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0.html


新的独联体在接管苏联的主要政权机构之后便马上就对第三帝国宣战,苏维埃仍可以继续部分运作并领导这个联合体。但各加盟共和国却已经逐步开始消除斯大林模式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在不随便干涉各自内政和维护民族团结的前提下互相合作,同时按地域将苏联红军各部分别整编为俄罗斯联邦军队、乌克兰与白俄罗斯国防军、格鲁吉亚与阿塞拜疆国防军、摩尔多瓦与亚美尼亚防卫军与波罗的海三国联防军。

在东线战场上向中国军队投降和被俘的第三帝国军队官兵大约有数十万人,受到了中国方面的普遍优待。中国国防军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对德军官兵进行适当的教育和关照,同时允许他们继续接收来自纳粹德国方面的报纸与信件。这些安抚措施极大地争取到了他们的人心,没过多久以投降的德国国防军第6集团军司令保卢斯、前苏德联军中国战区代表弗朗茨、华军德国志愿装甲部队长官克兰茨和布里泰、中国科技部王牌专家德鲁尼和弗兰基、西伯利亚军区空军司令伍德克和轰炸机部队司令鲁德尔、中国海军外籍指挥官舒尔茨与卡尔梅特、空军志愿部队长官齐格弗雷德与赫尼特、德国秘密驻华军事顾问团团长法肯豪森、党卫军代表奥托库姆与哈梅尔组成的德意志民族解放同盟组织在新西伯利亚成立。其主要任务是重组整编现有的大批前纳粹德军投诚武装人员、集中营战俘和志愿者,允许他们继续使用原来的德械武器装备,这种由德国人组成部队被统一定名为德国人民解放军(GPLA),以推翻纳粹极端分子和小胡子元首希特勒在第三帝国的统治作为目的。德国解放军在编制上由三分之二的德国人与三分之一的华军德械部队混编,这样便于互相沟通和交流。

6月5日,英吉利海峡狂风大作、潮水上涨,法国西海岸的纳粹德军大西洋壁垒的官兵们望着看不到边的海洋与黑漆漆的天空、眼皮底下的坚固碉堡和隆美尔芦笋,似乎是从中找到了当年被攻破的法国马奇诺的感觉。没过多久,观察哨和雷达站便隐约意识到其中的危险可能正在逐步临近,于是西线德军总司令隆美尔预先通知参谋长斯派德尔做好准备,自己则回家庆祝妻子的生日去了。

在英吉利海峡的另一端,中美英法等国盟军的登陆部队舰艇已经起航,实施他们早已准备好了的登陆法国西海岸德军阵地的霸王行动,他们选择的攻击重点则是诺曼底。这次中美英三国几乎是将大部分备用的各种装备物资和部分精锐部队都集结在英伦三岛,其中光是英美盟军和其他国家的友军总兵力就高达300余万人,还有更多的人正处于运输途中。不过由于中国军队的战争重心主要是在东线,西线方面的华军总兵力虽然不如上百万的英美盟军,但至少也有将近50余万人。

按照盟军最高统帅部的预先安排,对法国西海岸的突击行动(霸王行动)主要由英美联军负责,对法国南部海岸的进攻(龙骑兵行动)由英美和自由法国军队来负责。法国北部的突击(猛牛行动)作用是霸王与龙骑兵行动的助攻,由利用军事通行权驻扎在葡萄牙和西班牙的中国军队借道比利牛斯山脉配合自由法国军队与英美联军继续扩大战果。

中国远征军西线军团地面部队总司令独孤永昌、副司令兼参谋长克鲁泽和副参谋长瓦格拉、空军司令潘臣汜和海军战略远洋舰队司令孙北斗等人经过反复研究,最后同意了这个作战方案,但附加条件是中国军队必须随同盟军一起登陆法国西海岸。艾森豪威尔和蒙哥马利眼看刚刚拿下苏联的中国纯爷们不好惹,于是便很快就同意了这个不大不小的条件。诺曼底的几个海滩当中,奥马哈海滩将由美军负责夺取,金滩和剑滩由英军和美军共同负责,斯沃特海滩由加拿大军队负责,新华海滩(原为朱诺滩)由中国军队突破。

参与这次诺曼底登陆的中国远征军主要是第19兵团下属的美械装备的杰克第50军、黄石第52军和李仲辛第55军;国械装备的潘伟新编第3军(第83军)、温鸣剑青年军第37军、张瑞生钢七军(国防军整编后为独立第7军)、廖运周第85军第110师和独立第26师。加入铁砧—龙骑兵行动的是中国远征军罗光琼第21兵团,进行猛牛行动的是克鲁泽直属第15兵团和第16兵团。海军部队以孙北斗的战略远洋舰队群、兰克维奇分舰队和伊拾贰的运输舰队为主,空军主要是潘臣汜的远征军西线航空集群。

