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二部分 附录:论中国人的日本观2

淘书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size][/URL] 关于中国人对日本人的看法,日人信浓忧人曾经将刊载于《宇宙风》及《生活周刊》等杂志中,有关中国人的日本游记或提及日本的民族性、风俗、习惯、文化等资料加以搜集,译成《支那人の见た日本人》一书(东京,青年书房,1937.11)。陶亢德亦编有《日本管窥》一书(上海,宇宙风社,19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关于中国人对日本人的看法,日人信浓忧人曾经将刊载于《宇宙风》及《生活周刊》等杂志中,有关中国人的日本游记或提及日本的民族性、风俗、习惯、文化等资料加以搜集,译成《支那人の见た日本人》一书(东京,青年书房,1937.11)。陶亢德亦编有《日本管窥》一书(上海,宇宙风社,1936.12)。上列两书,皆为代表中国“文人式”的对日本民族性看法的典型文献。

廖世承在《游日鸟瞰》中,提到日本的社会比中国安定,人民比较守法,国家所经营的产业、交通及卫生等颇为发达。他认为日本的长处在于他们工作认真,有不屈不挠的精神,大部分的日本人都很俭朴,能耐劳,奢侈的习惯不多。胡行之在《印象中的日本》一篇中,也说日本人极为刻苦耐劳,衣食住极为简单。罗牧在《日本人》一文中,说日本人很像“雪中之松”,不辞劳苦,认真、俭朴、神圣而严肃。像上列对日本人的看法,不胜枚举,是为中国人共同的日本民族观。

中国人对日本人的那种俭朴、勤勉的看法,大多依据他们在日本的见闻,或者与日本人的交往中所得到的感想而来。有人认为日本的民族性与武士道及宗教信仰有关,甚至有人从日本的国土、人口、激烈的生存竞争或优美的风景等自然环境及其他社会、经济因素去探索。例如傅仲涛在《日本民族之二三特性》中,是从宗教的爱国心及武士道来观察日本民族。他认为日本人那种认真努力的精神,是出于日本两千年来万世一系的忠君思想所养成的爱国精神,也就是说因一种宗教型的信仰心而来,同时也是受到六百七十五年的幕府武家政治决定性的影响而产生的 。又如把日本喻为“雪中之松”的罗牧,亦认为日本人的严肃认真是来自类似宗教信仰的爱国心。罗牧与傅仲涛的见解,与戴季陶在《日本论》中的见解很相似,他们可能是受到戴季陶的影响。

除上述一般文人以外,如官僚阶层中的右派或左派人士,都很重视日本军国主义中的天皇制度及武士道精神所占的地位,而认为日本人是勤勉的民族 。李凡夫曾以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批评日本为“军事的封建的帝国主义”,他的日本观虽与戴季陶不同,但是在他所说的勤勉而能干的日本民族的帝国主义的行动中,仍然投射着如戴季陶所说的“皇权神授思想”及武士道精神,这一点,两者的见解是一致的。

傅仲涛及罗牧等人既认为日本人的俭朴及勤勉是由来于武士道及爱国心,自然就会从好的角度去看武士道及爱国心,认为日本的民族性是尚武的、有为的、积极的、刚毅的,并称赞日本人富于进取。像这种认定日本人为勤勉俭朴、进取、刚毅、积极的见解,是为广大中国人之间的日本民族性观。相反的,如果从坏的角度去观察武士道及爱国心,则残忍、杀伐、性急、小器 ,或偏狭而自尊、傲慢、夸大的性格 ,为日本民族性的缺点,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清。自1928年发生济南事件(五三惨案)以后,由于日本的军事侵略及对中国人的种种残暴、虐杀的行为,使日本坏的一面,深深铭刻在广大中国民众的内心中。中国人对于日本民族的那种野蛮、残忍、易怒、自大傲慢的举动所发生的强烈愤怒的情绪,再经过抗日战争惨痛的受害,更加深中国人对日本人的坏印象。看到佩带军刀的日本人,会使中国人想起过去倭寇那种剽悍狡猾的姿态。

廖世承曾含蓄地说日本人过于严肃,缺少感情的陶冶及自由发展的精神 。罗牧也说他们好胜,患得患失的观念很深,器量小而偏激 。林语堂认为日本人的行动及国家生活,其本质与缺乏幽默感的德国人一样,不灵活,很迟钝,无趣而论理性,绝望而官僚性 。郭沫若也评日本人为器量最小而短见的民族,事前往往低估他人,而且容易轻举妄动,一旦事实到来时,也只能认识局部现象,看不到全体,事后又健忘,容易再踏覆辙 。孙中山先生也曾警告日本的政治家及军人,认为他们的眼光像豆子一般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