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十一章 飞龙在天 第五节 “永远准备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五节 “永远准备着”


“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对朝鲜战争怀有愤懑之情,你一点也没有得到人民的支持……”

计划的代号为 ——“永远准备着”……


在谈判桌上,为了打破僵局,5月7日,中朝方面提出了解决战俘问题的新方案,主张由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瑞士、瑞典、及印度组成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看管不直接遣返的战俘,并由战俘所属国家向战俘进行四个月的解释工作,以保证他们的遣返问题得到公正的解决。

这一下使双方的立场更加接近了,国际舆论也为之动容。

通过两年多的战场上和谈判桌上的反复较量,美国人也深知中朝方不但在战场上难以对付,而且在谈判桌上也是一个强硬的对手。现在对方已经伸来了橄榄枝,美国人如果再脑袋僵化,将会与整个世界对立。

况且如果再不顺坡下驴,很可能就会失去和平的时机。到时候要是再去求中朝方,丢了头号强国的面子事小,那对方的条件可就要苛刻的多了。

于是,美国人决定接受中朝方面的新方案,谈判立刻进入了快车道。

但由于李承晚的干扰,艾森豪威尔也是左右为难 ——要接受中朝方的方案,就无法绕过韩国政府。

情急之下,艾森豪威尔祭出了一个阴损的招数。5月23日,他电令克拉克,指示他在5月25日上午十点,也就是谈判开会前的一个小时,偕美国驻韩国大使埃利斯﹒布里格斯一起去拜会李承晚,向李承晚挑明美国的打算,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逼他就范。

气愤不已的李承晚立即下令板门店的韩军代表崔德新少将不得出席谈判会议。

无奈之下,美国人只好找了一位泰国将军临时凑数。当天,“联合国军”谈判代表宣布接受中朝方面关于战俘问题的新提案,并建议转入行政性会议。所以,战俘问题到最后也可以说是由中国人、北朝鲜人、美国人和泰国人共同谈成的。

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位奉命退出谈判的南韩代表崔德新少将,在若干年后竟然成为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委员会的重要成员之一,让人不由得心生感叹 ——历史实在是个魔幻大师啊!

李承晚对于美国人急切停战、“不以继续战斗来保障朝鲜的统一”极为不满,5月25日,当“联合国军”代表接受了中朝方关于战俘问题的新提案后,李承晚闻讯气急败坏,他“痛苦,混沌而郁郁不乐”。5月30日,他又给艾森豪威尔写了一封信,声称,“接受任何一项允许中国共产党人留在朝鲜的停战安排,必将意味着大韩民国甘愿接受死刑的判决”云云。他向艾森豪威尔提出,决不能和共产党谈判,要和共产党大打!

艾森豪威尔不禁又气又急,打?你打得赢吗?!美国人何尝不想打下去呢?战场上又不是没试过,要是打得赢,美国还用的着你来指教吗?看看战场形势吧,从5月13日起,中国军队用四个军在十三天内连续进行了二十九次进攻作战,联合国军继三、四两个月丢了三万人后,又丢了一万人,共产党是那么好对付的吗?

看完了李承晚的信,艾克(艾森豪威尔的昵称)又拿起了一封来自美国明尼苏达州普通居民的呼吁书,呼吁书写道:


“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对朝鲜战争怀有愤懑之情,你一点也没有得到人民的支持。你只能指望大型报纸、电台、通用汽车公司、杜邦公司的帮助……战争永远不能遏制共产主义。第一次世界大战导致了共产主义在俄国的胜利。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以共产主义在半个世界的胜利而告结束。新的世界大战将是何种结局呢?

