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攻击出云 正文 第37章 做骑士 孔秋云刺猪刺羊

张海祥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size][/URL] 孔秋云拿着刘永义“选好”的炮弹来到迫击炮旁,她把炮弹装入炮口。 “轰。”炮弹飞了出去,落在地堡顶上爆炸,顿时,木块、土块满天**。 “打中了,打中了,孔小姐好样的。”刘永义急忙鼓掌,士兵们也跟着鼓掌。 孔秋云找回了面子,心里很高兴。 “喂,你的那门大炮呢?拉出来,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孔秋云拿着刘永义“选好”的炮弹来到迫击炮旁,她把炮弹装入炮口。

“轰。”炮弹飞了出去,落在地堡顶上爆炸,顿时,木块、土块满天**。

“打中了,打中了,孔小姐好样的。”刘永义急忙鼓掌,士兵们也跟着鼓掌。

孔秋云找回了面子,心里很高兴。

“喂,你的那门大炮呢?拉出来,我打几炮玩玩。”孔秋云喊道。

“那门大炮?那门大炮不能拉出来。”

“为什么不能拉出来?”

“那门大炮太大太重了,足足90吨,光炮管就44吨,装起来很麻烦的,要花大半天时间。”

“再麻烦也要给我拉出来,本小姐今天玩定了。”

“这个……孔小姐,不仅仅是麻烦的问题,我们还没有人会操作,那门炮是三十年前的老古董,会组装、操作这门炮的人我们正在找,还没找全呢,就算拉出来,我们也没法把它组装起来呀。”

“还没找全?什么时候可以找全?”

“再过两三天吧,那时就能找全了,那时我们就可以把大炮拉出来装好,对着小日本猛轰了,那时你可以玩个够。”

“好,我等着,现在呢,现在还有什么好玩的?”

“我们去骑马吧,我教你骑马。”

“教我?呸,谁用你教,我会骑马,我的马骑得可好了。”

“会骑马?那就……那就骑马杀敌,我叫士兵做上十来个草人,你骑在马上用刀砍它们、用枪刺它们。”

“草人?草人有什么意思?不好玩!”

“那就……杀猪、杀羊,我叫士兵清出一块场地来,周围用栅栏围上,再把买来的猪、羊放进去,你骑在马上做一回花木兰,用刀砍、用枪刺,杀死的猪、羊,我拿去给士兵打牙祭。”

“好,这个主意好,快去准备,我马上要玩。”

“准备这些东西要很长时间,我叫士兵做着,现在快到午饭时间了,我们先回去吃饭吧,下午就可以玩了。”

“好,下午再来。”

刘永义叫来了杨青云,吩咐他布置场地、购买猪、羊、长枪,等等。

“买猪买羊时,买中等个头的,别买太大太小的,大了凶猛,容易把马惊着,小了虽然温顺,杀起来不过瘾。”

“好的,买中等个头的。”杨青云答应道。

刘永义陪着孔秋云回到了龙江仓库。

吃饭的时候,孔秋云和杨心红相遇了,两人还跟上次一样,恶狠狠地相互瞪眼睛。

“上午招了多少人呀?”刘永义一边吃一边问。

“招了好多,九十多个。”

“九十多个,这么多呀!”

“当然多了,没有你了呀。”杨心红瞪了刘永义一眼。

“有了我,招到的只会更多。”刘永义反驳杨心红,他转脸对胡玉说道:“把招生人数增加一倍吧,他们的积极性这么高,不要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对了,他们的素质非常高,部队也非常需要他们。”

“我也想多招,可是,办不到呀,我只是一个团长,名额和资金都很有限。”

“你可以跟其他团合办呀,干脆,你去找陈长官,把11师的政工培训全包下来。”

“跟其他团合办有可能,把11师的政工培训全包下来,不可能!我又不是师长。”

“你可以去找陈长官呀,你跟陈长官说,现在有很多素质很高的学生报名参加培训班,不把他们全招进来,他们会跑掉的,跑到其它地方去。”

“跑到其它地方去?其它什么地方?”

“延安呀,你这里不收,他们当然就跑去延安了,那时,麻烦就大了。”

“有道理,有道理,好,找时间我去劝劝陈长官。”

“喂,谈那些东西干什么?现在是吃饭,吃饭的时候应当谈高兴的事。”孔秋云不高兴地拍着桌子。

“对对对,应当谈高兴的事,孔小姐,上午玩得怎么样?”胡玉很殷勤地问道。

“一般般吧。”

“一般般?刘永义真是个乡巴佬,一点都不会玩,孔小姐,明天让我陪你吧,保证让你玩得开开心心。”

“你?说说看,怎么让我玩得开开心心?”

“我陪你去打猎,打天上的飞禽、地上的走兽。”

“打猎?胡说八道!这里是上海,周围密密麻麻全是人,根本没有飞禽走兽。”

“胡团长的意思是打老百姓的鸡鸭猪羊,上海这个地方,野生的飞禽走兽没有,家养的飞禽走兽多的是。”刘永义酸溜溜地说道。

“呸呸呸呸,孔小姐,别听刘永义胡说八道,我们又不是强盗,怎么会打老百姓的鸡鸭猪羊呢?这种事也就刘永义会干。”

“那你上哪打猎去?”

