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二部分 附录:论中国人的日本观4

淘书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size][/URL] 其他也有不用自然条件及其风土来探索日本的民族性,而是用社会构造及社会阶级来讨论的,如谢晋青的《日本民族性研究》就是一例。他认为在日本的社会中已经根深蒂固的封建的阶级制,养成了日本民族的奴隶性及服从性,并产生嫉妒、阴险、内部互相排斥互相怨恨的派阀性及煽动众人反叛的斗争性,又由于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其他也有不用自然条件及其风土来探索日本的民族性,而是用社会构造及社会阶级来讨论的,如谢晋青的《日本民族性研究》就是一例。他认为在日本的社会中已经根深蒂固的封建的阶级制,养成了日本民族的奴隶性及服从性,并产生嫉妒、阴险、内部互相排斥互相怨恨的派阀性及煽动众人反叛的斗争性,又由于土地狭窄,人口不断增加,促成他们的侵略性,这种侵略性是继承丰臣秀吉以来的历史的遗风,而其侵略的目标,是指向中国的,这是引起中国人严厉批评的地方。


三、戴季陶对日本的批判


戴季陶于1890年(光绪廿三年)生于四川,1902年曾在成都进入留日预备学校,1905年留学日本,进入日本大学法科,据称其长兄为了戴季陶赴日留学,卖掉三十亩土地,得七百两银子,充当其学费。留学日本期间取名戴良弼,1909年,在毕业前夕,因学费不继乃提前返国。至1948年去世为止,曾任上海日报及天铎报记者,亦曾创办民权报,协办建设杂志。他曾任孙中山先生的秘书,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政治委员、宣传部长、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政治部长、中山大学校长、考试院长等职。

戴季陶的日本观,就像他在三民主义的解释中所说的一样,是继承孙中山先生的主张的。但是他与孙中山先生所不同的地方是,孙先生对日本始终抱着好感及寄予期望,而戴季陶的文章,其出发点多出自批评与抗议,这是因为戴季陶是活跃于民国时代,此时日本帝国主义的野心已经明显地暴露之故。戴季陶于1911年在上海创办民权报,1912年,他将其论说辑成《戴天仇文集》,在文集中,对日本即作了如下严厉的批评:


日本者东方之德意志也,其国力既足以自保而有余,而以人口增殖、地方限制之故,绝不能不为对外之扩张也。琉球并吞矣,台湾占领矣,高丽亦亡矣,则其势之所趋,必进而侵略中国内部,亦势之使然也。


他又说日本对朝鲜“夺其地,亦已甚矣,而更以种种手段,虐其人民,物极必反,吾殊为日人忧也”,他认为“南满一带,步朝鲜之后也,瞬息间事耳” ,所以他预料将来中国与日本之间的大冲突,不能避免。他肯定地说:“日人之极力以从事大陆之侵略者,非日人之幸也,非中国之忧也,是日本帝国衰微之待兆也。” 戴季陶断言,中国必能恢复独立,而朝鲜及台湾亦必能继其后。戴季陶的日本观的出发点,一方面固然继承着孙中山先生的对日批评态度,一方面却代表了比孙先生更年轻一辈人士的那种愤怒的心声。他的愤怒主要是针对“彼三岛之无智文盲,近眼政客辈” 而发,充分显示他极端轻视日本的这些政客。戴季陶似乎极为愤恨日本在中国革命之际,一方面同情革命军,另一方面则协助清朝压制革命军的这种欲坐收渔人之利的态度 。

对日本满腹愤恨的戴季陶,曾随从孙中山先生几次前往日本,并会晤桂太郎、犬养毅等知名之士,加深了他对日本的认识。他将对日本的认识于1917年《民国日报》及1917年的《建设杂志》上分别以《我的日本观》及《日本观察》为题,发表其观感。为了充实论文内容,乃继续搜集资料,并从历史的角度上加以分析,尤其他将《我的日本观》加以补充,而撰写完成的是大家所瞩目的《日本论》。该书于1927年撰写完成,次年春天出版。

戴季陶在《指日本政治方针之误》中所说的中日间的大冲突的第一步,终于在1928年发生,这就是济南事件,真是不幸而言中。他在《日本论》中,对于不可避免的日本的大陆政策及帝国衰微的待兆,在极端愤怒之中,作了很深入的分析,并带着幻灭感来描绘日本的大陆政策。他回顾了日本历史,并检讨日本的明治维新,他将孙中山先生对日本,尤其是对明治维新的期望及挚爱,以历史的观点,作了精辟的分析与探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