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21.html


滚滚浓烟飘到了对岸,越军的营寨被白黑色的烟雾所覆盖,树枝树叶和轮胎烧出来的烟雾可不是什么好闻的东西,许多官兵都咳了起来,幸好江面宽达二十丈,这些烟雾飘过来之后倒也稀薄了许多,越军士兵们还能忍受。

这一队的越军的头儿宋时仁少校(有中国人在那定居后改国籍,另外允许我骂一句:他们都是卖国贼,贱人,中国人就不应该这么没骨气)从营寨里走出来,看着这漫天的烟雾,忍不住大怒,该死的中国人,借着风向搞什么机关。突然联想起对岸这几个小时一直在找船只,宋时仁大声指挥道:“小心,这军人想借着烟雾渡江,全军向前,守住河边!机枪到江边射击。”

越军赶紧向前一压,便在这时,河对面响起了一阵枪声,虽然隔着烟雾,子弹毫无准头,但是瞎猫也有逮着死耗子的时候,岸边顿时倒下了几名越军。

“妈啊!”宋时仁就地一趴,全身趴在地上,大声命令道:“全都趴下!机枪消耗量大,他们没有后勤补给,大不了多长时间的。”

这时,3连长刚好又点燃了鞭炮,河对岸碰碰声不绝,火铳手懒洋洋地装填好弹药,也夹杂在鞭炮声中向着对岸乱打。

宋时仁在地上趴了半天,对岸的碰碰声居然一直不绝于耳,心里不由倒抽一口凉气:“怎么突然有这么多机枪一起开火?这也太夸张了吧。不好,我军一直这样趴着,岂不是让中国军人借着烟雾轻松渡江?”

宋时仁赶紧大声道:“射击,向着烟雾里乱射,娘的,他们连机枪这么浪费子弹的东西都敢一直开火,老子的机枪何必节省,给我向着烟雾里射。”两百多越军几乎每十人一挺机枪,是他们师长加强的。此时赶紧架设机枪,对着烟雾里的河面一阵疯狂乱射。

周涛见对岸开始有子弹飞过来,笑道:“大家后退一点,可别被流弹给射中了。3连长,叫弟兄们拼命惨叫,叫得越惨越好。”

3连长此时已经搞明白了周涛在搞什么,笑道:“这还不简单,兄弟们,给我惨叫,大声惨叫……妈的,你这是什么叫法?还不够惨,再惨点!凡是不会惨叫的,过来让我踢两腿,你就知道怎么叫了。”

周涛又抱起一块大石头,哗地一声扔进江里,笑道:“大家都来,边惨叫边扔石头。”

宋时仁趴在河对岸,听见自己的子弹射过去之后,烟雾里传来一阵阵惨叫声,然后就听到有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心中一阵大喜,哈哈,你们这些蠢兵,以为可以借着烟雾渡江,老子一阵乱射,把你们送到江里喂王八去。

“射击,拼命射击,哈哈哈!听这惨叫,起码射倒几百人了!”宋时仁乐得手舞足蹈喊道。

越军听到惨叫和落水声,一个比一个射得开心,一筒子弹,倾刻间就射了个精光,便在这时,对岸的枪声也渐渐停了。宋时仁大喜,哈哈,中国军队的第一次强渡被我打退。

“赶快回营,把备用的弹药都搬出来,中国军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要来攻第二次。”宋时仁大声命令。

越军士兵射得开心,纷纷大笑,回营取了弹药,又回到河边来趴着。没过多久,浓烟中又是一阵枪响,河对面又开始“碰碰碰”地响起了枪声,一颗小弹头弹刚好打在宋时仁身边的石头上,溅起一溜儿的火星,吓了宋时仁一跳。

“射击,再给我射,中国军人又开始第二次渡江了!”宋时仁黑着脸命令道。

这一次“渡江”,又以周涛等人的一阵惨叫和落水告终,宋时仁对自己的手下非常满意,忍不住在烟雾中哈哈大笑。随后,敌军又发动了许多次“渡江”,但是在宋时仁的英明指挥下,敌军连一个人都没有踏上主江北边的土地。宋时仁对自己的英明神武感觉到无比得意,心中已经在幻想着怎么给上级写报告表功了……

就这么一来一回,折腾了许久,日头终于掉下了地平线,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

“天黑了,准备渡江!”在战场下游三里外的孙家庄,张逸尘轻声地下达了渡江命令。三百名从我军里选出来的精壮男儿,装备是除了装备缴获K-2的侦察连外现在能提供的最好的武器——95和少量原来就是侦察连的人拿着的K-2,悄无声息地走下了河滩,跟着他们的,还有一百多头水牛。

夜色的掩护下,人和水牛静悄悄地滑入河中,每三-四个人用手扶着一头水牛的背泅水而前。这一百多头水牛身体十分强壮,虽然河水湍急,但是再急的水在巨大的水牛看来都有如平地,而且水牛游泳时安安静静的,不会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丝毫没有引起河对面两百官兵的注意。

三百青壮扶着水牛无惊无险地越过了几十丈宽的江面,悄悄地登上了渡口

一个正在巡夜的士兵发现了突然从水里钻出来的阎王军,刚想出声示警,就被史浩从水里猛地跳出,一伸手卡住了巡夜士兵的喉咙,黑暗中响起了一声恐怖的喀嚓声,那士兵的脖子被史浩给拧断了,史浩轻声笑道:“全部杀光!”

几十个越军士兵在慌乱中居然结成了战阵,拼死顽抗,他们的装备比较精良,几十个我们的战士围着他们,居然一时间攻不破他们的“矛阵”。只见史浩、龙江、蒋力三人互为攻守,连续格开数把攻过来的刺刀,矛阵一破,两兄弟立即冲入了越军阵中,将越军搅得混乱不堪,战士们一起冲上去将越军的剩余士兵全部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