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女人不满丈夫“不碰”自己 疑其阳痿闹离婚

ak3841 收藏 0 4969
导读:一对男女未领结婚证就按当地风俗办了结婚喜酒,“婚后”生活仅一个月就闹分手,原因是女方怀疑“丈夫”存在生理缺陷,不愿继续当“夫妻”,无奈之下,男方将女方告上法庭,要求返还彩礼礼金等共计57000元。日前,江阴市法院审结这起婚约财产纠纷案,依法判决女方返还彩礼共计2万元。   怀疑“丈夫”有生理缺陷   不愿继续当“妻子”   2010年1月,30岁的李浩文和29岁的刘雅蕾经相亲认识,李浩文自称在房地产公司做销售,刘雅蕾在当地一家企业上班,两人见面后聊得挺投缘,便开始以男女朋友进行交往。由于

一对男女未领结婚证就按当地风俗办了结婚喜酒,“婚后”生活仅一个月就闹分手,原因是女方怀疑“丈夫”存在生理缺陷,不愿继续当“夫妻”,无奈之下,男方将女方告上法庭,要求返还彩礼礼金等共计57000元。日前,江阴市法院审结这起婚约财产纠纷案,依法判决女方返还彩礼共计2万元。


怀疑“丈夫”有生理缺陷


不愿继续当“妻子”


2010年1月,30岁的李浩文和29岁的刘雅蕾经相亲认识,李浩文自称在房地产公司做销售,刘雅蕾在当地一家企业上班,两人见面后聊得挺投缘,便开始以男女朋友进行交往。由于两人都生活在农村,这么大年纪还不结婚不免被人贴上“剩男”“剩女”的标签,双方父母得知两人对彼此都满意且已经交往后,便催促双方赶快结婚,去年6月,两人按当地风俗办了结婚喜酒,但是结婚证一直没有去领。


既然已经办了喜酒,新娘刘雅蕾就住到了李浩文的家中,洞房花烛夜,李浩文喝得烂醉,两人虽然同床一晚,但刘雅蕾并未真正感受到“夫妻生活”。之后一个月,“丈夫”李浩文经常半夜出门,凌晨二三点才回家,有时甚至整夜不归,刘雅蕾觉得老公行踪神秘,问他为什么半夜出门,李浩文也不解释,对她不理不睬,结婚一个月的时间,“丈夫”非但没有碰过自己,而且有20多天都半夜出门,这让刘雅蕾无法忍受,于是搬回了娘家居住。


在家人的劝说下,李浩文多次到刘雅蕾娘家去接“新娘”,但是当涉及关键问题时,李浩文都不肯告诉“妻子”自己为啥半夜出门。联想起结婚前,“丈夫”对她说是在房地产公司工作,婚后才发现他根本不在房地产公司上班;她也曾多次提出要去领结婚证,但“丈夫”一直不肯去办理。“丈夫”这些诡异行为让她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他存在性功能障碍,他肯定在刻意回避自己,于是拒绝与李浩文结为夫妻。


“丈夫”要求返还彩礼


将“妻”告上法庭


法院审理过程中,对原告李浩文提出的彩礼、礼金等费用进行了调查,李浩文支付的彩礼基本都被刘雅蕾用于购置床上用品、家用电器等陪嫁,而且陪嫁一直放在李浩文家中,刘雅蕾实际占用的钱只是购买的项链戒指等金器首饰。另外,对李浩文的男性生理功能是否正常的问题,经双方当事人同意,进行了司法鉴定,鉴定结论为功能正常。


法院审理后认为,李浩文给付的彩礼是以结婚为目的的,且数额较大,符合彩礼的特征,但因俩人未按照婚姻法的规定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刘雅蕾也表示不能再和李浩文成为夫妻,故两人的婚约关系予以解除,李浩文要求刘雅蕾返还彩礼的主张于法有据,法院应予支持; 同时由于两人已经根据本地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且双方共同生活了一个多月,按照民间习俗,刘雅蕾已经与李浩文“结婚”,且根据法庭调查,双方在同居后又分居的原因是家庭琐事以及刘雅蕾误以为李浩文存在男性功能障碍、双方缺乏沟通造成的,因此双方均存在过错,故全额返还彩礼显属不公,根据公平合理的原则,法院依法酌定刘雅蕾应返还彩礼的80%,由于刘雅蕾购置的嫁妆都在李浩文家中,李浩文愿意按评估价接收,最终法院判决刘雅蕾返还彩礼2万元。(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王晓丹 刘俊 路若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