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靖国神社参拜问题

自由勇士之鄉 收藏 3 247
导读:[img]http://a1.att.hudong.com/28/12/01300000167882121328127090133_s.jpg[/img] 今年日本投降(日方称为“终战”)66周年纪念日,首相菅直人宣布全体阁员均不会参拜供奉着包括甲级战犯东条英机在内的靖国神社。但在日本政府似乎冷待靖国的另一面,我们看到右翼分子对战犯的崇拜和企图复辟军国主义之心不死,身穿二战军服,打着太阳旗的右翼分子依旧以其一贯的激进作风逐一参拜靖国神社。此外,尽管简直人内阁全体员拒绝参拜,日本国会仍有50多名议员集体前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年日本投降(日方称为“终战”)66周年纪念日,首相菅直人宣布全体阁员均不会参拜供奉着包括甲级战犯东条英机在内的靖国神社。但在日本政府似乎冷待靖国的另一面,我们看到右翼分子对战犯的崇拜和企图复辟军国主义之心不死,身穿二战军服,打着太阳旗的右翼分子依旧以其一贯的激进作风逐一参拜靖国神社。此外,尽管简直人内阁全体员拒绝参拜,日本国会仍有50多名议员集体前往靖国神社”悼念战殁者“。日本政府,政客,极端右翼分子参拜靖国的问题不但严重伤害了亚洲二战受害国家人民的感情,而且也长期干扰着中日关系的正常发展。然而,值得我们留意的一点是,靖国神社本身所背负的罪恶,其实质并非是”参拜",或者是“神社”本身,而是自1978年10月起,靖国神社里开始并一直供奉至今的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



在1978年之前,靖国神社只供奉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的战殁者,当中并不包含经东京大审判定罪后的战犯。在迁入战犯灵位之前,日本上至天皇、总理大臣,乃至一般民间组织去参拜靖国神社均没有受到世界各国特别是亚洲国家的谴责,毕竟士兵也就是执行国家的命令,况且在当时一个独裁专制统治下的军国主义国家里,平民收到征召入伍的国家命令后根本就没有抗拒的可能。这和今天美国士兵自愿入伍(美国现在没有征兵制,所有士兵均是自愿招募入伍的)为工资侵略伊拉克是不同的。在专制体制下,就算在侵略战争中战死的普通士兵也会被视为是战争的受害者,这种观点在世界上主流国家都是备受认同的。



但进入80年代之后靖国神社的角色发生根本性的逆转,首先是加入了包括东条英机在内的甲级战犯和非战犯战殁者合祭。日本的政客自80年代开始无力解决国内严峻的经济衰退问题,为了转移国民视线,他们不得不炒作靖国问题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由于泡沫经济,日本连战后”经济巨人,政治矮子“这么一个光环都保不住。作为军国主义残余的右翼分子对此深信,日本的经济困境,完全是这个国家政治军事力量薄弱,抵挡不住大国压迫的结果(所谓大国压迫就是指西方国家在七十年代末联手胁迫日元升值的广场协议。还有就是自改革开放以来日渐崛起的中国,在经济上给日本构成极大的竞争)。为此,这些极端分子相信,只有壮大日本的军事力量,重新以军国主义”忠君“、”武士道“精神再武装大和民族,日本的未来才能有生机。



在右翼分子的大力鼓吹下,还有无能的日本政客为了一己的政治私利,为了鼓动所谓”民族精神“ 和”爱国热情“, 靖国神社成为了日本政府的利用对象。然而,在美国全面监控日本政治局面的情况下,日本政客就算有天大的胆也不敢公然单独祭拜二战战犯。于是,他们想到了一种混淆视听,擦边打球的损招,这就是把战犯纳入靖国神社,和普通的战殁者一并”合祭“。



”合祭“这招的政治伎俩关键在于,对于靖国神社原来的本身,一所没有供奉战犯的神社来讲,它只是一所单纯的国家烈士纪念馆,相当于中国的忠烈祠和人民英雄纪念碑。对于很多日本民众看来,他们前往前往神社参拜只是去纪念他们在战争中失去的亲人,但日本的右翼分子和执政政客就抓住这一点,宣称每年众多进入靖国拜祭的民众是认可和怀念”国家烈士“,当然其中也包括战犯。日本政客通过所谓”合祭“,绑架日本民意,挑拨与亚洲邻国的关系(在这方面刚好也和美国的亚洲政策相吻合,因此美国一直默许日本政客参拜供奉有战犯的靖国神社),企图达到所谓鼓舞民族精神,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当中最典型的,莫过于最高调参拜靖国的小泉纯一郎,小泉是战后任期第二长的首相,任期达五年多,和日本战后如走马灯般轮换的首相相比,小泉可谓是日本政坛的不倒翁,这和他高调炒作靖国问题不无关系。



但除了日本政客和右翼分子特别热衷靖国”合祭“参拜之外,日本社会各方对这种方式又是怎么看的呢?首先,当靖国神社开始把战犯和战殁者合祭后,战后一直有参拜神社的裕仁立刻停止了参拜,直至到死。日本的左翼政党,例如日本共产党以及一些亲华党派一直以来都强烈反对把战犯供奉于靖国神社合祭。至于大部分的日本民众,根据2010年的一项民意调查,超过70%的受访者对那些举止激进、经常身穿二战军服前往靖国神社特意参拜战犯的右翼分子感到讨厌,当中更有人认为他们是日本之耻。



靖国神社本身不是一个问题,就如世界上绝大多数单纯纪念战死士兵的纪念馆/纪念碑一样,任何国家的人民都有权纪念他们在战争中死去的亲人。甚至有时不一定是自己国家的战死士兵,我们可以看到,俄罗斯至今还精心维护在其境内的纳粹德军公墓,而在德国柏林境内,德国人也精心地维护着战死苏军士兵的纪念碑。但有一点不论是俄罗斯人、德国人都不会做的,就是去纪念发动反人类战争的战犯。而这偏偏就是日本政客和右翼分所做的。这次菅直人内阁虽然不去参拜靖国神社,但神社里头的战犯们还霸占着灵位,享用着人间的贡品,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羞辱和伤害,同时给予了日本极端军国势利残余一个很强的精神号召,使人极度怀疑日本民族对永不发动战争,走和平发展道路这一承诺的

可靠性和可信性。



以本人愚见,中国政府不应该在日本内阁主要官员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才”强烈抗议“, 而是应该把靖国神社供奉着战犯这一问题提交到中国对日外交关系层面上来看待(性质类似于中国一贯要求邦交国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一般),只要日本的靖国神社一天供奉着战犯,中国就一天在外交上保持对日本的歧视性政策,例如绝不向日本国民提供免签证优惠,提高日本外企投资中国的投资门槛,向日本在华企业征收重税,对于访华的日本官员,一律只许派出等级与之稍低的官员负责接待……总言而之,战犯的灵位一天不迁出靖国神社,不论是中国政府,还是任何一个有爱国心的中国人民都不应该对此默不作声,无动于衷!

本文内容于 2011/8/17 1:22:30 被自由勇士之鄉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