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大肚女孩”辞世一个月 红会仍未将捐款送到

脸上没长痔疮 收藏 3 1265
导读: [img]http://img10.itiexue.net/1353/13537378.jpg[/img] “大肚女孩”苏田田生前照片。 [img]http://img11.itiexue.net/1353/13537379.jpg[/img] 东南网-海峡都市报8月16日讯(记者廖明生简伟雄) “大肚女孩”苏田田辞世已35天了可直到昨日,她的母亲郑金凤才接到龙岩永定县红十字会的通知,让她来签收当地爱心人士通过红会捐出的5万元善款。虽然字签了,但何时能拿到钱,还是一个未知数。 给女孩的救命款


福建“大肚女孩”辞世一个月 红会仍未将捐款送到

“大肚女孩”苏田田生前照片。

福建“大肚女孩”辞世一个月 红会仍未将捐款送到

东南网-海峡都市报8月16日讯(记者廖明生简伟雄) “大肚女孩”苏田田辞世已35天了可直到昨日,她的母亲郑金凤才接到龙岩永定县红十字会的通知,让她来签收当地爱心人士通过红会捐出的5万元善款。虽然字签了,但何时能拿到钱,还是一个未知数。


给女孩的救命款,为何会拖这么久,且是在她去世以后?据记者了解,6月14日,永定县政府几个部门就联合发布了捐款的倡议书,号召全县群众为田田献爱心,同时由永定县红会开通了一个专门为田田捐款的账号。


对此,永定红会办公室主任沈卜魁解释称,捐款要由县会计核算中心核算,并由县卫生局局长签字后才能转存。各界捐给田田的5万元,已历经3次核算,“但县里正在换届,目前卫生局长还没有到位,没有他的签字,我们不能转出”。


[捐款人]两个月前捐款受捐人未收到


刘先生是永定县委某部门的普通职工,他有亲属和苏田田家是同村的。6月15日,本报报道了苏田田的不幸遭遇后,刘先生所在单位也收到了由县妇联等多部门联合发出的“捐款倡议书”。刘先生当即捐了500元钱,“小孩子太可怜了,我们单位的同事都很同情”。刘先生说,当时单位10多个同事基本都捐了钱,差不多有2000元钱,他们都将钱转入由县红十字会开设的专门账户中,“钱虽然不多,可代表着我们的一份心意”。刘先生说,据他了解,县里不少单位都发动了捐款,一个月下来应该有几万元爱心款。


刘先生一直以为,这些钱已在第一时间送到了田田手中,并作为她的医疗费用。前几天,刘先生碰巧遇上了田田的母亲郑金凤。闲聊中,她告诉刘先生,从头到尾,永定县红会都没有送来任何给田田的医疗费,这让刘先生百思不得其解。


郑金凤告诉记者,田田住院期间,她曾向永定县红会咨询爱心捐款一事,“当时他们说,还有捐款没有送到他们那里,等捐款收齐了以后再一起转到田田的账户。但是,一直到田田走的那天,他们还是没有转过来任何钱。田田去世了以后,我也就没有再去问这个事了”。


[红会]等局长到位后签字才能转出


昨日上午,在永定县红十字会,办公室主任沈卜魁向郑金凤出示了红十字会账号的“银行存款1级明细账”表格,以及从中一一整理出来的“向苏田田爱心捐款单位(个人)”账目表。账目表中,均是永定县各单位和个人在六七月份捐给苏田田的爱心款项,共计50218元。之后,郑金凤填写了“收取红十字会爱心捐款”的收据。沈卜魁表示,这5万元将于近日以转账形式,转交到苏田田的妈妈手中。


沈卜魁说,银行通过会计核算中心,将红十字会唯一户头中的银行存款明细报给县红十字会,红十字会再从“银行存款1级明细账”表格中,理出了捐给苏田田的资金。经过三次核对,数据可以保证是正确的,确定款项中没有一分钱的差错。


至于爱心款为何迟迟没到田田账户中,沈主任说,每笔捐款都必须由会计核算中心核算,并于每月月初将明细报给红十字会。此外,由于这些捐款大多数都是单位捐赠,“有些单位承诺捐款的数目,我们发票也开了,但钱一直没有到账,所以耽误了不少时间”。沈主任说,田田的捐款明细本月3日才对账完毕。


沈主任说,对完账后,本该直接转入田田账户,但由于捐款转出都必须由卫生局局长签字后才行,“县里正在换届,目前卫生局长还没有到位,没有他的签字,我们不能转出,这也是出于严谨”。


田田的母亲郑金凤表示,如今女儿已去世,她将把剩余的爱心捐款悉数献给患病的儿童。


□快刀短评


失去意义的捐款


“大肚女孩”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她遭受病痛折磨之时、在爱如潮水一样涌来之时、在弥留之时,有一笔5万元的爱心款,却硬生生地被人扣在银行账户中,始终没给她帮上忙。


斯人已去,也许即使有了这5万元,苏田田仍然不能留下。但是,对于捐款人,捐款之初,就是希望自己的一份爱心能及时送到受捐人手中,能真正帮上忙。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直到现在,苏田田去世35天后,这笔迟来的“救命钱”何时能够送达受捐人,仍是未知数。按龙岩永定红会的办公室主任的说法,这笔钱按程序要经过一系列的核算,账算清楚了,还要卫生局长签字,既然局长没到位,当然不能转账。


令笔者感到悲哀的是,为何个人捐款,只要是走官方途径,不得不让人担心:先前,是担心捐款是否透明、公开,自己的捐款是否能到达受捐人手中;现在,还要担心官方繁琐的程序,担心官方的效率,担心自己的捐款能否真的成为“救命钱”。


一笔注定迟到的捐款,正折射出官方公益的信任危机。或许,像石狮“免费馒头”那样的民间公益,将会越来越多地涌现。


希望,捐款别再迟来。(牧羊人)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