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国民党潜伏特工 正文 9、“另类的”掩体

北漂联盟 收藏 1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14.html


就在金云鹤跟方兰热恋时,汪先生竟然跟金云鹤发生了这么一段对话:“你们‘大茂粮行’是不是有个叫李素琴的保管员呀?”

“是呀。”

“你要想办法接近她。”

“接近她?”

“对。”

“为什么?”

“她哥哥曾经是共产党城阳游击队的队长,被我军击毙了,她曾经是共产党游击队的交通员,也因为负伤,才混进了‘大茂粮行’。你的潜伏使命,需要她这顶保护伞。”

汪先生又进一步说:“最好,你能跟她形成婚姻关系。”

“?”金云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婚姻关系?你是没见她,又丑又矮,再说,我跟你外甥女谈得正顺利呢。”

汪先生望着他,深情说道:“我知道,这样对你是很痛苦的,可是,你是担负国家使命的有志青年,难道就不能为了国家的根本利益,委屈一下子吗?你想过没有,我是方兰的舅舅,这样让你做,我就不痛苦了吗?再说,你只是跟她逢场作戏,将来,当我军反攻大业完成了,休掉她,再跟方兰一起不是一样吗?”

也就在金云鹤犹豫不决的时儿,方兰来信了,只几句话:“云鹤,我相信,你是一个拾得起,放得下的优秀男儿,为了国家的大业,会做出明智的选择的。我等你。你永远的方兰。”

带着一种为国赴命的责任感,金云鹤开始接触李素琴了。

事情却就怪了,过去,金云鹤见到了李素琴,几乎没有认真地看过她一眼,可是,自打听从了汪先生的旨意,金云鹤对李素琴非但重视了,而且再去端详她时,觉得她并没有那么难看了,圆圆的、黑黑的脸蛋,尽管找不到特别优良的部位,却也觉得实在、明朗,尤其是那犀利的眼睛,放射出的光芒不乏几分柔情。当他主动跟她说话时,她竟然愣了一下,仿佛在疑问,是跟我吗?这个俊秀的男人对她经常是灰冷的,他的形态变化,让她还有点儿不适应呢。就这样,他俩有了超出往常的交往,这一交往,给向来沉闷的李素琴带来的是喜悦和活力,她也开始注意打扮了,换了新装、涂了脂粉,不时要在他的跟前闪晃闪晃。

在汪先生的刻意安排下,沙子口海湾的民国海军从粮行里定制了一批大米,需要分期送货。这天下午,金云鹤驾着马车跟李素琴去给海军送货,行至半道上,忽然从树林里蹿出来两个持刀人,要劫道。由于赤手空拳,金云鹤不由地颤抖了一下,而坐在车上的李素琴却安慰他说:“别怕,有我呢!”

金云鹤刹住了车,李素琴从车上抽出一根抬粮包用的木头杠子,一跃跳了下去。她闯到了金云鹤的前头,喝问劫道者:“怎么,想劫道?”

劫道者答道:“那又怎么啦?”

她端着杠子,蔑视地说道:“那你得问问这根杠子答应不?”

说话间,她朝着右边一瞪眼,一个突刺动作,那杠子却精准地刺中了左边的劫道者,还未等右边的劫匪继续反应,她紧接一个反手推打,杠子头又击中了右边劫匪的太阳穴,几乎同时,两个劫匪惨叫着倒下了。这套漂亮的棍术,甚至超过了汪先生的示范动作。两个劫匪一看遇到了高手,连滚带爬逃窜了。

金云鹤震惊地望着淡定如常的李素琴,觉得她一下子变成了舞台上的穆桂英,英姿飒爽,威武迷人。返回的路上,金云鹤找了家前店后院的马车店,点了两道好菜,上了两壶好酒,跟李素琴开怀畅饮起来。有美男子陪同,李素琴特来情绪,不多会儿就吞下了一壶烈酒,她的眼睛开始猩红,说话也多了一些豪气,金云鹤见她已经沾酒,就扶着她去开房安歇。进了房间,他将她放到了床上,刚要转身离去,却被一股力量给牵制住了,原来,半昏半睡的李素琴一只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袖。久未接触女性的金云鹤从她身上嗅到了一股特殊的迷人味道,也就热血沸腾了,他俯下身子,试探着去摸她手臂,她没反应,又去摸她脖子,她还没有反应,当他壮起胆子去摸她胸峰时,忽而一阵疾风袭来,他脸上顿时火辣辣的,她给了他实实在在的一记耳光。他摸着自己的腮帮,想赶紧逃走,却发现袖口还被她采着,妈呀,这不是折磨人吗!也就在他进也不是、退也不行时,她像是故意,又像是无奈,四肢松软,一下躺在了床上,这是多么明显的信号啊,他又壮起了狗胆,向着她的胸部摸去,她再也没有抵抗。他暗暗窃喜,一下拉死了电灯,她竟一下子变得那样的服帖、那样的顺从,犹如麻醉了的猎豹……事情过去了,她猛地挺起身,一下扼住了他的咽喉:“娶我!不然,我宰了你!”

他想起了方兰、想起了海花,不情愿答应,但一想到自己的使命,一想到她的追命棍术,他不得不乖乖地认从了。

婚礼很简单,粮行吴掌柜置办了一桌,请来了店里几个伙计,请来了金云鹤的好友汪先生,喝了一场酒,然后就公开合房了。简陋的新房即李素琴原先住的那间小仓库,一张床、两张被,唯一的奢侈品就是一个昏暗的灯泡。

当真正跟李素琴这么一个丑女人成为夫妻,金云鹤确实有些不太心甘,所以,在行房事时,他不愿面对她,而李素琴却恰恰相反,找到了这么一个白马王子,喜形于色,心潮澎湃,总想看着他、欣赏他,两个人为了关灯、开灯不知道拧了多少次劲儿,后来,还是李素琴做出了重大让步,同意他关死灯再行房事,这样,她也就成了“拉灯夫人”。据说,夫妻相就是因为行房事相互对视而产生的缓慢生理变化,他们这样,肯定是不会形成夫妻相的了。拉灯行事,对金云鹤来说另有妙处,他可以借着一个女人的肉体,想象着其他女人,譬如方兰、海花……有时痴迷了,他也难免犯傻,在一次行房事中,他无意喊出“方兰”两个字,李素琴立刻警觉地审问他:“谁是方兰?”幸好,他对方兰的名字多有研究,顺嘴吟唱道:“‘方兰移取遍中林,余地何妨种玉簪’,这是陆游的一首诗呀。”

但李素琴绝非傻瓜,她又会问他:“这些日子,你不断有书信从台湾来,我虽然不太识字,但也看得出那是女人的字体,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呀?”

他又编造了谎话:“瞒你什么呀,都这样了。那是我的一个同学,也做粮食生意,跟我打听青岛行情呢。”

李素琴尽管半信半疑,但却知足地说:“我知道,凭我这样子,是看不住你这个小白脸的,但你只要还在我的床上,守在我的身边,我就啥也不怕!将来,你要是胆敢休了我,看我不跟你拼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