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中归来的军医--《蔺云桂回忆录》节选十二

昨天的完美 收藏 0 117
导读:丈夫的父亲蔺云桂十五岁参加八路军,经历过抗战,打过日伪军;解放战争期间,曾随二野挺进大别山,后转入三野参加淮海战役。从战士到卫生员到兵团医院的军医,曾担任陈毅、张鼎承、叶飞、方毅、冷楚等领导的保健医生。解放后转入福建省委卫生部门工作,长期研究中医经络针灸,成为福建省及至全国著名的经络针灸专家。离休后潜心撰写回忆录,真实地回顾和记录了自己八十年戎马倥偬的战斗生活和风雨岁月,读来真切细致生动,不事雕琢,点点滴滴透露出一位革命老前辈对革命生涯的执着与眷念。在纪念建党九十周年的日子里,作为后辈重读父辈一代浴血奋战的

丈夫的父亲蔺云桂十五岁参加八路军,经历过抗战,打过日伪军;解放战争期间,曾随二野挺进大别山,后转入三野参加淮海战役。从战士到卫生员到兵团医院的军医,曾担任陈毅、张鼎承、叶飞、方毅、冷楚等领导的保健医生。解放后转入福建省委卫生部门工作,长期研究中医经络针灸,成为福建省及至全国著名的经络针灸专家。离休后潜心撰写回忆录,真实地回顾和记录了自己八十年戎马倥偬的战斗生活和风雨岁月,读来真切细致生动,不事雕琢,点点滴滴透露出一位革命老前辈对革命生涯的执着与眷念。在纪念建党九十周年的日子里,作为后辈重读父辈一代浴血奋战的光荣历史尤为可贵。这里节选《蔺云桂回忆录》部分篇章,以对蔺爸爸凝聚心血记录八十年岁月的宝贵精神致以崇高的敬意,并与爱好军事原创者共分享。


参加定陶的战斗之侦察敌情(1946年9月)


战斗结束后又派我去侦察排。我们脱离部队向南走了一天,在一个村子与旅部侦察科长及十一团的侦察排会面。上午我们又向南走,下午三点左右进了一个村庄住下来。二参谋(侦察参谋)和我一起找到一个老乡家。

问家里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你男人在家吗?”

答:“出门了。”

我们排就住在这个院子里,派出三人到村外放哨。


二参谋给我两角四分钱,叫我去街上药店买一两半酸桂皮。店里只有位十几岁的小伙计。

我说:“买酸桂皮。”

他笑着说:“桂皮都是辣的哪来酸的?”

这时掌柜的出来叫伙计去拿东西。

问我要什么,

“一两半酸桂皮,”

“拿钱来。”

我交给他两角四分钱,他到柜后拿了一包桂皮给我说:“这里刚好一两半。”

我感到有些奇怪,在回来的路上我打开包一看五卷桂皮,我咬了一小块吃,是辣的,再嚼嚼还有点甜味,这时发现桂皮卷内有东西,我用草杆捅出是个纸条,上面写着:“王家庄新修围子里前天住进敌四九一团二营,营长薛某,四连长某某、五连长某某、六连长某某。”我知道这里是地下交通站,将纸放好交给二参谋。

他给了我一卷说:“拿去吃吧,会帮助消化。”


不到半小时,二参谋说:“准备出发。”

大约四点左右我们向南走出十里路,便进了高粱地,分成三组横队散开前进。走了一小时在我们前方出现一座新的土围墙。离北门一里路停下来,二参谋说:“罗锅带一班去围墙南门埋伏,如果听到西北方门有枪声,你们用机枪向南门射击,然后撤到正西村子。二班原地不动注意四方警戒,打响后接应三班,三班撤离后你们撤到西村。”又派两人先去西村。我和二参谋及三班弯着腰在高粱地里向前进,发现前面路上有个卖油的人,三班长带两人到路旁埋伏,他们突然跳出去用手枪对着他:“到高粱地里去。”

他放下担子跟着班长到了我们这里。

问他:“你从哪里来?”

“从王庄,我是去卖油的。”

“庄上住军队吗?”

“没有,中午刚走了。”

“你要是骗我们就枪毙你!”

带上他向北门前进,离北门半里路,派三人进去看看,三个人拔了豆秸背上,一人在前,两人在后,向北门走去。快到门口时停下来,两个人进了门一会出来摇摇手,叫卖油的回去,我们也进了村。


罗锅出来说:“我们摸清庄里没敌人就进来了,机枪放在南门上。”我们在一棵大树下停下来。

二参谋说:“留在这里八个人,去通知二班原地不动。”

罗锅说:“我们了解到,这个营已撤到正南八里处的敌团部,那里有个大围子,是保安五十八团,属某师指挥。”

我们在老乡家做饭吃,一位老乡送来一小筐子手榴弹说:“是他们走时忘下的,放在我家不放心,拿来送给你们。”我拿来看,这不是正规军的手榴弹嘛。

同志们对老乡说“你把它放在村外沟里去吧,我们不要。”

我说:“留下几个用吧。”

一位同志说:“小心,是出手炸。”

我问:“什么叫出手炸?”

