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没在尘烟中的爷爷

科尔沁的马 收藏 0 350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353/13536359.jpg[/img] [img]http://img11.itiexue.net/1353/13535063.jpg[/img] 所有以下文字都是根据父亲和伯父在世的时候,经常讲起的片段汇总而来的。 我的三爷是1902年生人,祖籍山东。闯关东的时候,跟随太爷爷一家到了辽宁义县,后来迁居阜新。民国时期迁到辽宁突泉(现在的内蒙古突泉)。爷爷哥四个,分别是”耀宗、耀祖、耀文、耀武”,我的亲爷爷是排行老二,三爷就是周耀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湮没在尘烟中的爷爷

湮没在尘烟中的爷爷

所有以下文字都是根据父亲和伯父在世的时候,经常讲起的片段汇总而来的。

我的三爷是1902年生人,祖籍山东。闯关东的时候,跟随太爷爷一家到了辽宁义县,后来迁居阜新。民国时期迁到辽宁突泉(现在的内蒙古突泉)。爷爷哥四个,分别是”耀宗、耀祖、耀文、耀武”,我的亲爷爷是排行老二,三爷就是周耀文。到了学校里,叫权文。

哥儿四个里面,就数三爷学问大,上过私塾。1927(28?)年考进了东北讲武堂,在第九期工兵科当学员。和他同届的是开国的万毅将军。

这张相片照于1930年,正是他的毕业照,也是仅存的一张相片。

讲武堂毕业后,下军队实习。然后,太爷爷叫他回突泉结婚。在那个年代,30来岁不娶媳妇是个问题。三奶是本地一家大户的千金,姓汪。在家没呆多久,918鬼子来了,一家人开始“跑东洋”,就是躲日本人的意思。三爷先是往南走,准备去投洮南的张海鹏,刚到那里,张海鹏就投降了,他又往北跑,找齐齐哈尔的马小个子(马占山),跟着马占山没多久,马占山也投降了。得,全当国兵了。

满洲国建国,三爷由于军事素质和各方面条件的原因,给伪康德选去了做侍卫,一直做到长官。在伪皇宫里,应该是个有地位的人物。昨天(2011.8.15),我去了长春的伪皇宫,看了皇宫历届官吏的简介,里面并没有三爷的名字,甚至连一个姓周的都没有,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流传的故事有差错。但是根据伯父(周德龙)在世时候的讲诉,三爷肯定是个有地位的人,除非他换名字。以下是伯父的讲诉:

“到了新京,坐个驴车到的皇宫。在门口,有兵站岗,拿枪。我有点不敢靠前,他就喊着问我是干啥的,我说找谁谁谁,他问我那是我啥人,我说是我叔,他就回屋里打电话了。一会又出来了,说”是少爷啊,进屋吧”在屋里没呆一会,来了个小车(轿车),把我拉进去了。。。。。。。”

“宫里有风水先生给我看了相,对三叔说:少爷不适合做官,适合做手艺,一技在身,袖里吞金。完了三叔问我想干啥,我也没琢磨过呀,三叔说:学成衣匠(裁缝)吧,我没吱声,他就送我到新京的一个大成衣铺去当学徒,这个成衣铺叫东亚洋服店,很大。”


1940年左右,三爷终于跳出了伪皇宫,带兵到河北一代和关内的国军作战,看准了机会,就反正到国军那里了。一直到光复,始终在河北、山西一带带兵,先后在唐山、枣强任职,冀北**长官。期间,和河北一代的八路军关系极为密切,多次营救被捕G**和进步人士。为此,他也经常受到其长官斥责。我们家里有好多人都认为他是秘密党员,但是现在无从考证了,所有认识他、知道他的人都作古了。

解放战争期间,三爷在东北剿总任**队长(上校?少将?)辽沈战役期间,他收到一封信,是他在共军里的同学还是朋友写的。信中说,他的家乡---辽北省的突泉县,已经解放了,叫他回家去看看,去休息下。这勾起了三爷回家的欲望。一切的事情都是中共方面安排的,包括行程路线,三爷能够做的就是:告假。

以下是根据三爷的儿子--我老叔的回忆汇总的。老叔是1942年生人,那次是和三爷一起从沈阳回来的,所有的一切,都记载那个当时5~6岁孩子的心里。

上级还真舍不得他告假,但是三爷去意已决。无奈,国军方面派出了一个加强排的兵力护送三爷回家。战时交通工具奇缺,负责运输的长官和三爷说:周队长委屈下吧,给你配个胶皮咕噜的马车,往你们家那里走,这个比汽车好。事实上也是,马车不会抛锚。

