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狼小组 正文 (四十二)昭阳负伤

青酸枣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8.html[/size][/URL] (四十二)昭阳负伤 刘保山一看自己的人到来,顿时来了精神,脚伤仿佛一下子全消了。就见他一步冲到一个伪军面前,飞身跃起,将伪军踹到在地,用匕首结果了伪军的狗命。紧接着夺过伪军的长枪,一手握住枪托子,朝着敌群抡起来乱打,两三个敌人应声倒地。 “缴枪不杀,举起手来!”孟昭阳大声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8.html


(四十二)昭阳负伤

刘保山一看自己的人到来,顿时来了精神,脚伤仿佛一下子全消了。就见他一步冲到一个伪军面前,飞身跃起,将伪军踹到在地,用匕首结果了伪军的狗命。紧接着夺过伪军的长枪,一手握住枪托子,朝着敌群抡起来乱打,两三个敌人应声倒地。

“缴枪不杀,举起手来!”孟昭阳大声喝道。

一个伪军对准了孟昭阳,扣动了扳机。“孟区长,小心!”保山喊道,接着把枪扔向这个开枪的伪军。

还是慢了,子弹击中孟昭阳的腹部,孟昭阳倒在地上。

“杀啊!”队员们舞动手中的大刀片,狠命砍向敌人。保山拳脚并用,打得敌人纷纷倒地四散。一个队员用力过大,一个伪军的狗头被砍掉了大半个,一个汉奸的大腿被齐刷刷砍掉。伪军端着刺刀就要扎地上的孟昭阳,一个队员飞身赶上,大刀片从伪军的后背插进,把伪军刺了个透心凉。一个队员被敌人的刺刀扎中了肚子,敌人拔刀的一瞬间,这个英勇的队员双手死死地抓住枪杆。保山抢前一步,把匕首扎进敌人的脖子,顺势一划,敌人脖子上的大动脉被刺破,像一头被宰杀的母猪,鲜血喷涌,栽倒在地。

“孟区长,孟区长,你醒醒啊!”三娃伏在孟昭阳的胸口。

“我没事,快去杀敌人!”孟昭阳对三娃说。

三娃想扶起孟昭阳,刘保山大喊一声:“千万不要动!”三娃的手又缩了回来。昭阳伤在腹部,如果伤着了大的血管,扶起来会加快血液外流,危险就会加大。

剩下的几个伪军汉奸乖乖地举起了双手,再看斯杀场上,三个队员已经停止了呼吸,一个小腿被刺了一刀,血流了一滩。

“三娃,赶紧把汉奸的内衣撕下来,给这位兄弟包上腿!”三娃扒开了一具死尸的上衣,撕掉汉奸雪白的衬衣,给队员包上腿。

另一个队员也仿照三娃的样子,撕开一个汉奸的皮褂子,准备给孟昭阳包上伤口。就在他把汉奸的褂子仍到一旁的同时,褂子里掉下来一个烟盒大小的牛皮纸包,还抖落出一只白色的小瓶子。

大家小心地给孟昭阳包上了伤口。

“你赶紧到山上砍两根木棍,扎个担架。”刘保山命令一个队员。

“有谁知道这个瓶子里装的什么东西?”刘保山问伪军。

“可能是什么药,我见过队长给一个受伤的队员抹过。”原来,这个穿皮褂子的是李高修手下的一个小队长,名字叫胡孝山,同时也是李高修的远一点的小舅子。瓶子里装的是云南白药,这在当时算得上极其名贵的外伤药。上次为给队员治伤,刘保山孙秀珍两个冒死从狼窝里弄来的枪伤药,也不过是用大烟油和(huo)着几样草药弄成的,比起云南白药,无论价值还是药效,可就差远了。

刘保山赶紧打开那个牛皮纸包,躲在一旁一看,上面用钢笔写着:神枪两支,近日即到,杏花酒楼接应。

一顿饭时的功夫,队员扛来了木棍,大家解下死尸腿上的绑腿,很快扎好了担架,把几件伪军的外衣扒了,垫在担架里,保山又叫人打开孟昭阳的伤口,从瓶子里倒出一捏白白的面子,小心地安在伤口上。

“保山,保山!”孟昭阳还是被弄醒了。

“孟区长,疼吗?”刘保山问。

“好多了,给。”孟昭阳说着,从身上解下水壶,接着又昏迷过去。

“刘队长,我们往哪里去?”

“孟区长肚子里的子弹还没有取,按说应该回县城治伤,可是敌人缠的这么紧,怎么能进得去?”保山很是着急。

“回白石也很危险啊,杨秃子的保安队昨天下午就回来了。”

“冯广宽回来了没有?”

“冯汉奸根本就没进城,光孙麻子领着汉奸和伪军去的。”

“那就先上黑风口,等天黑了再说。”保山和一名队员抬着孟昭阳往黑风口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