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03章 初次相识

亦浩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女人对柳明全说,“他们吃了好多,会有危险吗?” 柳明全说,“有危险,必须想办法让他们吐出来。” 女人又对法国人说,“你们必须吐出来,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法国人说,“危险?”然后,不以为然耸耸肩膀。他说,“我在法国和巴西都吃过的,很好吃,没人说有危险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女人对柳明全说,“他们吃了好多,会有危险吗?”

柳明全说,“有危险,必须想办法让他们吐出来。”

女人又对法国人说,“你们必须吐出来,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法国人说,“危险?”然后,不以为然耸耸肩膀。他说,“我在法国和巴西都吃过的,很好吃,没人说有危险的。”

柳明全说,“不错,你吃的是人工栽培的木薯,那是经过品种改良的,没有问题,而野生的木薯是有毒素的,尤其是生吃。”柳明全让女人翻译给法国人。

日本女人马上翻译了,然后说了一句,“你们必须吐出来。”

法国人说,“必须?我现在感觉很好啊。”

柳明全听懂这句了,他说,“你要是不听的话,很快就会发作,这里可是没有任何医药抢救措施,那只会是毙命的。”女人翻译给法国人听,法国人半信半疑,“真的?”

“真的?”柳明全斩钉截铁的说。

矮个子的男人从过来一句话没说,但是,他都听明白了,自己去一边,又抠又挠的,不一会呕吐出一大堆东西来。

法国人一看,也扔掉手里的木薯,到一边呕吐去了。


这么一折腾,柳明全觉得自己也好了很多,肚子还开始咕噜咕噜叫了,是啊,从坠机开始到现在80多个小时过去了,早该饿了。

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显然不能出去找食物,而他们找回来的东西又是有毒不能吃的。


他和日本女人说,“现在我们必须一起面对眼前的一切,否则,我们一个都不能活着从这个地方出去。”


女人把这话和法国人说了,法国人因为刚才木薯的事情,加上眼前的情况,显出沮丧的情绪,而那个一直跟着法国人的矮子,依旧是默不作声。


看看几个人除了女人穿着一件宽大的男人衫尽管十分的褴褛,甚至还缺失了半片右下摆,至少还可以有所遮挡,而所有的男人还都赤裸着身体,全身毕露的站立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虽说落难在此,活着已经是运气,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可是,无论怎么说,这样面对着异性总是显得有些不雅。

一直扶着树站立的柳明全,跳哒几步,到一个大芭蕉树前,几下就掰了几片叶子下来,又从旁边的棕榈树上撕下一片棕片,把棕丝慢慢的搓成线绳,再把芭蕉叶穿起来,像围裙一样挡在自己的腹部,遮盖了私处。

柳明全做这些的时候,法国人和矮子好奇的看着,明白了柳明全要做什么以后,觉得不错,他们也模仿着柳明全的样子做了围裙,围在自己的腰里。

几个男人相互看看,笑了。法国人还竖起大拇指,优雅的表示了感谢。


柳明全依旧靠着一棵棕榈树,慢慢让自己滑下去,坐在了地上,招手把他们都招呼到跟前,伸出手和法国人握手,用中文说,“我叫柳明全,是中国人”,然后,又用英语说了一遍。

法国人说,他叫罗兰。

日本女人叫田中惠子,是个医生。

矮子会说流利的英语,他说他叫查理,英国人。可是查理怎么看也不像是英国人,倒是生着一副南亚人的身子骨和面相,中国海南、越南或者柬埔寨人的样子,或者是移民吧,柳明全这样想着。


现在除了那个孩子,四个成年人算是相互认识了。


柳明全看看惠子再看看罗兰,惠子本来是一家四口人一起乘坐飞机的,现在只剩下她自己,还有罗兰,她的妻子那个浪漫的巴西女人,都留在了大海里了。

灾难已经发生,沉浸在里面,换来的只是自己的痛苦,所以,他们谁都没有提起这事,要活下去,成了每个人心里唯一的信念。


四个人比起来,柳明全显然要比那两个男人年长一些。柳明全就自然的把一种责任担当起来,这种责任就是想办法和大家一起,活下去再走出这个岛子。

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两个男人已经初步领教了柳明全的厉害,他们的眼神里也透出了对柳明全的信任,尤其是那个日本女人,因为在飞机上就有过交道,而且女人会说汉语,她和柳明全有更多的机会相互交流,多了一份信任也就是自然的事情。再说,哪个女人在危难的时候,不想有个靠得住的男人和她在一起?


