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二部分 附录:论中国人的日本观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由上面的解释,可知武士一方面肩荷了日本民族统一的发展能力的责任,一方面也是民众努力奋斗的统率者,由此观之,并无矛盾之处 。

日本人对戴季陶在《日本论》所叙述的日本政治家如西乡隆盛、江藤新平、板垣退助、桂太郎、秋山真之、田中义一等的评语,不甚赞同,认为戴对他们的评价,使人怀疑。戴似乎很赞赏西乡隆盛的征韩论失败后对日本所发生的功能。他说:“我们试把日本这几十年的历史统看起来,西乡隆盛失败了,然而他的人格,化成了日本民族最近五十年的绝对支配者,各种事业的进行,都靠着他的人格来推进。当时随着他失败了的土、肥两藩的势力,一化而为民权运动的中心,直到今天,他的余荫还是支配着日本全部的既成政党。那事业上成功的长藩,一方面既不能不拜倒在西乡的人格下面,一方面也不能不随着民论的推移,定他的政策。即以事业说,西乡的征韩论,直到死后十八年,依然成为事实,到死后三十年,公然达了目的。” 林房雄认为戴季陶的这一段话,是奉献给西乡隆盛的最好的吊词,连所谓被侵略对象的中国人都赞美西乡隆盛的征韩论。当然林房雄想借此辩驳日本不是侵略东亚,更不是“亚洲的罪人”,所以不必纠弹自己 。

其实戴季陶之所以论西乡隆盛,本意是要说明明治维新的精神在于日本民族的统一和国家的独立。换言之,在“内治”与“攘外”的优先级中,选择前者而达到民族统一,并不是歌颂西乡的征韩论,这从戴的下列一段话中可以证明。他说:“假使明治四年西乡的征韩论通过了,也许闯下了一场大祸,日本的维新事业,完全付之东流,而西乡的人格,也都埋没干净。”

戴季陶似乎也很敬佩桂太郎,其实桂太郎这位军人政治家在日本近代史上,是属于风评不佳的人物,而他竟敬佩他,使不少日本学者感到意外。盖戴季陶曾几次随从孙中山先生前往日本,担任秘书及翻译工作,对印象好的桂太郎,就形容为高识远见有能力有魄力的政治家,对印象不好的田中义一,就批评为反动潮流中“失败的非英雄”。戴所以崇敬桂太郎,是因为桂太郎曾表示要中国、德国、奥地利、土耳其、日本联盟起来,以解决印度问题,并抗衡美澳的排黄运动。但是戴季陶却没有想到他撰写《日本论》的时期,与桂太郎当时的想法,在时间上有一段差距。这期间的国际情势有很大的变化,就以1927年的中国而言,经第一次大战后,德国在中国的权益,已经被日本侵夺,但是桂太郎发言的时期,德国的权益依然存在,戴的这一点看法,似嫌不周。其实,桂太郎和田中义一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差,是长州军阀中的一丘之貉 。一些日本学者一再强调戴季陶是一位政治的实践者,他对于桂太郎的论述,不是单纯的历史纪录,其中有其明确的政治目的的意识存在,如冷静地加以检讨,戴对于事实不仅有认识错误之处,也有偏见之处 。

使人百思莫解的是戴季陶在《日本论》中,对于孙中山先生进行革命时表示同情的桂太郎、秋山真之等已故人士,虽有详细的介绍,然而对于作者在执笔时仍然健在而且曾支助孙先生革命的犬养毅、头山满、山田纯三郎、萱野长知等,不仅没有叙述他们的事迹,连他们的名字都只字不提,实耐人寻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