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二部分 第24节 尚武、平和与*生活2

淘书香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我们从前住在日本的时候,那时日本的人口没有今天这样稠密,资本主义没有今天这样成熟,由金钱造成的阶级区分没有今天这样明晰,生活没有今天这样困难。那时日本社会生活的情况,还保存着不少旧日的良好风习。凡是二十年前到过日本的人,都很知道的。便是在欧洲战争之前,京坂繁华已绝非日俄战前可比,但是社会的矛盾和裂痕,尚不如今日之甚。直到大地震之后,民众的心理随着生活动摇,才起了绝大变化。变化的方向可以一言蔽之,就是“由安定向不安定,由平和向不平和”。偏偏很奇怪,社会人心一天比一天向不平和方面恶化,而尚武的精神亦一天比一天消失。信仰心是比从前减少了,而一方面迷信却比从前加多了。反宗教的运动和无政府的倾向,刚刚与迷信的流行成一个正比例。经过二十几百年才嚼融了中国文明、印度文明,调和在日本人的血液里,造成一种特殊的趣味,现在这日本趣味却是一天破坏一天、一天减少一天。这一次我隔了六年后到东京,一切闻见,差不多有隔世之感。简单说:

一、日本人的自信力减少,由自信力减少,而社会的民族的裂痕,便一天一天扩大。因为信仰渐趋薄弱的缘故,迷信的增加却是五花八门,和三年前我在四川所感觉的,程度虽有不同,而方向完全一样。任何阶级都被打算的商业心理即日本人所谓“町人根性”支配着。

二、民族的信仰心减少,同时就是民族美术性的破坏,尚武精神、平和精神的低落。对于过去的感激、对于将来的希望越是崩坏,而对于现在的赏玩精神,也就渐渐崩坏。所谓“日本趣味”,在东京、大阪那样的大都市里面,差不多要看不见了。

三、平和的好美精神和赏美习惯,被一刻不停的斗争生活打破,社会生活失了平和性,而人生的内容,便一天比一天寂寞枯燥。生活的疲乏到了极度,自动的尚武变了被动的争斗。社会组织的缺陷一天扩大一天,于是全社会都充满着革命的恐怖空气。

这些是大都会的现象,然而在离都市较远的地方,还可看得见日本的本来面目。这些变动的情形,且放到后面再讲,现在先讲十五年以前日本社会的平和相。

日本民族是最欢喜清洁整齐的。他们的生活,一般都很有规律。又是一个最讲礼教的,他们的礼教,和中国老先生口头的性理,和早已变成僵尸的礼教、惰力支配着的中国社会截然不同。支配日本社会的繁文褥礼,比之中国,还要厉害得多。但是那些形式,还活泼泼地各自有它的效用,并不曾变成礼教的化石。

我们且先从日本人的家庭看起。日本人的社会是一个男权的社会,女子是绝没有地位的。所谓三从四德、贤母良妻这些道德标准,在日本是很确实地存在着,很生动地行使着。可是再没有像中国那样把女子关锁在后房里,不许与人见面的习惯。女子的言语行动,在一定的制度下面,是有相当的自由的。女子对于她的丈夫,是绝对服从、绝对恭顺。每天丈夫出门回家,必定是跪迎跪送,但是她这一种跪送,已经成了一种很活泼的自动的动作。女子所使用的语言和男子所使用的语言,在文法上、修辞上是绝对不同的。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很少听见有女子使用普通的简语。男子却是不同的,在社会交际上,中流以上的男子,他们有几种的交际语,这些交际语处处都相当的表现出男性。在很恭顺地向对方使用最敬语的时候,也处处很留意地保持着人格的威严。男子在幼年稚年时代的用语,已经很显明表现男子的独立性和自尊性。这种地方,学校和家庭里面都是很奖励的。在这样一个男女阶级最彰著而且悬殊的社会里面,却有一个很特殊的和中国不同的地方。我们且把它比较论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