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十四章(下)

墨檀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陈风嘴角往上一挑,一般他在队里露出这种表情大家都要提防了,因为不知道这鬼家伙又要有什么坏点子了,今天看这微笑林薇儿觉得特别亲切,她问:“你笑什么?”问完忽然觉得鼻子发酸,这样的问话让她觉得距自己以前的生活很遥远。 “白领同志,国家好像没规定不能笑吧?”陈风把手伸出车窗外,这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陈风嘴角往上一挑,一般他在队里露出这种表情大家都要提防了,因为不知道这鬼家伙又要有什么坏点子了,今天看这微笑林薇儿觉得特别亲切,她问:“你笑什么?”问完忽然觉得鼻子发酸,这样的问话让她觉得距自己以前的生活很遥远。

“白领同志,国家好像没规定不能笑吧?”陈风把手伸出车窗外,这条路上的车不是很多,司机开起来还是蛮舒服的。

林薇儿觉得现在的陈风可以让她完全放松,她大声的说:“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来看我?”

陈风的回答简单到让人磕掉下巴:“忘了。”

“够你了!”林薇儿拿着车窗前的面巾纸盒打他。

“别介,大小姐,我这开车呢!”陈风急忙把好方向盘,一只手腾出空堵林薇儿不断呼过来的面巾纸盒。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两人没有多说话,过了会儿,陈风想起这次来的目的:“你最近的任务怎么样?”

过了应该回答的时间。

“薇儿?”陈风侧过头看看林薇儿。后者正一脸轻松的躺在座椅里,睡着了。

“于晴?”陈风更小声的叫了声,小的像是怕 惊醒了熟睡中的宝宝。

还是没有反应。

陈风温和的笑笑,逐渐放慢了车速。

林薇儿依旧在熟睡,她甚至在不自觉的拱了拱后座,好像床的被子不够舒服似的,即使陈风不小心被路上的石头磕绊了一下也没有惊醒她的熟睡。

陈风为自己刚刚的失误暗暗的骂了一下,他看这附近挺安静的,找了个地方停下来。看着熟睡中的林薇儿,他叹口气,看来是好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他想起前几天和雷震霆的对话。

“如果任务成功的话她还可以回来吗?”这是自己的话。

“她可能回武警,或者调走。”雷震霆摘下眼镜,有些赫然。

“我答应过她把她调回来的。”自己的话听起来底气不足。

雷震霆抿抿嘴,说:“有些事不是你我能决定的,她当初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的结果。”

“大队长,我再求您,能不能调她回来,我一直没求过您。”自己从来没说话这么恳求。

雷震霆看了他好一会儿,说:“陈风,你变了。”

“什么?”陈风猛然抬起头。

“我说你变了,”雷震霆点点头,似乎是对自己刚才的话更肯定,“你变了不少,可不是我希望你变的这样。你以前从来不求人,现在你为了这个女兵你求过我多少次了。”

“我只是觉得这对她太残酷。”陈风辩解道。

雷震霆摇摇头:“你对她已经有了以外的感情,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还有,这样下去对你对她都不好。”语气平和但是字里行间透着尖锐。

陈风心里“咯噔”的跳了一下,他第一次有些不能承受。

“陈风,你知道我们不止经历生死的考验。”雷震霆已经把他剥的赤条条的。

“我知道。”陈风有些吃力的说出。

“有时你和你的队员会觉得是我故意这么做,其实我也不想。你们虽然究竟沙场,但是和其它的东西相比你们了解的太少。就和政治一样,有的时候真相并不重要。”

陈风听着话,没有再在雷震霆面前摊出自己的一套又一套的理论,现在他还能说什么呢?一切借口在所有眼前的东西看起来那么不值一钱,雷震霆之辈是他远不能及的。

陈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雷震霆的办公室,手上拿着一个卷宗,里面是一份关于于晴任务的绝密资料,因为和这几个队员有直接的关系,或许是陈风不懈的追击让雷震霆觉得有些……过不去吧,由他乔装成于晴的一个好友,把一个新的任务递给她。

陈风看着车座上熟睡的于晴,一直没忍心打扰她,他慢慢的伸出手,想摸摸于晴柔和的脸,在半路上停住了,他感到心中有一丝愧疚,缓缓放下,之后只是看着,看到他自己也入了神。

于晴在一阵清风中行了过来,陈风骂自己该死,怎么没把车窗关上。

“队长……”林薇儿看着四周,“我睡了多久了?”她醒来时看到的是陈风出神的盯着自己。

“你还知道几点啊?”陈风一副欠揍的玩世不恭表情,“两点整。”

“哦。”好久没睡过这样的觉了,真舒服!想起来还有正事,“你找我什么事?”

