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平川 正文 第十节

霜天雾月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size][/URL] 柱子这边还没反应过来马鸣的话是什么意思,身边的王德彪就伸手一拍他的肩膀,大大咧咧的说:“得,柱子,以后你就跟着老哥我混了啊!” 看着柱子一脸不解的神色,马鸣冲他扬了扬手中的信,解释道:“鉴于上次顾庄战斗侦察队损失较大,根据形势需要,营里决定给侦察队补充一批有实力的新同志。柱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


柱子这边还没反应过来马鸣的话是什么意思,身边的王德彪就伸手一拍他的肩膀,大大咧咧的说:“得,柱子,以后你就跟着老哥我混了啊!”

看着柱子一脸不解的神色,马鸣冲他扬了扬手中的信,解释道:“鉴于上次顾庄战斗侦察队损失较大,根据形势需要,营里决定给侦察队补充一批有实力的新同志。柱子,你就是一个,营长信里说了,护送铁英抵达营部后,你就不用再回去了,先行编入彪子的队伍,过几天还有一批同志要过来。”

“啊?侦察队是干啥的啊?是不就是探子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柱子一头雾水。

柱子的话让王德彪有点哭笑不得,他只好把柱子拉到一边:“你小子真是个驴脑袋,啥叫探子啊?奶奶的,知道咱独立营以前是做啥的么?”

“不知道。。。。。。”柱子老老实实的回答。

“特务连!”王德彪提起这便是一脸的豪迈:“知道啥是特务连么?”

“这我知道,大哥跟我们提过。”方文跟周铁铭讲述过自己的发家史之后,周铁铭下来也跟飞鹰帮的一帮人吹嘘过,所以柱子多少也了解一点:“特务连就是打先锋、做尖刀的。”

“差不多就这意思吧。”这个回答王德彪还算满意,他点了点头:“那我告诉你,侦察队如今就是咱独立营的特务连!咋样?不算亏待你吧?”

“嗯。。。。。。那我参加侦察队了,大哥那边怎么办?我可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啊。”到了柱子还对周铁铭念念不忘。

“嗨,那要你操个蛋心啊?”王德彪气的一拍他脑袋:“你大哥如今已是堂堂副营长了,身边还缺你这么个小跟班啊?**,多少人想进侦察队还进不了呢,你当我那是个人都要的啊?”

被王德彪这么一拍,柱子也乐了:“那行,既然营长看得起咱,咱总不能不识抬举吧?我干了!不过彪子哥,你看我能行吗?我又没当过兵。。。。。。”

“嘿嘿,这话才算问到点子上。”王德彪乐呵呵的打量着他:“我看你小子天生是块干侦察的料,要不是你有脑子,刚刚那俩奸细只怕就给混过去了。再说了,你是本地人,出去搞个侦察什么的条件好得很。”

这边嘀嘀咕咕了半天,那边马鸣一帮人也商谈的差不多了。铁英初来乍到一个新环境,还有点拘谨,好在刘馨跟姐姐似地护着她,让她觉得很温暖。至于工作安排嘛,那就是刘区长的事了,铁英的到来不仅可以跟刘鑫作伴,也解决她一个大问题。刘馨挽着铁英的胳膊,喜笑颜开的对在场的男人们说:“这下可好了,铁英可是出了名的巾帼英雄啊,以后咱区小队就有领头的了,哼,省的搞个训练啥的还得看某人脸色。。。。。。”

方文第二天一接到陈家集传来的消息,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这次敌人的举动让他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小鬼子偃旗息鼓了这么多天,怎么突然就跑到根据地里面来劫人呢?多年的侦察生涯告诉他,这绝不是一次偶然事件。平时的例行侦察是一回事,阵前捕俘就是另一回事了。抓舌头这活儿是以前他们特务连的老本行了,方文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是有什么军事行动,根本没必要去干这种打草惊蛇的事情,那么反过来讲,既然敌人干了,那就说明接下来很可能有什么阴谋在酝酿。

一到陈家集,方文顾不上休息立即召集所有干部开会。营长少见的严肃表情让大家不由的都紧张了起来,会场上鸦雀无声。没什么开场白,会议一开始王德彪就将近来的侦察情况和昨天发生的事情简单的作了一个汇报,方文皱着眉头听了半天,待到王德彪一说完就紧跟着问了一句:“那小子招了没有?”

“招了。”王德彪点点头:“昨天审了一夜,没怎么用手段就全撂了。便衣队的人,说是刘三刀吩咐的,来咱这抓个活的回去。”

“说要干什么没有?”

“那倒没有,这小子就是个喽啰,身上没什么货。”王德彪摇了摇头,随即又补充道:“不过他倒是提了一点,说是冈田,哦,就是打王台村的那个鬼子大队长,最近逼刘三刀逼得紧,一定要他摸清楚咱们独立营的兵力配置和活动区域。咱防的紧,便衣队的那帮家伙一直没能搞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刘三刀被冈田逼急眼了,这才派了两人过来抓舌头。对了,这小子说上次偷袭王台村的那个鬼子大队一直没撤走,就驻扎在顾庄,而且据我们侦察情况来看,其他几个据点敌人的兵力也有所加强。”

听了王德彪的介绍,方文沉思了半天,待到一根烟抽完,他忽然开口道:“这就对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敌人一定在策划着对我们来一次大的行动,这次张副区长遇险就是前兆,看来咱的安稳日子要到头了。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既然他们要出招,咱总得接着不是。”他扭头对马鸣说:“老马,要立即派人将近期敌情变化上报师部。”

马鸣点点头:“嗯,散会我就去办。”

方文又转向随他一道来的周铁铭:“周副营长,你回头派人联系淮安城里的外柜,密切注意近期鬼子的调动情况,尤其要观察他们的后勤补给情况,数数每天出城的车辆,如果有增加要立即报告。”周铁铭也随声应喏。

“目前敌情不明,我们也不能妄动,但也要预先做些准备。”方文开始布置任务:“侦察队从现在开始要扩大侦查范围。刘馨你组织民兵加强放哨,各路口河叉都要有人盯着,我让一连抽出一个排配合你。部队其余人员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准备转移,夜间一律上双岗。。。。。。”

方文一口气做了许多安排,在他认为,敌人肯定是要对独立营有所动作。可他万万没想到,接下来鬼子的打击会来的那么猛烈和残酷,而且由于缺乏经验,尚在雏形的六分区军民会遭受那么大的损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