除此之外中国远征军还有一个海陆空三军合编的战斗群,主要包括海军陆战队独立师第1团、近卫军第1军独立加强团、第52“白猫”机动步兵师一个直升机团、青年军第201师一个步兵营、第3“银马”装甲师一个坦克营、第2步兵师一个自行炮兵营、第25要塞师一个工兵加强营和两栖舰艇支队,作为登陆的先头部队由王子豪少将统一指挥。

银河级重型运输舰和观海号航母搭载的80多架CZH42A武装运输直升机及其突击队,在龟鳖、贝壳、卫德寿、麦克米兰和沃纳的指挥下在距离目的地的中近程距离起飞,冒着风雨低空越过海岸线,直插德军大西洋壁垒的纵深,在他们脑袋顶上的则是体积更大的美式道格拉斯C47和英式哈利法克斯运输机群。这个空中突击队由中国的狂蟒冲锋队、美军游骑兵和英国SAS特种空勤团联合组成,其中后两者还是受到曾哥的邀请搭上了中国人半自主研发的直升机。诺曼底的各个海滩突击队可以大致看个清楚,贝壳告诉直升机上的所有士兵们“待会儿下去以后要赶快收拢伞兵部队,别跟德国人和法国人凑得太近,明白吗?”

沃纳上校说“根据对现有情报的分析,德军在杜霍克角附近可能有大口径重炮炮台,将直接威胁到登陆部队的安全,记得一定要将其摧毁。”

龟鳖点点头说“那些个阻碍滑翔机和登陆舰艇的芦笋尖桩与雷区也要清理干净,为了减少主力部队的伤亡,我们该做的事情就必须要做好才行。”

华军直升机群的低空突击并未引起德国守军的注意,倒是美军第101鹰头空降师、第82全美空降师和英军第6空降师白花花的降落伞被德国人发现了,德军的雷达系统立即引导大西洋壁垒的岸防炮火隔海射击,高射炮和机枪也同时开火。本来中国军队也是要投入精锐的“天穹”伞兵师和第1特种师出战,但由于他们在东线需要执行相应的任务,宇文翊也就没有同意英美盟军提出的请求。

从直升机钻出来的盟军纵深突击部队官兵们立即摆出环形防御队形,他们可以隐约看到德军炮兵阵地里88与105毫米高炮、280毫米与380毫米要塞炮、155毫米与128毫米加农炮的火光,龟鳖随即悄悄地招呼一个拿起风暴之锤的小队长“刘大棒槌,那几个家伙就交给你处理。”

贝壳对他的老朋友张访朋说“老张你就把那些弹药库、油罐油桶还有电线接收器什么的全部都给打爆,顺便毙了他几个当官的,快去。”

半个小时后,机降突击队与法国当地的抵抗组织马基游击队取得了联系,他们会同刚刚收拢的部分在黑暗中分散降落找不着北的盟军伞兵一起行动,将预定登陆海滩后方的德军补给站、炮台区、公路和铁路中转站、无线电控制站等要害部位统统予以爆破拆除。很多不明真相的德国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直接导致德军西线战区总司令隆美尔与前沿部队之间的通讯联络被切断两天之久,同时也摧毁了大多数对盟军登陆部队可能会造成不利影响的炮台和芦笋尖桩等障碍物,使诺曼底周围的德军各部队只能凭经验各自为战。

6月6日清晨,由光华号超级战列舰带头的中国海军战略远洋舰队会同美英海军对诺曼底海滩附近的大西洋壁垒发起全面炮击,460毫米巨炮炮弹的齐射震颤着法国西海岸,德军在新华滩的预设阵地在瞬间便被炸得粉碎。中国军队第50军、第52军和第55军在海军夏建仁和王子豪战斗群的配合下在滩头展开,并掉转方向防护盟军的侧翼。由李刚将军指挥的霸龙空中炮舰不停地在诺曼底上空盘旋炮击,将德军在奥马哈的第352师716团全部埋葬在他们的防御工事里,使美国佬从MG42毁灭者通用机枪的绝境中摆脱出来。

孙北斗站在光华号的甲板上看着炮弹爆炸的壮观场面,不由得对大舰巨炮的威力深有感触。他作为艇座是已经习惯潜艇了的将军,作为一个水面舰队的司令尽管技能尚缺,但在内心多少会有点与众不同的感想。斯坦林在让舰队朝着海滩齐射4个小时后下令暂时停火,以免让舰炮误伤到已经登陆到滩头的陆军部队。再加上此时由于部队已经初步巩固了他们刚刚建立的滩头堡垒,舰炮再延伸射程的话就不那么容易击中目标了。