罗兰的肚子疼了起来,躺在沙滩上低声的哀哼着。


柳明全对惠子说,“罗兰是吃木薯太多了,可能吐得也不彻底,已经有些轻微中毒了,不是有水吗?让他喝点,再使劲吐一次,把毒素都排出来。”

惠子拿着大贝壳,走到不远处,端了点水回来,掰着罗兰的嘴灌进去,又从树上掰下一节树枝,伸进罗兰嘴里,搅了搅,罗兰很不舒服挣扎着,惠子招呼查理过来帮着他掰着罗兰的头,惠子把木棍又搅和了几下,罗兰干呕了一阵,“哇”的一声吐了,吐出一大堆没有嚼烂的木薯,就着劲使劲呕吐了一阵子,估计是把肚子里的东西彻底吐干净了,查理用贝壳又捧了些水回来,惠子给他喝了,拍拍他的后背,“好了,罗兰,躺着休息一会,没问题了。”

惠子做着这些的时候,柳明全一直坐在那里专注的看着她忙碌完。


缺失了义肢的柳明全,试图扶着树站起来,矮子查理上前帮他,柳明全说,“不用,让我试着自己来吧。”于是,查理就站在柳明全的两边,看着他尝试,万一要是摔倒,他们也好帮扶一把。

通过刚才的木薯事件,罗兰和查理已经意识到柳明全的重要,起码他懂的要比他们多,在这个全然未知的岛子上,要生存下来,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罗兰读过格林的经典小说《鲁宾逊漂流记》,他很想像鲁滨逊一样英雄般的活下来再史诗般的走出去,但是,现在看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生存,已经成为当前的第一要务。


柳明全终于站立起来,看上去他的右腿比左腿短了大约30公分。

他周围看看,想找一棵小树,给自己做一支拐杖。

查理看出他的意思,走到一棵矮小的红杉树前,用力把树折弯,再折断,又把上边的枝杈掰掉,形成一个“Y”型,递给柳明全,柳明全试了试,正好把枝桠处夹在腋下,稍微长了点,粗糙的树皮和枝杈有些扎人,不过已经很好了。

柳明全对着矮子查理说,“谢谢你了,”又伸出左手的大拇指,说,“你真棒。”查理知道柳明全是在夸他,很开心笑一笑。

柳明全拄着拐杖,来回走了几步,每挪动一下,拐杖的下端会插进软软的沙子里,倒是不显得拐杖长了。

罗兰已经完全好了,从地上坐了起来。

柳明全说,“现在好了,我可以走路了。走吧,哥几个,我们先得找点东西吃。不然,我们支撑不下去的。”柳明全极力用轻松的口吻说这些话。

柳明全说的汉语被惠子翻译成英语给罗兰和查理。


柳明全对惠子说,“我们去找吃的,你在这里看着这孩子。”

惠子说,“你后背的伤,你……行吗?”

柳明全说,“我会好好的。你照看好孩子吧。”

惠子点点头。

柳明全对罗兰说,“你走过一次,给我们带路,好吗?”罗兰明白,向惠子招呼一下,先在前面走了。


走了两步,柳明全又折回来,回到棕榈树旁,撕下一片树皮,靠在树干上,抽出一些棕丝,搓了一根棕绳,然后,递给惠子,说,“来,系在腰上。”

惠子接过棕绳,束在腰上,那件宽大的男人衬衣,被棕绳一束,倒显得挺合适,更妙的是,长及大腿的衬衣下摆裙子一样,裹着惠子的腿,凸显出惠子成熟女子的妩媚。

惠子按照日本女人的礼节给柳明全鞠了一躬,“真的太谢谢你了。”

惠子丰满韵致的身体,从宽大的衣服破损处,露出来,不过还是好多了。


惠子看着柳明全一瘸一拐的走远了,查理走在他的左边。


很多年了,柳明全自从安装了义肢以后,就再也没有使用过拐杖,他已经习惯于那个义肢,当做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时间长了,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个肢残人。

太平洋的海水把他的义肢吞噬了,让他不得不重新回到肢残人的行列,开始练习用拐杖支撑着身体走路。


罗兰带路,他们走进一片小树林,树木不是太茂盛,没有路,他们就在林间慢慢走着,尽量找宽一点的地方走,走到枝叶茂密的地方,柳明全就用拐杖打下一两根枝杈,他是在留下回去的记号。柳明全不时提醒着两个人,注意脚下的东西。

越往里走,林木越密,除了树木,有了很多藤蔓,和树枝相互缠绕着,已经分不清楚哪是树哪是藤了,树叶和藤叶遮挡了明亮的阳光,渐渐的光线暗淡下来,柳明全回头张望了一下来的路。

他对罗兰说,“不行,不能再往里面走了,我们会迷路的,我们就在这附近找找吧。”

罗兰像个大孩子一样,说,“好吧。”

柳明全叮嘱说,“不要走远,不要离开相互的视线。找到东西不要吃,先拿给我看看,以免中毒。”两个人答应着。有了上次木薯的经验,法国人和英国人变得很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