从沈阳出来往西北方向走,到了昌图,遇到了解放军。三爷叫马兵拿出来解放军方面写给他的信件,为首的一个当官的说:欢迎周队长到解放区,欢迎回家。大家听了都很高兴。接下来,他们就安排三爷的队伍进了一个很大的庄园,应该是原来地主的土围子,先是说要吃饭、休息,可是一进去,门就关死了,墙上出现了好多人,都拿着枪。为首的那个说:国民党士兵们,放下武器。这枪对你们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周队长进了解放区,安全我们来负责,你们全部放下武器,回家吧。全部缴械了。

三爷很气愤,和他理论,说要见解放军的长官-,也是三爷的朋友***,为首的这个军官说:周队长,这里都解放了,你要枪做什么呢?说完,就指示手下士兵开始搜查三爷的行李,在这之前,三奶偷偷的把一把马牌撸子(小手枪)塞到了肚兜(相当于现在的乳罩)里了。解放军不搜女眷的身体,这个是很道德的。这把枪,后来成了三爷丢命的根据了。

三爷三奶带着老叔,三口人,解放军给了一个赶车的,一直走到洮南,地方武装干部来接了。马车充公,细软充公,反正值钱的都没收了。三爷这时候才觉得不对劲,但是晚了。

三爷给上级军区领导,包括于逸夫(是三爷的老师,据说劝三爷回家的信是他写的)写了好多信,但是都是石沉大海。土改工作队的人总是隔三差五的来斗争他。以至于后来,三爷想睡个好觉,就必须跑到5里之外的后屯岳父家去睡。终于有一天,噩梦降临了。

老叔回忆说:1947年秋的一个晚上,后半夜狗叫了起来,外面有人打着马灯来了,一进屋这个人,很高的、浓眉大眼,叫杜**(后来是突泉第一任公安局局长)。他他板着脸说:周耀文,跟我们工作组去一趟。我妈哭了起来,我爸安慰她说:怕啥,别怕,我杀过日本人,又没祸害中国人,能把我咋样。你告诉德龙(我伯父,学裁缝的那个)把信送出去。


那封信始终没有送出去。

德龙伯父生性懦弱,开始在成衣铺学裁缝,后来考进了师范,正念书的时候,光复了。伯父连行李都没要,爬上火车头从长春跑回了突泉,弄得和挖煤的一样了。连惊带吓病了好长时间,以后有些不敢见生人了,更别说看见带枪的了。三爷要伯父送的信,是送到白城子地区驻扎的嫩江省的一个领导手中的,他知道三爷不是敌特分子。伯父颤颤巍巍的来到了持枪解放军把守的兵营门前,徘徊了好久,也没敢进去(真的想不通当年他是怎样去皇宫找人了),他在白城子呆了2天,揣着信,又回去了。

这时候,残杀已经开始了。

工作组下面的几个武装“民兵”(其实是混进革命队伍的地痞、土匪)把三爷带离了突泉县,押到突泉六户镇,在一个碾房的前面,把三爷绑到木桩上,用三八枪刺刀活活挑死了,父亲当时在场,说三爷4~5个小时才断气,内脏都流到了脚面上。。。。。。。。晚上,奶奶给三爷收尸,把流在外面的肠子捧回腹腔,想要用针线把肚皮封起来,却找不到一块可以连起来的部分,惨状可想而知。

三爷刚刚遇难后的第三天,不知道是三爷的哪个G**朋友突然想起他来了,派了一队骑兵从黑龙江赶过来看望他。但是一切都晚了。

解放军逮捕了参与杀害三爷的大部分人,处决了3个。这让我们一家看出了武装干部和正规军的区别。带队的解放军军官是个南方人,一直再说:来晚了,来晚了。他们走后,这件事移交给地方处理。

带头抓捕三爷的是以后的公安局局长,所以到现在,三爷的遇害和解放军镇压混进土改民兵队的土匪,在县志里是孤立的2件事情,县志里的周耀文就是一个妄图颠覆新政权的坏分子、一个死有余辜的旧军政人员,一个反革命。三爷的死,根本就没有详细的记载,只是一笔带过。这个人像普通风天里飞过的一片叶子一样,慢慢的落在历史的尘埃里,静静的腐朽。


喜欢喷的TX,请从尊重先人的态度出发,口下留情。有详细知道周耀文(权文)历史的,欢迎指点,不胜感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