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建议国会提高对富豪征税,“我的朋友和我自己长期以来被对亿万富豪极为友好的美国国会过于宠爱,现在是大家共同为国家作出牺牲的时候了”(巴菲特去年联邦税是6938744美元)“那听起来是很多钱,但仅相当于我可纳税收入的17.4%,比我办公室里面其他20人的纳税都要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