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十四章(中)

墨檀 收藏 0 8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次日——

“什么?怎么可能没有这个人!明明是调过来的,凭什么说没有?”欧阳玲都拍武警队登记处的桌子了。

“对不起战友,调令过来的人我们肯定不会漏过,但是最近真的没有。”警卫兵看着面前三个穿着军装的女兵,有些难办。

“对不起,麻烦你再问一下,真的前段时间有个女兵调过来,于晴,晴天的晴,或许是换岗的时候搞错了也说不定。”刘坤拦下要发飙的欧阳玲。

登记的兵不好拒绝,又打了遍电话。“真的没有这个人吗?那么最近的调令是什么时候?”看见欧阳玲虎视眈眈的眼神,小登记兵又追问了一句。那头的声音还是没有。

“知道最近有调过来的女兵吗?”登记兵抓住一个刚往里面走的战友,战友有些奇怪的看着门外的三个着陆军装的女兵,想想说肯定没有。

“对不起,真的没有,刚刚那位是我们这主要负责整理这方面资料的。最近的一次不同性质间的部队调令比你们说的还要早将近半年。同性质间的调令也没有姓于的女兵。”

“这是怎么回事?”高芸芸皱紧眉头,觉得很热,把头上的帽子摘了。

欧阳玲已经不发飙了,她烦躁的说:“是这个部队啊,怎么会没有呢!”她又仔细的去人了门前的牌子。

“于晴好像就给我们写了一封信。上面的地址是这没错,会不会又调离了?”高芸芸疑虑的看着刘坤,因为在资历上刘坤算是最有发言权的。

“有这个可能,我们回去问问队长吧,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就这么消失了。”刘坤迈开步离开,后面的两人也迈步,留在这里干耗已经没有意义了。

一辆迷彩越野车从她们身边开过,欧阳玲瞥了一眼车里躺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的人,觉得有点熟悉,想想自己在武警也没有认识的人,跟上前面的人。

王志文从座椅上睁眼,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门口的小执勤兵敬礼,车开进去。


特种大队长的办公室里,雷震霆刚喝下的一口水全数喷在面前的电脑屏幕上。陈风递过桌子上的面巾纸。

“她们去找她了?”雷震霆擦擦屏幕上的水,将正在浏览的电脑按下了休眠键。

陈风点头。

“她们回来跟你说什么?”雷震霆看着陈风。

“要我交出人,我说估计是武警大队调换到别的地方,我尽量打听一下。”

雷震霆摇摇头,说:“现在的信息这么发达,想把一个人藏起来太难了。一定把这三个人给我稳住,别说出去。”

陈风点点头:“我知道,这帮姑奶奶也吩咐过了。”

雷震霆有些不安心的点点头,他觉得这仅仅是事情的开始。

几天后,欧阳玲收到了一封信,于晴寄来的,说是现在在外地,上面的邮戳显示也是外地笔迹也是她的亲笔,说现在不方便通信,请大家见谅,有机会她会回来的。大家暂时放下心来。

人是社会人,世界上没有一件事可以让一百个人同时信服。刘坤就是这种不信服的类型。刘坤学的是电子侦察专业,她被挖过来的原因就是高端的电子侦察技术和熟练的破解技术,但是在这之前她绝没有私自违规破别人的电脑,即使是在娱乐上网的时候,严格的道德观和职业精神一直束缚着她,但是今晚她要做些出格的事。

今晚他们查夜,两人例行巡视了一段时间之后,在战场侦察条件突出的高芸芸的带领下,用简单的工具撬开了雷震霆办公室的锁。学的现在用上了,不过这要是被抓住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特种大队要求的是队员有特种本领,但必须保持一个界限。

一声轻响之后门锁打开,刘坤确定周围没人后进去,蹑手蹑脚的来到雷震霆的电脑前。

为了不让外面的人看到电脑上的光,他们专门准备了一块幕布一样的东西。刘坤打开电脑,高芸芸警惕的看着周围,很安静,静的连两人的呼吸都能听见,一点点的声音在此时都是那么的明显。

老娘出任务都没这么紧张过。刘坤心里暗暗的想,手上的动作加快。

过了一会儿,高芸芸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低声问:“怎么样?”

