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二部分 附录:论中国人的日本观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戴季陶在《日本论》中列举了在“町人根性”的骨子上面穿着武士道的外套的典型人物——当时的首相田中义一,加以严厉批评,并将田中义一所代表的日本大陆政策,作了详尽的分析。但是他对于因田中义一的抬头而丧失了的武士道的那种爱惜之情,依然可以从他敬仰桂太郎及日本海军将领秋山真之的心情中表露出来。戴季陶曾说桂太郎与孙中山先生持有共同的见识。戴季陶对于日本武士道的爱惜之情愈切,则指责田中义一的“町人根性”愈为强烈。

他评田中义一为“日本长洲军阀的嫡孙,是山县有朋的家督相续人” ,他是日本军部的直系,与资本家及商人勾结,以操纵日本。但是“他只是在日本传统思想、传统政策、传统势力下面,运用他的聪明和才智,一天到晚干着,干的什么,是没有一定的计划、一定的方法、一定把握的。他只是要掌握日本的政权,而如何施政的理想是没有的” 。他说田中看到日本的社会倾向变了,革命的风潮起来了,所以他很怕日本的藩阀失去政权,怕日本的神权失去信仰,怕日本的帝国失去生命,然而明天怎么样他不明白,明天应该怎么样他没有一点打算,只是敷衍现在而已。田中又看到中国的民众已经觉醒,中国的革命势力已经扩大,乃遵循日本传统的政策,一心一意想左右中国的政治以确保日本的地位 。戴季陶对于这位眼光如豆的政客,头脑如化石的田中义一,带着侮蔑的态度加以批评。这个批评,不仅针对田中义一或当时的日本军人,也是对当时日本全体政治家的批评,甚至也是对现在日本政治家的严厉弹劾。

戴季陶对于田中义一所遵循的日本对中国的传统政策,作了如下的分析。他说:“本来日本人的对华观念和日本政府的对华方针,可以说无论什么人,大体都差不多。维持在满洲的特权,和在直鲁及三特区福建等的特殊地位,维持日本在中国的最后发言权支配权,尤其是经济的支配权,这几种根本政策,现在政治上的人物,谁也没有两样。当然外务省系的人和参谋本部系的人,决没有根本上的不同。然而因为对于世界关系的认识两样,所取的手段和所持的态度,就有很大的不同。” 由此可知,日本外务省与军部之间,所持的态度及手段,有很大的不同,看起来像是双重外交,但那只是表面,事实上,扩大其在中国的特殊权益,想支配中国的根本政策,两者是相同的,不仅外务省与军部如此,所有的日本人都是一样。这种见解,不仅戴季陶如此,也是当时甚至日后的中国人共同所持的见解。

日本虽然具有外务省与军部的双重外交,实际上,推动根本政策者为军部。戴季陶认为日本自日俄战争以后,已经转变为彻上彻下的军国主义,因此日本的外交方针、财政方针、教育方针,皆以国防计划为基本;外交成为军事交际,财政成为军需,教育成为军事训育 。戴季陶进而将堕落于“町人根性”并且操纵日本的军阀的真面目,加以剖析,并将日本军部的对华政策,作了如下的分析。他说日本的对华政策,不仅军部与外务省之间形成对立,连军部之内也分裂为“北进论”与“南进论”。前者由陆军军人所倡导,称为“大陆进取政策”,后者由海军军人所主张,称为“海洋进取政策” 。虽然如此,无论是海军或陆军,对于不希望中国统一,尤其不希望中国统一于革命 ,而对中国采取分裂政策,两者的见解是一致的。戴季陶对日本军部所采取的分裂中国的政策评称:“陆海军系的人,尤其是陆军系的人,他们对于中国一切的方针,向来是抱定一个进取的国防计划,所谓‘蝎形政策’,一切方法都从这里面打算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