他们说:“就是一拉弦马上炸,敌特有专人搞这些事。对敌斗争五花八门,不能轻易相信人。你跟我们不是一两次了,应多长几个心眼。”

饭后一班从南门走,我们从北门回到二班所在地。

二班长说:“没情况。”我们到西村去,那两位同志说“未发现情况。”

我们在村东头的一个大院里住下来。半夜时一班回来了,下半夜我们向北走了几里路,又向西走了几里路,再向南走。到天亮,在一片高粱地里的柏树林子里停下来,放出岗哨,并派人到周围村庄了解地形及敌情。

吃早饭时二参谋说:“伙计们抓紧时间睡觉。”中午饭后还是睡觉,天还未黑,吃完饭我们向西南出发,经过保安团所在地西边,又向西走到半夜,进入敌占区五十里左右。


天快亮时进了一个村子,在村北找了个四合大院,堂屋后有一丈高北墙,墙外是谷子地,再向北是高粱地。这时老乡们还未起床,将院内的老乡集中起来关在东侧一间房里,把大门打开,门后放一个岗,派两个人到房顶上用高粱干支了个窝棚,在里面可以看到全村的情况。吃完饭都在睡觉,上午十点多外面哨兵急忙进来。

报告说:“敌人便衣队进了村子!”大家都打开枪保险准备战斗。

房上的岗哨下来说:“敌人上了房。”正说之间门口冲锋枪响了,敌人在三面房子上向我们射击,子弹像冰雹样落在院子里。

敌人大喊:“抓活的。”这时都很紧张,大家向房上的敌人猛扫射。


罗锅说:“来,把北墙推倒。”他们五个人一齐用力将墙推开一个豁口,大家都从豁口跑出来,便打便跑。敌人的冲锋枪向高粱地里猛扫射,高粱杆被打断落在我身上。我跟着二参谋在前面跑,跑出约一里路,突然前面问口令,我以为被敌人拦住了,二参谋说:“师部。”对方说:“团部。”知道自己人来迎接。这时子弹仍在我们头上飞过。又跑了一里路,有五个同志在这里,是机枪小炮组的。罗锅也来了,一班长左上臂负伤,还好没打到骨头,我给他包扎好,打了一支吗啡。二参谋说:“分成东西两组向敌人射击,小炮机枪集中向敌人火力点射击。”他们没敢追上来,我们向北跑,又转向西,跑到天黑,没发现敌人跟随。我们向敌人师部靠近。走到下半夜分开三个地方在高粱地里睡觉。

我问罗锅:“昨天是怎么回事?”

他说:“没抓到狐狸反弄了一身臊,昨天敌人盯上我们,我们也盯上他们,本想来个调虎离山计抓他几个活的,反而进了他们的圈套,还好我们也早有准备,不然这次会吃亏。”我想当侦察员的人要有灵活的头脑及临急应变的能力。


第二天晚八点又前进,靠近敌人师部东北,我们住在一个只有六户人家小村里,布置好岗位,准备半夜到敌师部去抓舌头。夜十点左右,敌人又把我们包围了.

罗锅进村向二参谋说:“敌人有两个排的别动队,己运动到村南村东村西,只有村北一条出路,要马上行动。”

二参谋说:“机枪小炮、二班先在北面冲出去阻挡两侧敌人,一三班各组占好位置,给敌人一次杀伤后向北撤。”


罗锅说:“这次趁乱我得抓个活的。”二参谋听了什么话都未说。我想,抓个活的他有功劳,抓不住回不来他没责任。敌人分散向村子围拢过来,可以看到黑影在活动,这时村北两侧冲锋枪打响了,我们向敌人猛烈扫射后就向北撤,敌人也向我们全线射击。我们跑到二里处一个岗哨地点停了下来,不到二十分钟罗锅押着一个俘虏回来。二参谋高兴地说:“完成任务了,在大路上快向回跑。”跑出四十多里路,大家都累极了。

黎明时,到了一个村外,先进去三个人侦察了解情况。

回来的人说:“沈庄在正东六里路。”我们到了沈庄天亮了,在村外遇到岗哨,带我们来到一个大院子里。


二科长(侦察科长)见到俘虏很高兴地说:“你们辛苦了!”

罗锅说:“心不苦命苦,给点吃喝的吧,大哥。”

我们将俘虏交给科长去吃饭。

我问罗锅:“你是怎么抓到俘虏的?”

他说:“我们在敌人北面,南边是师部,他们还没进村,我仨就偷偷遛出村南,藏在豆子地里,他们向村里射击时,我们在他们背后,你们撤退,他们在慢慢进村。我仨跟上一个人,他走几步打一梭子,我仨上去时,他还叫我们三人趴下。想不到我们过去把他按住,他没来得及说话,一拳将他打昏,抬着进了高粱地,背着他向东走了半里路转向北来。这小子很快就醒来,还以为自已负伤了,说:我哪里伤了?我们二话没说就把他绑起来,他知道被俘,死也不肯走,并大叫枪毙我好了,我仨抬着他跑回来。”


我们正吃饭,二参谋回来了,也坐下吃饭。

二参谋说:“敌师在十里内的各村都有情报员,我们一进村他们就知道了,调来五十名别动队包围我们。他们也想捉活的回去了解我们的情况,所以他们在房子上向院子射击想压住我们,并不想消灭我们。没想到我们破墙跑得这么快,他们本想包剿,又被我们的后备队打了回去,估计我们有伤员走不快,通知各团的督战队在三十里外合围我们。他们没想到我们反其道而行之,去了他们师部旁边。发现我们后他们很得意,调动一百多人来围困我们,要不是发现的早我们可能全军覆灭,还好我们跑的快,不然是难出来的。”

有关抓俘虏的事,没听到二科长表扬罗锅的话,可能二参谋将功劳归于他个人。

二科长说:“通知各团侦察排,快速向北撤二十五里路布防。”

中午我们全排回到团部后,我回到卫生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