刘坤不出声,专心的研究电脑,额头上已经沁出了细细的汗珠。高芸芸看着她做没打扰她。

军队的机密资料可不是一般的防护系统的架构,要是在平时刘坤会沉下心研究,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有些紧张,有几次甚至输错了数据。

过了高芸芸认为很长的时间,刘坤用小的听不见的声音说:“找到了。”

两人仔细检索这里面的机密资料,但是她们的目的没有别的,只有于晴,于晴是最近的资料,但是被隐藏的很深很隐蔽,好不容易找到了。打开,一瞬间两人都愣住了,在熟悉的档案后面,一行字像针扎一样明显:猎狐卧底行动,绝密。

两人像石膏一样愣在原地,这个结果是她们万万没想到的。原来以为于晴只是被抽走。现在想想事情从一开始就不是她们想的那么简单。

“走吧。”高芸芸轻轻站起来,提示刘坤把进入记录全部删除。

刘坤低着头做完这些,和高芸芸像来的时候那样出去,她俩小心的把门锁锁上。确定周围没人看见,两位女兵在基地里漫无目的的巡视,她俩一句话也没有,决定就此把这件事埋在心底。走到大门口时,高芸芸把目光看着基地大门,眼神看向更远的地方,于晴,你要好好的,你答应过的。


林薇儿坐在郭啸江车上,她感觉今天有些累,自从那天之后郭啸江没有再提那件事的一个字,虽然林薇儿当时严词拒绝,但是在心里她还是有分寸的接受郭啸江的意见,因为上面得要求是任务必须完成。

林薇儿想打破这平静的场面,因为她觉得自己必须和郭啸江配合好。“和我说说我之前的那个女孩的事吧!”林薇儿主动开口。

郭啸江本来轻松抓住方向盘的手有些收紧,片刻之后放松,说:“怎么想问这些事?一个你没见过面的人?”

林薇儿看着路边急速向后跑过的路灯:“至少我应该了解一下,因为我现在是她。”

郭啸江单手把住方向盘,车速放慢,说:“一个很有责任感的女兵,也是一个很好的女孩。那个时候我还在部队,她全名叫陆江华,在部队的时候我们都很喜欢她的笑,因为她总是能让人忘记烦恼。之前我们都没想过自己回来这个地方干这种任务,那天大队长找我们,说有个任务需要从队里抽人过去,我和他不在一个连队,她很爽朗的答应了,说人生如果不经历几次刺激的事就没意思了;我说当兵的本来就是要为这个事业付出的。”

郭啸江嘴角露出淡淡的一笑,接着说:“为了任务,我转业。后来进到这个公司后,我一直担心她不上道,因为平时她总是笨手笨脚的,”说到这里俩人都有些好笑,同是军戎生涯,笨手笨脚的兵挺搞笑的,“没想到她很能适应,并且成功完成了几项重要的任务。记得有次因为他们突击来访,我们正在把手上的资料往外弄,根本没有时间消除痕迹。她忽然在他们敲门准备进来的时候重重的煽了我一巴掌,说:‘你说明白了那女人究竟是谁!’后来想想真亏了这一巴掌,虽然很重。”

他不自觉的摸摸自己的左脸,惹得林薇儿心中一阵好笑。林薇儿说:“她真的是很聪明,也是个很好的女孩。”

郭啸江继续说:“我一直以为我可以将她完完整整的送回部队的,但是那天有个人在街上认出了她,是她的一个朋友,她是这个城市的人,那天她和公司的人出去,那人开口就说,你在武警队呆的怎么样啊?怎么出来了?江华说早不干了,现在在公司做事。后来我们极力想弥补她资料上的缺陷。这段时间倒也相安无事,那人也装作没事的样子,我们都大意了。后来有次外出的时候她的手机放在桌子上,随行的人安了个窃听器。”

郭啸江的继续说,话中却带了沉痛的声音:“几天后她就暴露了,在给外部的人打电话的时候被发现了。”郭啸江不想再继续往下说了,其实也不用继续说了,后来的林薇儿也知道。为了任务能够顺利完成,警方和军方花了大量的精力来弄这件事,还好陆江华做的都是后面的任务,本来知道她的人就寥寥无几,真正的重要人物没有认识她。

