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潜伏了整整十九个小时而未被敌人发觉,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当晚二十时二十分,龙门山前指传来了命令:开始!

第180师和181师各一部按预定计划,向949﹒2高地发起了佯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韩5师果然上当了,他们集中了一切火力还击,支援炮兵也向949﹒2高地方向拼命地倾泻炮弹。二十时三十分,我军的二百五十九门火炮的强大炮群开始火力突袭,将上万发炮弹突然倾泻向敌人阵地,敌人的纵深炮火全部被压制。

七分钟后,我军炮火向纵深延伸,韩军官兵纷纷冲出工事,准备反击后面冲锋的步兵。谁知我军炮火又杀了一个回马枪,韩军士兵被一团团火光罩住,伤亡惨重。

观战的许世友大叫道:“好!好!郑司令上回锅肉了!”

郑维山笑道:“等着吧,今天还有红烧洋鬼子!”

话音刚落,我军炮火又一次延伸了,地堡里的韩军官兵们战战兢兢地钻了出来。五分钟后,我军炮火又折了回来,这一次“迎接”韩军士兵的全是声音低沉的我军火箭炮兵第21师的“喀秋莎”火箭炮。

早在5月份,志愿军的“喀秋莎”火箭炮部队第21师就参加了战斗。“喀秋莎”“唱歌”时,火箭炮像呼啸的阵风一般飞向敌人的阵地,几平方公里的敌军阵地全部被覆盖,连天上翻滚的云彩也被映成了红色。步兵大哥们非常欢迎“喀秋莎”火箭炮师,称它们为“炮兵之王”。那时炮21师的车号是“84”号,战士们在行军中一见到这个车号就主动让路。

“喀秋莎”又接连发了两个齐放后,不少韩军士兵被烤成了骨灰,敌人的阵地燃烧成一片火海,韩军被折腾得惶恐不安。当20分钟后,我军炮火第三次延伸时,韩军却被打得不敢出地堡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