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豹 正文 071 抢金库之二

古道清风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size][/URL] 曾豹向顾也雄作了个下到楼顶的手势,自己将飞天九龙爪在树上固定好,把丝绦在自己的右腿上绕了两圈,大头朝下一个倒挂金钩顺着树干便无声无息地出溜下去,看看离地只有三尺高了,他便悬停在那里等待着。 一会儿,两个鬼子的流动哨兵从房子的另一侧转了过来,待他们晃晃悠悠地走到离曾豹不足五米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


曾豹向顾也雄作了个下到楼顶的手势,自己将飞天九龙爪在树上固定好,把丝绦在自己的右腿上绕了两圈,大头朝下一个倒挂金钩顺着树干便无声无息地出溜下去,看看离地只有三尺高了,他便悬停在那里等待着。

一会儿,两个鬼子的流动哨兵从房子的另一侧转了过来,待他们晃晃悠悠地走到离曾豹不足五米的地方,曾豹将一扬手,两只夺命追魂燕子荡疾如闪电,快似流星,直奔鬼子流动哨兵的哽嗓咽喉射去,转瞬间,只见那两个鬼子兵脖子一硬,身子一挺,一声没吭便软绵绵地瘫了下去。

曾豹双手一较劲,抓着丝绦复又爬回树上,解下飞天九龙爪,进到了庸园的顶层,由顶层下到金库。此时,金库的门早已被顾也雄打开,曾豹走进去一看:嗬,好家伙!真是来对了地方,这里物放有序,且分门别类,不大的库房里,架子上、桌子上堆满了古玩字画、古籍善本。古玩中有泥的、陶的、玉的、瓷的、铜的······大大小小,形态各异,有的尽态极妍,有的憨态可鞠,有的典雅高贵,有的形卑骨傲;字画中的字如苍松、遒劲有力,画如万壑拂风、大气磅礴。

“正经玩意该在这儿。”顾也雄见曾豹进来,指了指一只大铁柜说道,他和队员们正忙着开启铁柜一只硕大的铜锁。

“怎么了?”曾豹看得出,顾也雄干得不怎么顺手。

“这锁要三把钥匙,还加了密码。”

“哦?”曾豹亦感意外。撬门开锁可是侦察队的拿手“小菜儿”,今天连队长顾也雄也能说出这种“怂”话来,可见今儿他们真的是撞上了“硬货”。

“不要着急,慢慢来。其它地方都看了吗?”曾豹轻声问。

“还没有。这只锁要我们几个配合着才能打开。”

曾豹点点头,转身走了。

曾豹快速地查看每一个房间,当他来到北面的书房时,见书房的门虚掩着,只听里面传来“呼噜”、“呼噜”的打鼾声。从虚掩的门缝向里看去,只见两个鬼子围坐在火炉前,一个勾着头,挂在嘴角上的哈啦子足有半尺长,另一个鬼子仰靠在椅子上,嘴巴张的大大的,那如雷的鼾声就出自这张嘴里,他们的身旁是一只颇大的书桌,上面架着一挺九六式轻机枪,机枪旁边是两只即将见底的酒瓶,和一大堆没吃完的剩菜。显然,这是两个值通宵班的“醉猫”,否则,他们不会喝得这么醉,也不能睡得这么死。

曾豹迅速地检查了剩下的两个房间,确信里面无人后,才回到书房前。正当曾豹盘算如何处理这两个睡觉的鬼子时,那个仰着头、张着嘴、打呼噜的鬼子兵,这时喉咙里像被什么东西卡了一下,只听“咕咕噜噜”一阵响,之后,那鬼子被憋醒了。醒了的鬼子咳嗽几声,吐了口浓痰,站起身来,走到桌子跟前,端起一个很大的水杯,老牛饮水似的“咕咚、咕咚”喝了一气,放下杯子,又拍了拍那个还在勾着头睡觉的鬼子,说了句什么,见没回应,便摇摇晃晃走出去,要上厕所小解。

曾豹飞速跑进厕所里,往门后一站,他知道,这厕所离金库的大门也就三、四米远,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金库里的任何动静这里都听得清清楚楚。

撒尿的小鬼子大概是让尿憋的,刚进厕所门,就手忙脚乱地解裤带。忽然肩膀被人猛拍一下,他大概觉得是书房里的另一个同伴在跟自己开玩笑,便不以为意地甩了一下肩,嘴里咕噜句什么,低着头,继续解自己的裤带。

曾豹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这回他觉得不大对劲了,猛一回头,曾豹等的就是这个,他将手一挥,只见一道寒光闪过,鬼子的喉咙便断为两截。

曾豹快步回到书房,那个正在勾头睡觉的鬼子也许有什么第六感,他猛地从梦中醒来,抬头看见曾豹,两只眼睛立马瞪得大大的,同时,嘴巴也张的大的,伸手想去拿架在桌子上的机枪。

可是,来不及了,一都晚了。只见曾豹一扬手,“嗖,嗖”两声,两支夺命追魂燕子荡同时射进了他的喉咙。

曾豹提着九六式爬上楼顶,将它和歪把子摆放在一起。抬头向天空看了一眼,天上厚厚的云层像一床扔在草窝里揉了百十来年的棉絮,乌七八糟的将月亮紧紧地裹在怀里,不让它放出丝毫的亮光来;大地上的万物都像被扔在浑浊的池塘里,混沌不清。再看看院墙四角的鬼子岗哨,隐隐约约,若有若无;只有前院的偏房里透着灯光,几个等着轮值的鬼子正在吃喝,不时传出几声“哇哩哇啦”的嬉闹声。

“多亏老天爷帮忙。”他又抬头向天上看了一眼。

这时,曾豹终于听到“得手”的暗号,他一手拎着一挺机枪,急急忙忙走进金库,只见顾也雄大汗淋漓地坐在地上,铁柜的门已经打开,里面珠宝、金条、银元密密麻麻的,码的一层又一层。

“你怎样?”他低声问顾也雄。

“没事。”

“先‘黄’后‘白’,为了不影响行动,够带就得,不要贪多,快!”曾豹一边帮顾也雄擦汗,一边压低声音向两个队员下令。

“没事儿,没事。”顾也雄推开曾豹伸过来的手。

曾豹望了一眼顾也雄等三人,他们正忙着往身上装“货”,自己挤不上“槽”,便拎着刚才带下来的、浸着鬼子血的一团烂布走到墙壁前,低声道:“我不能不如梁山好汉武松,得给这个老瘪犊子留个念想。”边说边抬手写道:“抢金库者,八路曾豹是也。——下一个,特攻队。”

四人转眼之间带够了“货”,便向楼顶鱼贯而上。就在这时,只听外面一个鬼子“哇哩哇啦”地大叫起来,原来是外面的鬼子去上厕所,正好拌在同伴的尸体上。

“向下,快!从正门走。”走在后面的曾豹大声喝道,转身就向大门冲去。

鬼子们知道出事了,他们从偏房出来,冲向庸园,要看看金库的情况;就在这时,庸园的大门“咣”地一声打开了,两挺机枪,四枝二十响快慢机组成交叉火力,像刮风似的迎着他们横扫过来。

哒哒······大门两侧的岗亭,在曾豹手中九六式机枪吼叫声中,瞬间便成了筛子眼儿。

“干掉这帮兔崽子,就从大门出去。”曾豹和顾也雄两人在前,另外两个队员殿后,四人旋风一般冲进偏房,将偏房里的鬼子统统打成筛子眼,旋即冲出大门,消失在朦胧混沌的月色之中。

待四角岗楼上的鬼子打开探照灯时,哪里还能找着袭击者的身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