“上黄浦江呀,黄浦江漂亮极了,两岸芦苇丛丛,羽毛艳丽的鸟儿飞起落下,江水清澈见底,肥大的鱼儿时浮时沉,孔小姐,我们先坐车到黄浦江上游,然后乘船顺江而下,一边欣赏两岸风光,一边打鸟捕鱼。”

“好,好,好极了,一听就非常好玩,说定了,明天上黄浦江玩去,你陪我去。”

“当然,当然我陪你去。”胡玉非常高兴。

下午,刘永义陪着孔秋云去杀猪、杀羊。

杨青云已经带人清好了一块方圆一千多米的平坦草地,草地周围竖起了栅栏。

刘永义叫人放进一头猪,他翻身上马,从士兵手中接过长枪。

“孔小姐,我先来,我让你看看长坂英雄张飞张翼德。”

“张飞张翼德,有意思,快,快去把曹操杀了。”

“得令嘞。”刘永义握起长枪,驱马向猪冲了过去。

猪在场地内跑来跑去,刘永义不停地追、刺。

连着被扎三四下,猪发怒了,“嗷嗷”叫着向刘永义猛冲过来。

刘永义对着冲来的猪用力刺去,刺空了,胯下的马则受惊站立起来,把他从马上掀下来,摔了个四脚朝天。

士兵们冲上来,他们把发怒的猪踢倒,扶起了刘永义。

“咦,一头猪都打不过,这是张飞张翼德吗?根本是酒囊饭袋嘛。”孔秋云的嘴巴一点都不留情。

“好久没骑马,技艺有些生疏了。”刘永义为自己做着辩解,“孔小姐,看到了吧,杀猪很不容易的,有危险,你还是杀羊吧,杀羊容易一些。”

“呸!什么杀猪很不容易,那是你没用!那是你饭桶!让我来,让我来杀死曹贼。”

孔秋云翻身上马,双手握起长枪,驱马向猪冲去。

刘永义急忙叫上一个人,两个人一左一右跟在后面保护着孔秋云。

猪在场地内乱跑,孔秋云纵马追赶着,用长枪刺着猪。

连追了五六分钟,孔秋云一下都没扎上,她恼怒了,扔下长枪,从腰间抽出手枪,对着猪连开数枪。

“砰、砰、砰。”

猪被击中倒地,在地上哀叫着。

“好枪法,好枪法,曹贼被杀死了,孔小姐,你真是花木兰再世。”刘永义气喘吁吁拍着马屁。

“哼!”孔秋云把手枪插进枪套,“把这头猪拖走、杀了,它的叫声真凄惨。”

“确实很凄惨,让人听了心中不忍。”刘永义抽出手枪,对着倒在地上的猪连开两枪。

猪的哀叫声停止了。

两个士兵上来,拖走了死去的猪。

“孔小姐,别杀猪了,杀羊吧,先杀羊后杀猪。”

“不行!就要杀猪,你再放一头猪进来,这一次,我一定把它刺倒。”

“好好好,杀猪。”

刘永义叫人把猪放进场内,孔秋云骑马继续杀猪。

整整一个下午,孔秋云杀了两头猪、三头羊,不过,她也被猪、羊弄下马好多次,幸好后面的士兵及时抱起了她。

一直玩到太阳落山,孔秋云才肯罢手,她在刘永义等人的簇拥下向龙江仓库走去。

26日上午,胡玉陪同孔秋云去黄浦江玩漂流,他们坐上车,车子向着黄浦江上游的松江驶去。

刘永义和杨心红留在龙江仓库忙着出题,27、28两天一共考四门课:国语、历史、综合、体育。

中午,莫连战和林大庆回来了,运回了两门巨炮,还带回了四十名学生。

刘永义出来观看巨炮。

两门巨炮损坏严重,250毫米炮的炮管前部被炸裂,280毫米炮的炮管根部被炸裂。

“咦,有问题。”刘永义用手拍着说道,“莫营长、林营长,你们注意到没有?炸裂方向是由里向外,两门炮都这样。”

“注意到了,我和林营长都认为,这两门炮不是被日本飞机炸坏的,而是被日本突击队炸坏的,日本人首先用飞机轰炸引发混乱,然后突击队趁混乱冲进去,用炸药把两门巨炮一一炸毁。”

“分析的很正确,肯定是这样,我一早就怀疑,以日本飞机的能力,怎么可能炸毁巨炮呢?克虏伯大炮是精钢铸造的,炸弹直接命中才能炸毁它,在附近爆炸是伤不了它的,日本飞行员虽然技艺高超,可也没高超到能够空中投弹炸中小小炮管呀。”

“顾视同,饭桶!大饭桶!在自己家里都保护不好巨炮,由于这个饭桶,我们多死了多少弟兄呀。”莫连战骂了起来。

“不仅仅是多死了几个弟兄,战局也因此逆转了,开战之初要是有了这两门巨炮,我们早攻下上海了,至于现在这么被动吗?”

大家破口大骂起来,把顾祝同骂得狗血喷头。

“刘县长,这件事要上报吗?”莫连战问道。

“当然要上报,这样的事怎么能不上报呢?我要让委员长知道,他身边的大官全是锈坏了脑子的老朽,应当统统撤职,换我们上来。”

“对对,换我们上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