不用多说,现在的林薇儿已经出落得是一个出色的侦查员了,这么短的时间有这样的成长出乎陈风的意料,他正在犹豫是不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把自己的队员全扔出去试试。

“发什么愣啊?”薇儿看出了那张阴谋家的脸。

“来你的活了,”陈风提醒说,“记着回去之前一直叫我的名字。这个任务只有你知道,可能与这次行动无关,但是和这个集团有关,他们的其它的非法行动公安机关进行了一些抓捕,不小,而且是机密的,但是一定要全力以赴,关键是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薇儿没有听过这样的命令,她有些不解的问:“万一暴露了呢?”

“死。”薇儿心里咯噔的一下,没想到平常关心下属的陈风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记住,你现在不是我的兵,要知道,为了整体利益是可以牺牲局部利益。如果你暴露了,怎么做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林薇儿看着车窗外的郊区外景,心里没有午后清风的平静。

“下车,自己回去吧。”陈风冷冷的说。


“我说你好歹送我一程吧?”林薇儿不干了。

陈风还是一脸的冷淡,:“我让你下车,自己回去,走半里地就有公车。”

林薇儿气呼呼的打开车门,合着你这是卸磨杀驴啊!她脸色难看的下车,重重的甩上车门。陈风头也不回的开车离开,留下一脸惊愕加愤怒的林薇儿。

去你的!林薇儿心里恨恨的骂着。

自己走就自己走,这个世界离了你陈风还是能过下去的!林薇儿赶上一辆公车,一辆银灰色轿车在他们刚刚停过的地方打了掉头,跟着公车往市区中心开去。

“老板,这是我的得力助手,陈露。”光头刘指着跟自己进来的一个头发紧紧扎在脑后的一个年轻女人说。

女人一副天生偏黑的皮肤,个子中等,眼睛下面露着真诚的期待,她友好的伸过手:“张总你好,很早就听刘哥说过你,很高兴见到庐山真面目。”

张总看到这个第一眼就对他大献殷勤的陈露,看到她停留在半空的手迟疑 了一下,还是简单握了一下:“你好,陈小姐。”

陈露很满意的笑笑。

“这位陈小姐也是个办事能手,恐怕不比你那位林小姐差。”刘很自信的说。

张总有些挂不住:“能人很多,可不是人人都能成为我的助手。你说是吧?陈小姐?”

陈露的笑意还没有退下去就僵在脸上,呆呆的站着。

“没关系,”刘过来拍了一下陈露的肩膀,明显是对她说的,接着目光又转向张总,“要知道,这位陈小姐可是经过特种训练的,以前在部队里可是佼佼者。”他没有被张总的揶揄打倒。

“哦?是吗!这可有点意思,”张总对眼前的这个女子有了些兴趣,他从一开始读懂了陈露眼中的期盼,“为什么退下来?”

陈露刚想回答被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打断。

“林小姐来了。”张总看了看桌子上的时间,“进来!”

林薇儿抱着一本卷宗进来,突然脸色突变,手上的资料掉了一地。她赶紧捡起来,匆匆的搭在一起。

“林小姐,怎么了?”张总皱了皱眉。

陈露走过去帮忙,她背对张总和刘,捡起一份遗留在地上的报表送到薇儿的一摞文件中:“想必您就是张总的得力助手林薇儿吧?”

薇儿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木讷的点点头。

“很高兴认识你。”陈露一挑眉毛。

刘看着林薇儿从自己身边经过,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

张总把资料放在桌子上,对林薇儿说:“工作注意休息,帮我预定明天下午的会议和后天的餐会,要挑一个好一点的档次。”

林薇儿快速走出办公室,在陈露的注视下关上厚重的办公室门。

在自己座位上坐定的林薇儿,想着刚刚在办公室发生的一幕,陈露,为什么她会在这里出现?还有刚刚她为什么没当场揭穿她?一个个的问号弥漫了脑袋,行动,三天以后的行动,陈露,你和这一切有什么关系!脑子已经装不下任何思绪,整个问题更加复杂起来。

郭啸江!第一个在她脑子里出现的就是这个人,她想起他才是最高指挥,马上给郭啸江打电话,可是天不遂人愿,郭啸江的手机一直不通,有些气急败坏的把手机摔在桌子上,走过的几位同事好奇的看了一眼。

林薇儿工作到很晚才走出办公室,虽然是普通的工作,人事调动方面的还是挺复杂的。人往往在最忙的时候忘记最重要的事,林薇儿甚至忘记了陈露的事,走出办公室已经是晚上八点了,疲倦的脑子甚至让她没有注意到后面还有一个人跟着她。