“潜艇在安全区上浮,准备发射导弹。”孙北斗拿起报话机,告诉北斗级远程潜艇的弟兄们做好准备,这就是中国军队自行研发的潜射导弹装置,主要用于发射经过改装的鹰击43远程反舰\陆攻导弹、天弓43远程防空导弹和雄风43远程巡航导弹(弹翼可折叠),其中后者是被安排在舰炮射击之后的第二远程攻击波的主力。除此之外空军方面的神马浮云组合也炸得不亦乐乎,法国的圣洛、卡昂、加莱、勒阿弗尔、敦刻尔克、鲁昂、布雷斯特、瑟堡、圣瓦莱里、兰斯、里尔;比利时的安特卫普与布鲁塞尔、荷兰海牙与阿姆斯特丹、卢森堡与德国控制的斯特拉斯堡和萨尔布吕肯纷纷挨炸。

直至6月6日夜间为止,在诺曼底登陆的盟军已经初步建立了相对稳固的滩头基地,德国人苦心经营三年时间的大西洋壁垒就这样被打开了口子。此战德军海岸守备部队几个战斗力较弱的海防师与精锐第352步兵师被全歼,盟军方面美军伤亡6000余人(大多数是在奥马哈造成的)、英军(剑滩和金滩)伤亡4000余人、加拿大军(斯沃特)伤亡3800余人、中国军队(新华滩)伤亡5000余人。

孙北斗艇座从旗舰亲自上岸,在新华滩阵地的高坡上主持了对阵亡将士的升旗祭奠仪式,由风纪部队的长官带头高唱新中华民国国歌(由国旗歌晋级改版而成)和作为国防军军歌的义勇军进行曲。其实除了中国军队,英美盟军和加拿大部队也在各自控制的海滩上升旗奏乐,这个祭奠行动极大地鼓舞了西线盟军各参战部队的斗志,他们把向法国内地和巴黎进军作为眼前最重要的战略使命。

气急败坏的小胡子元首希特勒赶紧带着亲信飞往法国,招来龙德斯泰特、克卢格和隆美尔,命令西线部队要尽全力将一切可能管用的办法都给拿出来,哪怕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得将盟军从诺曼底推下海。空军方面启动了设置在比利时与荷兰的V1与V2导弹基地,连同部分He177轰炸机一道不停地远程轰炸英国主要城市,给盟军造成相当大的破坏。

德军在法国的两个集团军群主力和装甲预备队都被调到西海岸,不惜一切代价阻击盟军的进攻,但这对于准备不是很充分的德国人来说简直就是去接受上帝的天灾洗礼。英美航空兵的战斗轰炸机挂载的高爆炸弹和火箭弹,还有中国空军发射的浮云导弹都用来专门对付在法国北部开阔平原地带行驶推进的德军装甲部队。其中德国国防军新组建不到一年的最精锐的第130装甲教导师在沿途遭到空中打击的损失最为惨重,该师大约有70%左右的坦克还没有赶到前线就被摧毁,师长拜尔莱茵被迫决定退出战斗。

由党卫军预备部队重建的三大主力—第1希特勒警卫队装甲师、第2帝国装甲师和第3骷髅装甲师合编的第7装甲军在豪塞尔将军的指挥下从蒙陶班基地西进增援,但他们在由法国抵抗组织、盟军空降部队和突击队组成的小规模战斗群的阻击下进展非常缓慢。由张访朋上校指挥的华军反坦克掷弹兵团和一个特种城管大队,搭乘直升机出现在党卫军面前用机枪和自动火箭炮扫射德军坦克和步兵,突击队在降落后端起老虎钳、长矛、铁锹、锤子、板砖、燃烧瓶、炸药包、斧头和狼牙棒轮番打砸烧,他们将党卫军士兵乱揍一通,并摧毁与缴获了40多辆E50黑豹加强型坦克和部分半履带车。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一个党卫军帝国师士兵在逃回后方基地后,这样对他的长官交代道“我们原以为自己的新型坦克已经足以对抗盟军的任何进攻了,没想到当那群衣服上带有CITY标志的中国城管后,我们部队的意志便瞬间崩溃。”

中国军队在侧翼协助英美盟军夺取诺曼底后便掉头北上,主攻德军坚固设防的勒阿弗尔、加莱和布雷斯特等港口城市,6月20日华军美械集群抢在德军增援部队到来之前打下了这三块地。盟军针对法国南部和西北山区进攻的龙骑兵行动与猛牛行动也取得了成功,德军勃拉斯科维茨将军的集团军群全线溃退。7月7日,守备巴黎的德国国防军和党卫军在盟军和法国抵抗组织的双重压力下,拒绝执行希特勒摧毁一切的指示开门投降,历时一个月的诺曼底登陆战役胜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