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败日,日本为何不道歉?

战败日是日本面向国内民众的哀悼日

1945年8月15日,当时的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1982年政府决定将这一天定为“追悼战殁者祈祷和平之日”。但从1963年起政府就开始在每年8月15日都举行全国追悼仪式。今年也不例外,追悼仪式开始时,全体出席者向“战死者”默哀1分钟。这个仪式是面对日本国内的仪式,并没有在宣示日本政府对战争历史态度以及对亚洲其他国家发出道歉的意味。


天皇首相例行反省哀悼,但未必会道歉

在今年的战败日追悼仪式上,日本天皇发表致辞,向310万名在战争中死去的日本人表示哀悼,并强调了日本必须走和平之路的重要性。日本首相菅直人在仪式上说,日本应将侵略战争的悲惨教训讲述下去。这些都是例行的,也许时而会有表示“歉意”和“反省”的言论,比如2008年福田表示战争“给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的人民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和痛苦”。他代表日本国民“表示深刻反省”,并对死者表示哀悼。所以消息称“天皇没有像以往那样,就过去的战争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的灾难表示道歉之意,也没有提及战争的责任”是有误读的。


其实在日本,并不存在一个“道歉日”

说到日本对二战历史的表态,中国人甚至包括韩国人都会将8月15日战败日看做一个重要的日子,并且希望日本能在这一天表示“歉意”和“道歉”,实际上,日本并不存在一个所谓的“道歉日”,日本对于历史问题的表态也很少在这个日子做出,经常是紧跟着国家外交政策调整而来的。


媒体报道称,日本天皇战败日讲话 无道歉语未提战争责任


“靖国神社有着驱使国民精神走向战争的意义,参拜靖国神社将涉及战争责任问题,会让许多亚洲国家感到不快。”菅直人内阁今年没有参拜。

日本是否对中国做出过真正道歉? Think Again 不能算的道歉,年年有反省、哀悼和遗憾

每年8月15日日本都会举行全国哀悼活动,天皇和首相会哀悼并表示反省二战中日本的历史,而这项活动每年也都会吸引包括中国在内的曾受日本侵略国家的目光,对于每年天皇和首相在这一仪式上的讲话进行精微解读。今年的天皇的例行讲话其实和往年也是大同小异,但却因没有提及战争的责任而被解读为没有道歉,其实每年天皇和首相也是不道歉的,及其特殊的道歉只发生在1995年的村山谈话上,村山富市首相借机会表达了对亚洲国家灾难的“由衷道歉”。这其中并不涉及对中国的单独表态。


含糊其辞的道歉,不同场合很多次歉意

而说到日本对中国的单独表态,首先见诸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写明的是“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地反省”。1984年中曾根康弘又表示“为贵国及贵国人民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感到深深的遗憾”。 1997年桥本龙太郎首相访问沈阳“九一八事变纪念馆”,题词“以和为贵”。在1998年发表的《中日联合宣言》中则写明日本“痛感由于过去对中国的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和损害的责任,对此表示深刻反省”;2001年10月首相小泉参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对遭受侵略而牺牲的中国人民感到由衷的歉意和哀悼”。但也有说法认为。歉意、反省和遗憾其实不能表示道歉,只有“谢罪”和“御诧”才表示道歉。

明确道歉,日本首相谈话中两次出现道歉

1995年首相村山富市对慰安妇问题“致以深切的歉意”,同年又发表了“村山谈话”,首次承认了日本对亚洲国家施行了“殖民统治和侵略”,表示“深刻反省和由衷道歉”。2005年小泉纯一郎首相发表的“首相谈话”也同样承认日本过去通过殖民统治和侵略,给亚洲近邻造成重大损害与痛苦,并再次表示深刻反省和道歉。大多数学者都认为,这是日本官方做出的最为明确的道歉表态。

但也有学者认为,这两次“首相谈话”只是对亚洲各国或亚洲近邻进行泛泛的道歉。因此从国家关系法上看,不能算作是对中国或某一个国家的正式道歉。日本对于一国的单独道歉,只针对于韩国,2010年8月,菅直人就《日韩合并条约》签署一百年发表讲话,为日本对韩国殖民统治带来的莫大损失和痛苦表示深刻反省与真诚道歉,还表示,将把殖民期间掠夺到日本的“朝鲜王室仪轨”等文物尽快返回给韩国。这一道歉为韩国所接受。而对于中国,的确还没有单独的表态,而到底怎样表述才算是道歉,至今国人自己也没有一个十分明确统一的说法。。


这样的“道歉”能否被接受? 国际法上的道歉指的是责任国承担精神上的责任,包括书面或口头方式致歉,向受害国国旗或标志敬礼等,同时也包括对有关责任人的处理。如果从国际法规定的角度而言,日本其实是履行了“道歉”的责任的。

