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章: 条令考试(1)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三十章: 条令考试(1) 我们这批以普通水兵标准招收进入海航机务学校代培的地勤兵学员,在地方进行征召时就被冠以“专业兵”的美称。 入伍前,只感觉这“专业兵”的称呼比普通兵的叫法更加神秘、刺激、新鲜和吸引人,却不知道二者之间究竟有着何种的区别。中间,我还曾一度天真地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章: 条令考试(1)


我们这批以普通水兵标准招收进入海航机务学校代培的地勤兵学员,在地方进行征召时就被冠以“专业兵”的美称。

入伍前,只感觉这“专业兵”的称呼比普通兵的叫法更加神秘、刺激、新鲜和吸引人,却不知道二者之间究竟有着何种的区别。中间,我还曾一度天真地猜测:这所谓海军航空兵系统里的“专业兵”,是否就是影视作品里那无所不能的特种兵呢?

其实,我当初的这种凭空猜想完全是源自于无知。应该说明一下的是:在解放军的各个军兵种里都有自己的“专业兵”。其名称、编成、编制、武器和技术装备不尽相同,主要视其所担负的任务而定。另外,军队中担任专业勤务的士兵亦称为“专业兵”。

但可以明确的是:“专业兵”并不是“特种兵”!

海军航空兵地勤部队里的“专业兵”,实际上就是指:经过系统、正规的院校专业知识培训和外场机务技能实习,经考核合格后毕业,能在未来从事专业航空地勤机务技术工作的兵种。

既然这个兵种被冠以“专业兵”的称谓,就应该强调该兵种有别于普通兵的技术和专业,也应该在被征召入伍和受训学员的文化基础上有更高要求,以适应未来在校五个月的专业课学习、外场专业实习和更以后三年多机场机务工作的需要。

因此,在我们新学兵入校的二个月后、经过半程新兵入伍训练、已初步养成并基本具备军人素质时,文化课的摸底、淘汰考试来临了。

考试前,闻讯之后的新兵之间已开始就此而议论纷纷。其中,最恐怖的传言就是:“文化课摸底考核的成绩不佳者,将会被“降普”(降为普通兵)。而遭到“降普”的人员,则会被安排到学校农场去喂猪、养鸡和作为“农夫”管理果园,或是分配到对面“独立六团”的场务连,专门负责对机场跑道的清扫。”

我实在不敢想象,自己肩负着“专业兵”的漂亮名头从地方来到部队,如果回头来真的是当了四年养猪、养鸡或扫跑道的兵,那还不把自己给活活地窝囊死了。

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一天上午,全队突然毫无征兆地被带到位于校务部东侧的000大教室中,开始了文化课的摸底(也就是“降普”前的文化课考核)考试。

走进管理并不太严格的考场,拿起试卷我才发现:摸底考试的科目出人意料地简单,只有语文和数学这二门基础功课。二张试卷合并在一起,总分为100分,要求我们在一个半小时内将试题完成交卷。

坐在监考也不太严格的考场中拿起试卷一看,我就感到特别地可笑。

因为,眼前这卷面上的试题内容,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小学阶段学习的基础课程内容,剩余的百分之三十不到也才是初中课程中的基础内容。这比我事先所预想的难度真的是有如天差地别!

拿起笔来,我几乎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思考,笔如游龙般地一个小时不到便完成交卷。

、、、

没过几天,考试的成绩下来了。我的成绩总分是86分,这是我意料之中的分数。不过,此时的我还是有点担心:自己目前的这个成绩在战友中究竟处于什么程度?不会因此而被训练部给“降普”、发配到农场养猪、喂鸡或到对面“独立六团”机场去清扫跑道吧?

