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九十章 苏州之行(六)

隐世绝刀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只见一道人影轻飘飘的落在场中,众人定睛一瞧原来是一个白须老者,手中还拄着一个檀木拐杖,众官兵虽然不知来者是谁,但是两个蒙面人却是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暗道:“这个老家伙怎么也对龙丹感兴趣,我们兄弟今天恐怕是要白来一场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语气稍缓的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韩大长老。”

老者微微一笑,道:“吴帮主,何必藏头露尾呢,还是摘下面纱透透空气吧,别憋坏了身子。”

其中一个黑衣人手腕微斗,随后大声笑道:“这里哪来什么帮主,韩大长老可能是认错人了吧!”

“是吗?”老者阴阳怪气的问道,紧接着一探身就射向黑衣人,口中道:“那我就帮你摘下面纱,看看有没有认错。”

两个黑衣人飞身而起,其中一个怒吼道:“姓韩的,你不要逼人太甚!”

老者阴阴冷笑,拐杖猛一点地,人影也随之跃起,在空中与两个黑衣人相遇,双柄宝剑一前一后向老者的死穴刺去,老者不慌不忙,一手将拐杖背到身后,刚好驾开刺来的剑锋,另一只手化掌为指急速点出,一道阴冷的指风径直点向对面黑衣人的檀中穴,黑衣人自问自己如果不撤回刺出的剑招老者必定毙命当场,但是他自己也很可能同赴黄泉,黑衣人也不敢多想急忙提气打个旋转躲过老者的一击,他可不想这么早就丧命。

老者嘴角扬起,笑问道:“吴帮主怎么躲了,怕了吗?”

黑衣人冷声道:“老子懒得和你磨牙。”说完,飞身跃上屋顶转头就想跑。

老者喝道:“哪跑!东西留下!”

说完单掌劈开另外一个黑衣人,踏空追去。可是还没等老者追上,忽听企图逃跑的黑衣人一声惨叫,刚刚踏上屋顶的身体随后倒飞而去,手中的锦盒也撒手飞出,老者见到急转身形去夺锦盒,这时从屋顶的方向同时飞出一道人影也向锦盒掠去,那道光影和老者同时到了锦盒之下,两人都是单掌挥出打算震退对方,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接着两人都是向后退了数步,锦盒随之腾空飞起,两人再次弹起想要夺过锦盒,但是这次老者却慢了一步,那道人影抓住锦盒飞身向外掠去。不过老者也不是白给的,只听老者怒喝一声,抬手便将檀木拐杖掷出,刚好打在锦盒把手之上,拐杖带着锦盒正好钉在了对面的大树上,老者紧接着双掌齐出,打算给那道人影点苦头吃,那道人影顿感一阵阴风袭来,急忙提气在空中翻个筋斗避开掌风落在旁边的屋脊上。

等那人站定之后,躲在屋顶的张云龙借着微弱的光亮看清那道人影的样子,心中不禁暗暗嘀咕:“这锦盒中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杨护法也来了?”那道人影对于张云龙来说也不是外人,正是毒龙教的左护法杨震。

白须老者看清了那道人影,抱拳笑道:“恕韩某眼拙,原来是毒龙教的杨护法大驾光临!”

杨震朗声大笑,道:“韩柏大长老,区区一个龙丹,怎么海沙帮也会放在眼里?”

原来白须老者正是海沙帮的实权人物之一执法大长老韩柏。

躲在屋顶的张云龙听到这里心中笑道:“难怪醉老说要来看戏,确实够热闹的,这么多门派为了一个锦盒各显神通。”

韩柏沉声说道:“鄙帮帮主练功受伤,需要龙丹入药救治,所以还请杨护法卖韩某一个面子,待帮主伤愈之后定当亲自到毒龙教登门拜谢。”

杨震摆摆手,故作为难道:“实在不巧,鄙教也有人急需龙丹入药救治,所以……。”

不等杨震讲话说完,韩柏双眼一翻,黑着脸说道:“好!既然杨护法不卖面子,那今天我们就看看谁有本事能将宝物带走。”

杨震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杨某正有此意!”

可是就在这时,从树上滑下一个娇小的黑影轻飘飘的落在韩柏钉在树杆中的拐杖上,取下锦盒后,笑着说道:“我说二位,这么贵重的东西为什么放在这里无人照看啊?还是奴家好好看管吧,免得被贼人偷走。”

杨震和韩柏对望一眼,同时起身射向树上的黑影,可是还没等两人近身,便从黑影处传来阵阵阴森诡异的音调,震的二人心肺翻滚,两人哪还敢冒然前冲,只得退回当场运功抵御音波。

房顶的普化存睁开双眼,传音给张云龙道:“小子,这声音太吵了!去把他那破琴给我砸了。”

张云龙满头恶汗,心中暗想:“你老不是说来看戏吗?怎么这会又让我去砸琴!”可是醉老的话他又不能不听,只得运起自然经抽出金刀踏空奔向大树上的黑影,那道黑影先是一愣,随后一道阴柔的气劲破空飞出,刺耳的琴声扰的场中之人苦不堪言,除了杨震和韩柏还能拼命运功抵御外,其他人就只有抱头翻滚的份,至于先前的两名黑衣人被杨震打伤一个之后早已经悄悄的逃走了。

张云龙爆喝一声,两团红色刀风应声而去,与那道阴柔的气劲撞在一起,这一阴一阳、一刚一柔两种劲力碰撞在一起也没发出任何响声,只是红色刀风没进对方的气劲之中,然后那团气劲开始将红色刀风包裹住,张云龙紧接着凭空一个倒翻,脚尖点在房檐再次射出,手中金刀急速旋转朝着那团被包裹的劲力冲去,金刀撕裂了那团劲力后攻势不减,径直刺向树上的黑影,那道黑影暗道一声:“好霸道的功夫!”右手扶在琴上屈指连弹,阵阵音波变成利刃击向张云龙。张云龙也不敢麻痹大意,只得气沉丹田急速下沉,同时拼出全力挥出数刀,红色刀芒与音波交织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树上的黑影轻笑一声,手中动作却从未停顿,但是也没有痛下杀手,好像是有意与张云龙戏斗一番。

此时的张云龙突然想到无为刀法中那句“已无法为有法,乃刀法最高境界”,张云龙顿有所感,只见他将金刀立于胸前,也不使出任何招法,只是运足全身功力,脚下踏起追风步腾空而起,眨眼之间出现在黑影的面前,张云龙看清此人面目,先是微微一愣,随后手中金刀泛出耀眼红光,使出一招平平常常的分刀式,却见千万重刀影印向黑影,黑影也没有想到张云龙突然会有如此爆发力,可是这时再想全身而去却依然不能,只得运足全身功力护住心脉拼死一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