但实践中的道歉往往要求的并不是简单的首相表态,日本历任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以及在历史教科书问题上对侵华战争的表述上,并未和首相谈话的表态言行一致,这是中国的认识。 而日方则把道歉问题和参拜及历史教科书问题分开看待,这也是中日两国对于“道歉”问题的分歧所在。


迄今为止,1995年的“村山谈话”是日本政府就战争问题向亚洲最为明确的道歉。



日本首相含糊道歉,却同时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需要怎样的日本道歉? Think Again 要正视历史,不能为掩盖历史而修改教科书

在大多数人眼中,道歉的前提便应是直面本国的不光彩历史。作为二战的战败国,德国的道歉为世界广泛接受,他们不仅对纳粹侵略的历史丝毫不回避,还多次主动表态要承担责任。1985年西德总统魏茨泽克在法西斯德国战败投降40周年纪念活动中将投降日改为解放日,他说5月8日是“从国家社会主义的独裁中解放出来”的日子,对于那段历史错误要铭记教训。

而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态度则一直含糊。在右翼势力的影响下,日本曾多次出现在教科书上做文章,否认侵略的事件。1986年还出现过一次右翼修改教科书的高潮,对南京大屠杀”,文部省要求加入日军的行为“发生于混乱之中”、并要求删去关于日军“强奸中国妇女”的内容。2001年的教科书还将太平洋战争冠以“正义战争”之名,同样的还有2005年修订的教科书,虽在国内外的反对下均为采用,但日本对战争的态度在教科书问题中也可见一般。


要明确道歉,悼念无辜死难者而不是参拜靖国神社 每谈及战争道歉问题,人们都会提及德国前总理勃兰特1970年在犹太死难者纪念碑前双膝跪地,所有人都会说“跪着的德国总理比站着的日本首相高大”。这句话对于历史而言未必完全严谨。但两国对侵略进行道歉的态度却表现得淋漓尽致。

半个世纪以来,德国政府虽然几经更迭,但在对待战争问题的立场和态度上却始终如一,抓住一切机会向全世界认罪,并用实际行动来清算过去。1949年12月7日,联邦德国第一位总统豪斯说“这段历史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全体德国人的耻辱。”1951年阿登纳在政策声明中对法国道歉,1994年赫尔佐克总统再次诚恳地向波兰人民谢罪。1995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时任德国总理科尔还率领政府要员到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的旧址向当年的无辜死难者致哀。他们悼念的是“无辜死难者”,而不是当年德国的“阵亡士兵”。

而日本却在首相及官员是否能够参拜供奉着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问题上一直反复。从1984年4月宣布参拜符合宪法到1985年8月15日,中曾根和其它内阁大臣正式参拜靖国神社,到后来小泉多次参拜,到如今首相以私人名义参拜或者任内不参拜,卸任仍去参拜的情况,日本对于战犯的态度非常明显。6月新入菅直人阁的核事故大臣细野豪志也承认:“在8月15日这天参拜有着政治意味,作为内阁大臣理应回避。”也许有一天日本首相能在9月18日那一天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去悼念死难者并道歉,国人对于日本的“道歉”才会有所相信。


历史遗留问题,要主动实施国家赔偿和民间赔偿 国际法规定,实施侵略战争的国家要承担国家责任主要形式有惩罚战争罪犯、限制国家主权、赔偿、道歉等。战争赔偿的范围包括两部分:政府赔偿和民间赔偿。中方在《中日联合声明》中宣布放弃中国政府的损害赔偿,但并未声明也放弃受害人民的损害赔偿。而且中日之间的民间赔偿的问题还远未解决。在慰安妇和遗留化学武器问题上,日本法院一方面对日本承认侵华战争期间给中国人民造成损害,另一方面却认为战争导致的个人损害应通过和平条约及其他外交途径解决。且虽然根据国际惯例和日本国内《国家赔偿法》 ,中国战争受害者有权向日本法院提起诉讼,但由于依据日本国内法,根本无须以具备国际法上的主体资格为前提,日本在故意混淆诉讼。

与日本相比,德国的道歉为世界所接受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主动立法推进民间赔偿。1949年就为纳粹受害者而制定的《人权和私有权法》、《为战争受害者提供帮助法》,后来又出台了赔偿的补充法,以及受害人赔偿法,还在1992年达成协议,解决1900份民间赔偿申请,美国公民在前民主德国和东柏林被没收的财产皆可追讨。初联邦政府所签订的国际协议曾将赔付额限定在15亿之下,但目前总额已超过了39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