在大多数人集体性的紧张、恐慌和不安中,大概过了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被“降普”将要离校的人员名单下来了。

根据训练部的学兵定员培训计划,在本次“降普”中,我们全队一共要走二十一名战友。他们之中除了一名有关系的章丘兵借这个机会以“降普”为名要留在本校汽车队学习驾驶以外,其余的二十人全部分配到北海舰队系统所属的高炮二团和汽车二团。

特意为此私底下找到了老乡文书,值得庆幸的是,在五队被“降普”的二十一名人员中,没有一个是我们B市“江南七怪”中的人,也没有一个是我所在九班的兄弟。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和我交往不深或不十分熟识。

但是,这其中的一个兵却和我有些渊源,那就是来自温州的“模范兵”——林可水、林厂长。

“降普”人员按命令离开航校的这天上午,天气格外地晴朗。即将调往新部队的战友和我们大部分留队人员集合在俱乐部中,共同参加他们在学员五队的最后一次点名。

周队长再一次宣读了这二十一位战友的名字。然后,他代表全队干部、战士,感谢入伍二个月以来这些战友为了五队荣誉和建设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

最后,队长用满带情感的语气说道:“常言道:‘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一个优秀的战士就是要做到: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搁在那里都能很快成为一块好钢。虽然你们今天因为工作需要离开了五队,但请你们记住,你们永远都是我们学员五队值得骄傲的一兵!

下面,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送这二十一位即将离队的战友!”

全体继续留队的新兵在队门口重新集合起来,从队门口到操场前的台阶间夹队站成两排,列队欢送即将离队、朝夕相处了二个多月、面孔似熟悉但还有些陌生的战友和兄弟。

二十一位离队战友背着背包、提着行李,在四名中队干部的陪同下,无限依恋地缓步走出了学员五队的大门。走进了由战友组成的送别人墙中、、、

在缓慢走向坡上操场台阶这仅仅四十多米的路程中,他们依依不舍地和二侧送别队列中熟悉的战友握手、和同车前来的老乡拥抱、泣别。

大家都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轻易地哭出声音和流出眼泪!感情在这即将离别的一刻突然变得像冰凌一样脆弱和尖利,哪怕是稍有一点的触碰,就可能会破碎和带来无法弥补的伤痛!

林可水在经过我的面前时,突然出乎意料地停下了脚步。他眼圈发红、嗓音哽咽地紧紧握住我的双手:“李班长,谢谢你!不知道我这么快就要被分走。本来、、本来我还想请你再帮我写一封重要的信、、、”

“、、、”

此时,面对他的信任和真诚,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更紧地握住了他的双手!

操场台阶的尽头处,二十一位即将离别的兄弟转过身来,热泪充盈地俯看了学员五队的营房最后一眼,然后,在一人带头后,众人先后举臂,向着严格慈爱的领导父兄,向着朝夕相伴的战友兄弟,向着留下从军第一步许多回忆的学员队大楼,标标准准地敬上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这一刻,队门前昂首站立着的我们大部分人的眼睛都开始湿润了,大家都被眼前的情绪和氛围所深深地感染,无奈且痛恨地面对这种军人之间时常发生的割舍与离别!这一刻,我意识到:这就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呀!

和林可水的这一次分别,从此之后再也不曾联系过。直到阔别二十年后的一天,因公前往温州地区出差,在与一位战友聚餐的席间,方才听闻到:如今的林可水,已是温州一家全国知名企业的董事长,其资产更是达到惊人的十位数。让我不觉得感叹万千!

、、、

刚刚送别了“降普”的战友,我们还没来得及淡忘那离别所带来的伤感,就迎来了全校的《条令》考试。时间定于:周三下午二点整!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身边的战友是既感到紧张兴奋又如释负重!

终于熬到这一天了,是“暴风雨”就让她快点到来吧!

从当兵入伍开始直到今天,这该死的《条令》学习、背诵和测试就像是一个如影随形的幽灵,时时缠绕和伴随着苦命的、身心俱已疲惫的我们。

无论我们每天的训练任务再苦、再累,不管大家空闲的时间或长、或短,每天必须进行的、也无需干部督促的、新兵们都已经习惯了的,就是抓紧一切时间埋头背诵《三大条令》那枯燥而教条的内容。(《纪律条令》、《队列条令》、《内务条令》合称为部队的《三大条令》)

寝室之中、训练场上;正课时间、周末节假;白天阳光下、夜晚灯影里,无论何时何处,都能看到新兵们捧着记有《条令》内容的练习本在苦苦背记、默默诵读。

这段特殊的时期,我和身边战友的口袋里,可能常常是没有钞票、手纸和香烟,但一定会装有抄写着《条令》题目的练习本和个人的《百分制考核》记录册。

在已经过去这二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无法确切地记清有过多少次全队和中队组织的测验和抽考了?也忘记曾经历了多少次不定时的日考、周考、月考和终考;更数不清进行了多少次的班考、区队考、中队考、全队考和大队考了!

