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父亲起诉受害者代理人侵犯名誉权(转帖文章,不代表本人任何意思)

xiao11111jing 收藏 13 448
导读: 2011年08月17日02:42 法治周末 记者 任东杰发自陕西西安 代理人张显博客言论引发网络暴力   药家鑫父亲不再沉默   在一种单向的不实信息引导下的狂躁,和曾经对一条生命的消逝狂欢的社会需要一场深刻的反思。当然,反思并不是要为药家鑫翻案。要反思的是,自媒体环境下,个人话语空间逐步扩大的今天,网络暴力、言行的边界问题,以及网络公民的权益问题   张显:药家鑫才走两个多月,作为父亲的药庆卫就为了个人名誉来打官司,这是一场很无聊的游戏   律师兰和:自由的网络言行也要有

2011年08月17日02:42 法治周末 记者 任东杰发自陕西西安


代理人张显博客言论引发网络暴力


药家鑫父亲不再沉默


在一种单向的不实信息引导下的狂躁,和曾经对一条生命的消逝狂欢的社会需要一场深刻的反思。当然,反思并不是要为药家鑫翻案。要反思的是,自媒体环境下,个人话语空间逐步扩大的今天,网络暴力、言行的边界问题,以及网络公民的权益问题


张显:药家鑫才走两个多月,作为父亲的药庆卫就为了个人名誉来打官司,这是一场很无聊的游戏


律师兰和:自由的网络言行也要有所敬畏,不能没有边界。否则,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药庆卫:张显在网络的谩骂、羞辱、散布的大量不实言论,让我们雪上加霜,亲属因谣言的猜忌使我们孤立无助,家里犹如人间炼狱


8月4日,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向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状告药家鑫杀人案的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代理人张显侵犯其名誉权,要求其澄清网上不实言论,并公开道歉。


药庆卫的代理律师兰和认为,张显的言论已对药庆卫及家人造成极大伤害,并对药家人的社会评价造成极大的贬损。他认为,本案的意义在于,张显的所谓正义模式不能成为标本,自由的网络言行也要有所敬畏,不能没有边界。否则,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张显认为,药庆卫起诉他,是药庆卫的权利。但是,药家鑫才走两个多月,作为父亲的药庆卫就迫不及待地为了个人的名誉来打官司,让他感觉到这是一场很无聊的游戏。


目前,法院已正式立案,将于9月13日开庭审理。


要名誉不要赔偿


在药庆卫的起诉状中,诉讼请求仅是要求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未要求张显给予一分钱的补偿。


8月12日,《法治周末》记者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张显的办公室里见到了张显。


张显告诉记者,8月11日下午他已经从雁塔区法院拿到了药庆卫起诉他的《民事起诉状》,也领到了传票,定于9月13日上午9时在雁塔法院203室开庭。


张显对记者说,他已经于当天夜里将民事起诉状的内容在其博客里公布。


在这份起诉书中,药庆卫的诉讼请求主要是,要求张显立即停止名誉权侵害行为,删除其在网络上所有侵权内容并且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药庆卫认为:2011年4月23日,张显在其新浪博客污蔑原告为“军械采购环节蛀虫”,称“药身居我军械采购要职,利益纠葛颇多”,竟然还“望中央军委彻查此人经济问题”。事实上,我2003年退役,原在某企业军代室任工程师,从事技术管理工作,不是被告所说的负责军品采购,更不是身居要职。


药庆卫称,自2010年底至今,张显在其开设的多个微博、博客上捏造事实,对他进行恶意攻击,污蔑他收入非法等。


药庆卫认为,张显的诽谤使他的社会评价急剧降低,其新浪博客“西安张显”首页显示,有近8万粉丝。如此之多的人看过被告的诽谤性文字,严重影响了他的人格和名誉。而张显也正是通过散播这种故意捏造的虚假事实来提高其知名度与点击量。


药庆卫认为,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对药庆卫进行了抨击,加入了跟随张显讨伐的队伍。他们通过跟帖、留言以及发表文章的形式,使得这些不利于他的文字流传更广。


药庆卫还认为,张显利用互联网肆意捏造、传播虚假信息,对他进行肆意的诽谤,引起公众对自己产生误解。张显具有采用诽谤性文字使他的社会评价降低的故意,同时这种行为与其社会评价降低、精神遭受巨大创伤的结果存在因果关系,张显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记者询问张显,为什么要把起诉状公开。他说,他就是想让此案放在阳光下。