“于晴,没想到我们再次相聚会在这里吧?”后面好像凭空出现一个人。

林薇儿回头,看见一直在门廊后面藏着的陈露。

“你是谁?”薇儿决定试探一下。

陈露不屑的走过来:“刚经过训练就忘啦?不过我谢谢你最后为我做的。”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认错人了。”于晴拿出万年不变的不认账的方式。

“犯不着,你手上的枪茧可以处理掉,但你身上的那股子气不会变。还得让我说出更多的细节吗,你胳膊上训练的时候受伤留下一块疤,有点像胎记,这为你在以后找了很好的借口。好久不见,林薇儿小姐,或者说是少尉于晴。”

知道隐瞒已经没意义了。

“是啊,好久不见了。”于晴尽量让自己的不安不表现出来。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陈露疑惑的问。

“跟你一样,不干了。”于晴嘴角有些别扭的挤出一个笑。

陈露没有急着往下问,而是换了话题:“我们去喝一杯吧,毕竟好久不见了。”

“随便。”

陈露也没有给于晴反驳的机会,在她回答的时候就自己径直往前走,她们随便找了家咖啡馆,静静的看着店家为营造气氛点燃的蜡烛,“你什么时候下来的?”

“不少日子了。”陈露看着自己杯子里的咖啡,加了两块糖。

“为什么跟着他?”于晴有些不太理解的看着面前的人,在印象里陈露是不会因为外界改变自己的。

“很多很多,他可以给我军队不能给的。”陈露有些坦然,对于自己的变化好像天气的变化一样。

林薇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想到,这个世界真会轻易改变一个人。”

“你呢?为什么你叫林薇儿?”

这是问题的关键,林薇儿想了想,说:“为了让我忘记原来的自己。”

陈露不置可否的笑笑:“希望可以这样。”

“你是怎么过来的?”林薇儿想改变话题,陈露的出现已经打破了整个计划,“你到底知道多少关于张总和刘经理的事?”

“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薇儿喝了口咖啡,“你的变化太让人吃惊了。”

陈露不说话,也许只有她自己明白这些时间究竟是什么改变了她的观念,她更没想到现在竟然可以这么衷心的为一个人做事。

两人坐到很晚,好像有太多的话要说,陈露提出离开,林薇儿一看时间:“哎呦,这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两人走出咖啡馆,在店门口告别,薇儿看着陈露走远,心中泛起对往事的追忆,她朝自己的公寓的方向走去,不料在半路上遇见了一群不速之客。

“小姐,这么晚急着上哪儿啊?”一个痞子样子的年轻男子脸上涎着笑。

薇儿心里一警觉,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对付这几个小痞子还是有能力的。

“没什么,找俩钱花花,顺便——”他看着林薇儿。后面的几个小痞子也跟着嘿嘿的笑起来。

“滚开——”林薇儿一巴掌甩过去,小痞子一下子倒在后面兄弟的身上,他恶狠狠的瞪着她,林薇儿有些得意,跟我斗,你还不够格。

“上!”小痞子一声呵斥,后面的喽啰跟着压上来。

薇儿刚想出手,被一个横过来的拳头挡住了,一个身着休闲服的男子冲上来,把领头的人揍了个大马趴,后面的几个人上来一看不妙,扶着自己的兄弟离开,临走前还留下几句狠话:“你们等着!”

男子想追上去,被薇儿拉下了。

“算了,几个痞子用不着。”薇儿拦下他。

男子有些气喘的说:“现在……现在的治安真不好。”林薇儿还抓着他的胳膊,两人几乎同一时间意识到这个问题,她及时的放开。

“谢谢你,先生。”薇儿急着离开这里。

“不用谢,小姐。”男子倒也不客气,“这么晚了一个人回去安全吗?”

薇儿想想说:“没关系了,我家就在附近,今晚谢谢你。”

“不用谢,再见,小姐。”男子转身离开,他走上一部黑色轿车,在薇儿吃惊的眼神下离开。

看着轿车离开,她微微的叹口气,薇儿的思绪被口袋里的手机铃声打断,是郭啸江的。

“混蛋你今天怎么不开机?”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郭啸江按倒霉处理的成了一切事件的冤大头。

“你怎么了,我今天碰巧手机没电了,你打我那么多电话为什么?”电话那头得到声音想当然的迷惑。

“今天事多了,你马上来公寓找我。”林薇儿气呼呼的说,好像现在她是领导这一切的主人。

“几点了,没有关键事我就不过去了。”这是一个暗语,后面的意思只有两人明白。

薇儿想想也是,现在如果让他过来的话肯定会引起非议,今天来的光头刘经理不是个善茬。她平缓了下口气:“没什么关键事,明天再说,有些人事调动方面。再见。”没等那面有什么回话便合上手机,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