“还好你没有被发现。”

“从她被发现的那天开始她就很少联系我了,或许从那时她就知道危险了。为了任务,也为了我。”郭啸江有些哽咽,那天他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是开着车追上救护车的,在救护车上他看见已经重伤的陆江华,最后的一次的见面,“你去过她的葬礼吗?”郭啸江忽然问。

林薇儿有些猝不及防,她没想到也不会想到郭啸江会问这样的话。因为这样的话题太敏感,即使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没。”

“嗯。”郭啸江简单的回答,仿佛意料之中的事。

“我们基地总长去了。”林薇儿想挽回一些什么。

郭啸江好笑的摇摇头:“总是这样,为了任务可以不顾一切。”

他不管林薇儿不解加疑惑的目光,继续开车。

林薇儿有些后悔开始这样的话题,这让她不得不联想到任务如果万一失败的后果,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些日子这个启德集团做的事如果拿出来的话最少够这些人下半辈子在监狱里过了,但是最重要的是那份国家的资料一直没有消息,看来他们也是有所顾及。


“薇儿,中午有时间吗?”林薇儿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张总叫住他。

林薇儿心底暗暗一笑:“今天中午不行,有事。”

张总看着她,有些玩味的说:“就一顿饭的功夫也不行?”

林薇儿委婉的摇摇头:“张总,对不起,真的不行。”

看来是没戏了,张总退步了:“好吧,那么至少明天有时间吧?”

林薇儿不说话表示默许,张总笑笑说:“等我电话。”

“好的。”

看着林薇儿走出办公室,张总眼中露出一丝狡黠。他办公室后面的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光头戴着墨镜的人。“张总,你确信你真的信任她?”

张总点头,拿起桌子上的高档钢笔把玩着:“应该是,女人最难把握,但是抓住她的心就不一样了。”

“恕我冒昧,你对她是真的?”光头男有些不可思议。

“这世界上有真假这一说吗?”张总手忽然往前一扔,原来在手上的钢笔准确的落在桌子的笔筒里。


林薇儿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拳头握的紧紧的,从第一眼见到面前这个张总的时候,从他的眼睛里就看出了一些只有她自己知道的东西,就是不知这么些年他是怎么躲过来的。

林薇儿麻木的走在街道上,车水马龙让她的思维有了些依托。这些日子,她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就是这栋写字楼里面的白领,不过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因为她一直忠诚的是那在城市郊区的一片绿色。

远处的一辆银色的轿车里面有人朝她招手,林薇儿以为自己看错了,她确定那是叫自己,环顾一下四周,向轿车走去。

走近的时候她大吃一惊,因为那个人虽然戴着墨镜,从窗子里露出半个脑袋,但是那熟悉的轮廓和那不羁的微笑,那分明只属于一个人——陈风!林薇儿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跳出来了,他这是要干什么,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吗!走近的时候她忽然有种想退回来的感觉,因为这样的陈风让她觉得亏欠很多。

看到林薇儿急促的脚步慢慢放缓,陈风摇下车窗:“薇儿,几天不见就不认识了啊?”说话脸上的笑更开朗了,这时林薇儿才发现,陈风今天开的车车牌不是军队的,而且他也没有穿军装,这在向来标榜军装是永恒的流行的基地来说是极少有的,记得上次欧阳玲出去换了身便装“招摇”过基地,大家的眼光好奇而又新鲜,大家不反对时尚便装,可平时能在基地这么做的兵还真是不多。

林薇儿走到车前:“你怎么来了?”极力的掩饰还是遮不住重逢的喜悦。

“来看看你工作的地方不行啊!”陈风示意她自己坐上车。换了便装的陈风看起来更像干练帅气的小伙子。

林薇儿回头看了写字楼自己办公室的位置,有些犹豫。

陈风一眼就看出林薇儿的忧虑,压低声音说:“再怎么也要有社会交往吧?我今天没人能认得出来,放心!”

林薇儿想想也是,这段时间很紧张很压迫,自己都有些神经质了。有了这颗定心丸,她从容的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陈风擦擦后视镜,发动汽车。

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林薇儿靠在椅背上:“你怎么想起来过来我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