网络言论下内外交困


药庆卫曾和张显交谈,张显写了两条微博,给他道歉,说他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对他有很多的误解。但是,几个小时后张显又删掉了。药庆卫电话问张显,张显说他是公众人物,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立场观点,不能轻易改变


8月13日,经过多次联系,记者在西安市的一家医院里采访了正陪护其爱人治疗的药庆卫。


药庆卫的爱人因患有抑郁症正在该医院住院治疗,按医院的要求,病人身边必须有家人陪护。


药庆卫说:“家鑫走后,我们夫妇陷入了悲痛与自责中。张显在网络的谩骂、羞辱、散布大量的不实言论,让我们雪上加霜,亲属因谣言的猜忌使我们孤立无助,我们被沉重的思想压垮了身体。我爱人更是语无伦次,经常自言自语:‘后悔没有给孩子做最后一顿饭……’现已患上严重的抑郁焦虑症。家里犹如人间炼狱。”


药庆卫向记者表示,他爱人从五六月份开始整天睡不着觉,在家里呆着不愿意见人、怕光,反复唠叨些后悔的话。她自己在家有时上网,看过那些不实的议论就生气。现在住院就没有机会上网了,这样对她治疗有帮助。


“2003年我从部队转业后,选择了自主择业,自谋出路,后来八九年的时间没有正式单位,家里只有一套108平方米的房子。张显说我是蛀虫,还说我家有那么多套房子。我一个转业干部,哪有那么多钱买房,这不明摆着说我有不正当收入吗?”药庆卫说,“这些让我感觉压力很大、内外交困。”


兰和向媒体透露,因舆论压力和精神压力过大,药庆卫目前已经辞去工作,两口子只能靠药庆卫爱人每月900多元的退休金生活。


药庆卫告诉记者,2009年他嫂子患骨癌做手术需要钱,他也没有拿出钱来。张显的言论,让老家人感觉他很有钱,还不舍得拿出来。


“我现在真有点众叛亲离。”药庆卫对记者说。


药庆卫表示,药家鑫已经受到法律的严惩。而作为药家鑫的父母,他们已经也郑重地通过书面形式公开道歉,并向死者张妙的亲人当面道歉。但是,在案件进行过程中,张显却通过自己的微博,发布很多不实言论,诸如“药家有四套房产,药庆卫夫妇道歉是阴谋”等言辞,还恶语中伤他本人,比如“军界败类”等等伤害人格的话语。


在药家鑫二审被判处死刑后,药庆卫开通了微博。


6月19日,药庆卫在其微博中声明:“在药家鑫的案件中,我自始至终没有找过任何人,我没有张显说的那么大能量,也不会把精力放在张显想象的地方,我虽然退伍,但仍是一名老兵,我相信政府、相信法律。我没有给办案人员递过一支烟,相关人员没有必要为此焦虑。”


“对那些质疑和辱骂诽谤,你当初怎么没有及时给予解释和争辩?”记者问。


“那一段时间我们在外面租房子住,条件很差,也上不了网,一些信息没有看到。当时只想争取为和解创造良好的氛围,得到张家的谅解,我们不能跟人家争理。”药庆卫解释说


“你没有跟张显进行过沟通?”记者疑惑。


药庆卫告诉记者,大概在5月二十几号,他试图跟张显谈话。当时,他找到张显家,张显就报了警,在警察的说和下,两人在张显的办公室里进行了交谈。当时他觉得效果很好,走时张显还把他送到学校门口,并告诉他怎么坐公交车回去。后来,张显写了两条微博,给他道歉,说他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对他有很多的误解。但是,几个小时后张显又删掉了微博。药庆卫打电话问张显,张显的解释是他是公众人物,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立场观点,不能轻易改变。


“那些真正了解我的人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可那些不了解我的人,他们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我,我真的很难受!”药庆卫对记者说。


“这次起诉要达到什么目的呢?”记者问。


“我家已经这种情况了,起诉张显对我能有什么意义?也就是想让社会评价一下,他这样的维权方式合适不?我们家里人跟案件本身如果没有联系,却被他株连九族合适不?别人不知道真实情况,做一些不实评价,可以理解,但张显作为代理人,说这样的话合适不?他转载那些不实信息、那些骂我们的话,是不是表明他认可那些东西?”


