膛线 第一卷 退役 第三章 家何在?

海猎潜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size][/URL] 白鲸走了,但是汉斯将军却是一直在关注着他,不论白鲸是在国内做什么,汉斯将军都对他了如指掌,当然在一些不利的环境下,汉斯将军也是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 而一直徘徊在汉斯心里的事就是,如果有一天中的开战,千万不要让他在战场上与自己的学生对战,尽管学生打败师父,是师父的幸福,但是这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


白鲸走了,但是汉斯将军却是一直在关注着他,不论白鲸是在国内做什么,汉斯将军都对他了如指掌,当然在一些不利的环境下,汉斯将军也是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

而一直徘徊在汉斯心里的事就是,如果有一天中的开战,千万不要让他在战场上与自己的学生对战,尽管学生打败师父,是师父的幸福,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不发生的好,对于白鲸这样的人,有时候三分钟热血,有的时候却是有始有终,这样前后不一,上下不搭的人,你不论如何的了解他,你也不知道他的下一步走向哪里。

在战场上不怕面对那些高级的古董参谋,甚至是以前二战活下来的老参谋老军人,而最怕的偏偏就是这种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的人,因为你永远都跟不上他的节奏。

另一方面,白鲸已经抵达了沈阳桃仙机场,出了机场大厅,没有看到来接自己的人,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走出候机大厅。

白鲸明白,国内部队的基层军官,每天忙得要死,更别说哦那些士兵了,军官们忙着训练士兵,那士兵当然就在忙着训练了,但是在国外,还是尊重士兵的,训练的时间只有一点,练完了就是学习休息的时间,也是,国外的士兵有自觉性,但是国内这些半大小子,哎,没法说。

再说还能让领导来接他吗?不现实。

“师傅,到军区多少钱?”白鲸找到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问道。

“我给你打表跑吧。对了你到军区干什么去啊?这段时间哪里管得严呢。”出租车师傅发动了车子,边开边说道。

“呵呵,我就是沈阳军区的,这次出去办事,刚回来。”白鲸笑道。

“你真是当兵的?”老师傅问道。

“呵呵,还有人装这个吗?这是我的证件。”白鲸笑呵呵的说着,把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

“真是当兵的。”说完之后,老师傅就不再说话了,不过白鲸看到,老师傅把计价器给关了,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便没有在说什么,反正在飞机上也没有睡好,就只好在迷糊一下了。

一边的老师傅看着熟睡的白鲸,笑了笑,把空调的风速降低了点,同时把风向也改变了一下,之后继续开车。

大约在一小时左右,车子停在了沈阳军区门前,不过里门前还有点远,司机没敢过去。

“小伙子,到了。”司机师傅轻轻的推了推白鲸。

“哦,到了?多少钱?”白鲸说着就像掏钱。

但是手刚伸到衣服兜里就被司机给按住了。

“小伙子,好好干,以后一定有出息,我啊已经退下了十多年了,我知道,当年度攒点钱不容易,我都退下来十几年了,能帮你们点就帮点,也不什么什么大忙。去吧。”司机笑了笑便帮着白鲸把行李拿下了车。

“师傅,我想在你车里换下衣服,这样过去,估计不会让我进的。”白鲸有些尴尬。

“到这边上有个军人招待所,你去那里吧,也不要钱。我这小车,你这么大的个子,不方便。”老司机笑道。

白鲸想了想也是,便转身离开了,不过在离开的时候,还是将二百块钱放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虽然说是老兵帮助新兵,新兵不挣钱,但是老兵开车也不容易,这从机场跑回来,几十公里呢,钱也不少。

进了招待所换好了衣服,走到了军区的大门前。

“您好请您出示证件,并且报出接领人。”门口的哨兵拦住了白鲸说道。

白鲸看了看没有说什么,这是例行公事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便拿出了自己的证件并且说道:“一团一连指导员,姜刚。”

“您稍等一下。”哨兵说完走向了传达室打了一个电话:“麻烦你给我接一下一营教导员姜刚。”

白鲸在外面正好听到了,没想到六年没见,这家伙升了,成教导员了。不晓得,现在的营长是谁。

“首长,您稍等,姜教导员马上就来。”哨兵说道。

“恩,谢谢,对了,你不用叫我首长的,我就一上尉。”白鲸笑道。

小哨兵笑而不语,不一会,就见到一个身穿中校军服的中年人从军区里面跑了出来,远远的白鲸就看到了他,此时的心情真是激动极了,六年未见的老友,真是想啊,不过,还是镇定了下来,要是现在就这样冲进去,闹不好会被关禁闭的。

“老白!”姜刚跑了过来大叫道。

“老姜啊,你真成老姜了,这皱纹长的,哈哈……”白鲸放下行李走上去于姜刚抱在了一起,双手击打着对方的后背。

“老白啊,六年了,你小子还舍得回来啊。”姜刚笑道。

“我早就想回来了,怎么样,老师长还好吧?连队还好吧?”白鲸也笑问道。

“这个,我们回去在慢慢说。”姜刚没有回答白鲸,走到一边提起了包裹就走进了军区。

“连长好!”哨兵起身敬礼叫道。

白鲸笑了笑,转身回礼之后,离开。

对于姜刚的故意逃避,白鲸已经隐隐的猜出了点什么,或许当年自己走了之后,一连连长就已经换人了,或者说,现在自己回来,只是给连里面加大了一个负担,增加了一个军官的名额。而且听姜刚刚刚的意思,这件事情还远远不是这么简单。

“老姜,你别跟我绕弯子,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扛得住,六年前我抗的住,现在也是一样。”白鲸坐下来说道。

“你这刚回来,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我找人带你在市里面转转,六年了,国内变化很大的。”姜刚是故意在逃避这个话题。

“老姜,你别瞒着我,我在路上听说,国内裁军了,是不是我们团被裁了?团长呢?”白鲸问道。

“是,我们团是第一被裁的目标,全员变动,营长是外面人跳进来的,团长调走了,师长升了,连级的就剩下一连长,三连长和九连长了,以前的老兵,几乎都会分开了,很少能到一起,我是文职,所以这次调动我没有调走,而你的档案,被师长拿走了,所以,在这里,现在尽管你回来了,营长团长拿不到你的档案,只能留你一年,一年之后是去是留,我们谁都没有办法,本来我们寻思最近就找老师长的,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你知道吗?哎……”姜刚有些为难的说道,说完还不停的看着白鲸。

“没事,大不了,老子退役呗,还能饿死我啊?”白鲸笑道,只是在苦笑。

“你能做什么?去外面指挥小流氓还是去混道啊?”姜刚没有好气的说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

“先呆着,明天我们俩去团部,团长还是我们原来的老团长,并没有变动,不过你的事情他也想过办法,知道你要回来,都上下活动好多天了,还是没有联系到老师长。所以你……”姜刚说道。

“放心啦……我要睡觉,别理我了。”白鲸说完,倒头就躺在了床上,随手车开了床上的被子,捂在了头上,直到现在,白鲸,才知道为什么于添他们不想回来,他们已经经历过一次裁军了,哎……自己当初就应该听他们的。

想着想着,白鲸的眼泪已经留下,好不容易回家了,却还是有一种无家可归的感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