总之,我们这批“傻兵”早已被考“糊”了、考“皮”了、考“木”了、考“呆”了和考“傻”了!大伙都被考得没了一点儿的脾气了!

值得自我夸耀和高兴的是,在以上组织的各次考核、检查和测验中,我们九班始终保持着全队班平均前三名的优异成绩。而且,这以上的成绩绝对真实、没有一点水份。

、、、

周三下午一点半钟,全队人员在操场上集合整队,在周队长进行了简短的动员后,我们被带往训练部大楼前的广场,准备抽班参加全校的《条令》考核。

一路上,亲自带队的周队长特别要求大家要做到:“步伐整齐、摆臂一致;口号响亮、精神抖擞!展现出我们学兵最佳的精神风貌!”

队长之所以这样要求,说到底,其目的就是要我们在全校各兄弟队的新兵面前拿出五队的精神、喊出五队的威风,以强悍的气场压倒别人的势头!

当五队的队列到达训练部大楼前的水泥广场前时,只见,其它三个学员队的战友和警通连的新兵都已经到达。此时,他们正在有秩序地按照军务值班参谋所分配的位置,依次跑步进入环形阶梯看台,再遵照统一口令对正看齐、落座端坐。

此时的各队之间,没有了平日聚集时活泼的拉歌对唱,也没有欢快的集体合唱,看台上,黑压压肃然端坐的人群,只有紧张、担忧、兴奋、期待的神情和全神贯注的目光!

在有序的组织下,很快,就轮到了我们五队入场了。

王副队长向军务科副科长交接了全队十六个班现行编制人员的花名册后,五队其他干部按本次考核规定要求:远离自己兵所在的看台,暂时不得接触所负责的部队,直到抽班程序的结束。

此刻,由王副队长郑重递交到军务科副科长手中的这份五队十六个班的人员花名册,是队里昨晚临时编排的。根据最后三次全队《条令》模拟考核的成绩,队领导煞费苦心地将本次考核中成绩较好的新兵全部安排在序列为单数的班里。

此举,虽然是有很大的冒险性,但也算是集中优势兵力进行这最后的全力一搏!因为,这样一来,最起码可以保证有50%的胜算。

在军务参谋的口令引导下,五队各班人员依次跑步进入看台落座。我们认真按照要求:每班纵向一列,班长在前、副班长在后,由低到高向上整齐排列,昂首端坐、目视前方。

这样的刻意安排,就是为了在抽签时抽到各队的具体班别后,会由军务参谋向对应班下达“起立”口令,然后,依次就花名册上的人员名单进行点名确定,再方便队伍带出。

等各队人员全部到位后,抽签正式开始,在现场担任本次考核抽签监督的是校务部、训练部和政治部的三位团级干部。可见,学校部机关对本次考核的重视程度。

黑色的木质签筒捧在军务科朱科长的手里,用作抽签的是十六支带着橡皮头“中华牌”铅笔。铅笔藏入签筒的一头上裹着白色胶布,胶布上分别标注有阿拉伯数字:1——16;各队代表一旦抽中其中的某支,就代表着该数字所对应的单兵班班将代表其所在学员队(连)参加这决定荣辱的考试。

按照管理序列,首先就是我们学员五队上前抽签。

看着一脸严肃走上前来的各大部领导和信心满面周岩队长,端坐在看台上目光不敢斜视的我手心里和脑门上都隐隐地渗了汗水。

说句心里话,此时,处在现场之中的我,即希望能够抽中我们九班参考,又不希望被抽中!道理很简单,在部队这个集体里,面对一些特殊任务,荣誉和责任本来就是一把很难掌控的双刃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