药庆卫对记者说,他希望通过这次诉讼能还他们夫妇和家人平静的生活。


张显:我不会道歉


我没有感觉自己错了。当时我作为代理人,连网友提供的那些对我方有力的信息都不关注,我还做什么代理人


今年48岁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张显,是被害人张妙丈夫王辉的远房表哥,两人是一个村人。


今年大年初七,张显回老家走亲戚,路过王辉家,便问了王辉案件进展情况。王辉告诉他,啥都不知道,在家等呢。


张显对记者说,王辉小学二年级毕业,不识几个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案发后近5个月时间,他只是在家等着,感到无奈和痛苦。那天早上,免费提供法律援助服务的律师刚去过,律师只是让他摁了手印。


张显马上给那位律师打电话,问律师王辉不识字知不知道,应该给他念一下再摁手印。


在这一刹那间,张显决定帮助王辉。


张显回忆,春节期间,受害人张妙的父亲张平选主动给药庆卫打电话,可药庆卫说“按法律程序走”,相当傲慢。张显通过报纸了解到,药庆卫是下驻华山厂的军代表,他就猜想药家肯定是特权阶层,因为华山厂是个大型的军工企业,在西安当地很有名气,企业把军代表都敬为神。部队干部一般都转业到公检法等单位,药庆卫肯定有不少战友关系。“我们可以合理怀疑。”张显说。


3月23日第一次开庭,法院只给了受害方25张旁听证,旁听的有400名大学生,还有40多名军人。当庭还搞了个民意调查,参加旁听的村民没有一张民意调查表。第二天媒体报道说,这次民意调查作为量刑参考。


对此,张显感到非常气愤。


他对记者说:“这让我们对这个家庭的背景产生了进一步的怀疑。我们对这个案件中怀疑的地方太多了。开庭当天,中央电视台播出1+1节目,李玫瑾教授穿着警服谈了倾向性很强的观点;又过几天,某报记者又来给受害人家属谈关于死刑的废弃问题,做工作,希望不要杀药家鑫,让药家鑫案成为一个标杆。4月14日,某电视台又把张选平请到北京做节目,让他跟药家双方谈论药家鑫该不该判死刑的问题。张妙还躺在太平间呢,这样做是不是太不人道了!整个事情中,我们感到非常渺小。”


张显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药庆卫和药家鑫是父子关系,二人是有关系的,我有理由关注药庆卫,包括他们家的社会关系。我们担心他们会采用不正当的手段。因为家庭背景、金钱,会促使采用不正当手段的可能性,我们说出来就会起到一个监督功能,抑制影响法律的公正性。”


“引用、质疑也犯法?我仅仅是引用、质疑了一下,就是想让一些事情放在阳光下,我们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张显对自己的做法并不认为有何不妥。他说:“我没有感觉自己错了。当时我作为代理人,连网友提供的那些对我方有力的信息都不关注,我还做什么代理人?”


张显对记者说,他微博中出现的一些说法是有来源的,并不是他本人捏造的。


“我作为原告代理人有着比别人对药家更强的一种好奇心,在网上看到些消息就粘贴到自己的微博中。对于是否属实,因为作为一个公民我无权调查别人的隐私。对此,原来的博文有所说明。”张显在自己的微博中如此澄清。


张显认为,如果他引用的言论确有不实之处,责任也在药家,药家一直保持沉默,不作澄清。若有不实之处,药家为什么不及时指出?


张显对记者说,他不会向药家道歉,也没有听说过罪犯家属要求受害方因语言问题而道歉的。


张显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现在我们受伤的心灵还未抚平,甚至还没有解脱出来,刚过两个多月,药庆卫就迫不及待地为了个人的名誉来打官司,我感觉这是一场很无聊的游戏。”


王辉在电话中对记者说,他已经知道了表哥张显被药庆卫起诉的事。他认为,药庆卫不能怪别人。


网络言论不能没有边界


药庆卫给兰和的感觉是,很有涵养,素质非常高。在经历如此巨大的家庭变故和网络暴力后,在他的表达中,始终没有暴力、谩骂、羞辱,甚至没有抱怨。药庆卫最感动兰和的一句话是给药家鑫的辩护律师的———“虽然是这样的结果,但我不怪他,他已经尽力了。”