谁知道呢?有可能共产主义会在全世界取胜……”


艾森豪威尔不由长叹了一口气,他喃喃地咒骂着,耐着性子写了一封长信抚慰李承晚:


“美国将不放弃他的努力,用一切和平的方式实现朝鲜的统一。

在缔结一项可以接受的停战条件时,我准备立即按照过去美国和菲律宾共和国之间以及美国和澳大利亚及新西兰两个英联邦成员国之间所缔结的条约的原则,同大韩民国谈判缔结一项共同防御条约。

美国政府在取得必要的国会拨款条件下,准备继续给予大韩民国以经济援助,这将使它得以在和平状况下恢复其饱受摧残的国土……”


谁知这一次李承晚竟犯了犟,他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战争只要打下去,美国人能不给他援助吗?至于艾森豪威尔现在抛出的这点小小的胡萝卜,李承晚是不屑一顾的。于是,李承晚开始到处宣扬,称他身为“大韩民国”总统,绝不会同意中共部队留在朝鲜的那种停战;北朝鲜军队必须裁减下来;必须明确规定没有“第三种势力”在解决朝鲜问题的任何国际会议上帮助北朝鲜人;必须完全承认和尊重“大韩民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李承晚还频频鼓动韩军将领们:“无论在板门店发生了什么情况,我们的目标仍然不变 ——我们永远的目标就是从南方到鸭绿江统一朝鲜。你们必须继续战斗,直至你们到达鸭绿江!”

在冷冷的刺刀刀尖的威逼下,南韩议会“通过”了“决议”,“支持”李承晚进攻北方,以完成“统一朝鲜”的目标,韩国政府开始高叫“反对任何妥协”、“进军鸭绿江”、“单独打下去”等好战口号,同时在李承晚“导演”下,汉城、釜山等地也开始出现了反对停战的“群众示威游行”,规模也越来越大。三天后,李承晚通知艾森豪威尔,称如果联合国允许中国人留在鸭绿江以南,他将使他的军队脱离“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指挥而单独作战。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上将认为,这个小老头“十分危险,因为他一般难以捉摸,而且行动起来有时不计后果”。而自从艾森豪威尔操作“亚洲人打亚洲人”的政策后,韩国军队的数量越来越大,现在前线部队中已经有三分之二的人员是韩国军队,倘若李承晚真的决定突然使他们脱离“联合国军”的指挥,那就将立刻使军事形势陷入不可收拾的境地。

李承晚的行动使急于结束朝鲜战争的美国人大为恼火。据战后美军解密的机要档案披露,当时,在克拉克的授意下,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马克斯韦尔﹒泰勒中将奉命拟订了一个“从最坏处着眼的应急计划”,一俟李承晚胆敢“把韩国军队撤离联合国军指挥之下”时,就付诸实施。这份计划预想了三种“紧急情况”:


(一)、韩国军队对联合国军队的指示不予置理;

(二)、韩国军队单独采取行动;

(三)、最极端的情况:韩国军队和平民与联合国军队“公开敌对”。


计划拟定,在第一种情况下,美国和联合国部队将着手保卫大城市周围的重要地区;美国远东空军与海军将继续处于戒备状态;对韩国军队和政府的情报活动将增加。

在第二种情况下,将做出某种“保护性”撤退以确保基地之安全;韩国警卫部队将被解除武装,代之以可靠的联合国部队;平民的动向将受到控制。

在第三种情况下,美国人将怎么应付呢?早在1953年5月27日,克拉克在致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电报中,就对这一部分作了概述:


李承晚将被邀至汉城或其他地方 ——在任何能使他离开釜山(韩国临时首都)的地方。联合国军司令官将在合适的时候开进釜山地区,并拘捕五至十名在李承晚的专横行动中担任过领导人的韩国高级官员……并通过韩国军队总参谋长实行军事管制法,直至取消之时。


如果李承晚还拒不接受“联合国军”的停战条件,那么“他将被单独扣押在警卫森严之处……”,“联合国军”司令部将着手建立一个由首相张泽相领导的政府;如果他拒绝,则将在韩国军队或直接在“联合国军”领导下建立一个军政府。

计划的代号为 ——“永远准备着”。

这简直就是第二个“满洲国”嘛!看来做美国人的所谓“盟友”,也不是那么好玩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