“从介入代理到药家鑫被注射死刑之后,受害人张妙家属的代理人张显一直在微博上发表不实的、侮辱性的言论,指向药家鑫父母、外公等人,从未停止过。药庆卫曾要求张显道歉,张明确拒绝。而这次的起诉,可以理解为药庆卫在隐忍多时后的维权表达。”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兰和律师这样解释此次药庆卫起诉的原因。


兰和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他对药家鑫案本身和药的家庭也曾有过误解,甚至抱着期待的心态在等待药家鑫的死刑判决。但当他等到这个期待中的结果时,突然感觉异常失落。这个年轻人的死对他内心冲击很大,他当时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围观同类的死亡?


反思之余,他开始关注关于药案的所有言论。其中张显的言论尤为激亢。在张显式的信息和言语鼓噪下,包括他在内的很多人都在享受和围观这场悲剧。


对此前心理的回顾令他反思。在6月14日,他发出一条微博,表达内心的忏悔:“人世间最大的慈悲,就是给生命一个赎罪的机会。”


后来,药家鑫父亲药庆卫给他来电,对他的这条微博很感动。此时的药庆卫处境非常艰难,在网络上只要一张嘴,就立即招来很多网友的谩骂,他希望兰和来帮他发声,将他们家的真实信息公布出去,并帮他维权。


药庆卫给兰和的感觉是,很有涵养,素质非常高。在经历如此巨大的家庭变故和网络暴力后,在他的表达中,始终没有暴力、谩骂、羞辱,甚至没有抱怨。药庆卫最感动兰和的一句话是给药家鑫的辩护律师的———“虽然是这样的结果,但我不怪他,他已经尽力了。”


兰和告诉记者,他接受药庆卫的聘请为其维权的动因,很大程度是因为想表达一种赎罪般的忏悔。


他认为,在一种单向的不实信息引导下的狂躁,和曾经对一条生命的消逝狂欢的社会需要一场深刻的反思。


当然,反思并不是要为药家鑫翻案。要反思的是,自媒体环境下,个人话语空间逐步扩大的今天,网络暴力、言行的边界问题,以及网络公民的权益问题。


兰和对记者说:“其实,今天的起诉,并没有刻意选择时机,而是忍无可忍的结果。此前,药庆卫只是想要张显一句道歉,但得到的却是张显不依不饶的‘杀人犯父母’等恶语回复。所以,我们是给了张显机会的,但他没有把握善意,甚至一度在微博中对我本人进行各种言语攻击,将用在药先生身上的手法复制在本律师身上。”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xiao11111jing 在第1楼的发言:
2011年08月17日02:42 法治周末 记者 任东杰发自陕西西安


代理人张显博客言论引发网络暴力


药家鑫父亲不再沉默


在一种单向的不实信息引导下的狂躁,和曾经对一条生命的消逝狂欢的社会需要一场深刻的反思。当然,反思并不是要为药家鑫翻案。要反思的是,自媒体环境下,个人话语空间逐步扩大的今天,网络暴力、言行的边界问题,以及网络公民的权益问题


张显:药家鑫才走两个多月,作为父亲的药庆卫就为了个人名誉来打官司,这是一场很无聊的游戏


律师兰和:自由的网......

顶帖来了,坐等楼主打赏啊

始作俑者是药之父,孩子有那个思想,与家庭教育,和家长日常的言行是有很大关系的。出了今天这个事,以及带出来的所有一切,以及他本身到底做过什么,应该深刻反省,不要怨天忧人

反正我不信.

不太好说啊,


 以下是引用皓月111 在第1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xiao11111jing 在第1楼的发言:
2011年08月17日02:42 法治周末 记者 任东杰发自陕西西安


代理人张显博客言论引发网络暴力


药家鑫父亲不再沉默


在一种单向的不实信息引导下的狂躁,和曾经对一条生命的消逝狂欢的社会需要一场深刻的反思。当然,反思并不是要为药家鑫翻案。要反思的是,自媒体环境下,个人话语空间逐步扩大的今天,网络暴力、言行的边界问题,以及网络公民的权益问题


张显:药家鑫才走两个多月,作为父亲的药庆卫就为了个人名誉来打官司,这是一场很无聊的游戏


律师兰和:自由的网......

顶帖来了,坐等楼主打赏啊

哈哈,有赏、有赏。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