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二部分 第22节 信仰的真实性4

淘书香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情死的事,更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有很多情死的人,不是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也不是为达共同的目的,而是为达所爱的对方的目的,很勇敢地积极地作所爱者的牺牲。他们的世界是很小的,只有相对的二人间的绝对的恋爱是他们的世界。他们为了这一个世界能够舍去一切世界。情死的事,不用说最多是在花柳社会,其次是社会阶级不同的男女间的恋爱。这两种境遇都是打算最多的境遇,而有许多的男女会把一切打算抛却,这一种“超世界间的性生活”,是堕落的、懦弱的、苟且偷安的、放纵贪淫的性生活社会中的男女们所意想不到的。热烈的性爱和优美的同情,这两重性的超性的生存意识,是引着他们走向死路去的动因。在中国的北地胭脂史上已经没有这种激越的性行供我们追怀,南朝金粉史上更看不见这种深刻的人生意义。在自杀这一种死的事实上看得出很丰富的生意来,是日本民族一种信仰真实性的表现。

至若在战争的历史上,可以给我们坚强而深刻的印象的事实更是很多很多了。这几年当中,中国国民战斗能力的确是增进好多了。我常说:“这十几年来国内的战争,在几十年回头一看,才可以晓得为了要训练国民战斗能力而设的真剑演习。其他一切个人的地方的乃至党派的目的,都不是要造成这种真剑演习不能不有的动力。而真正的目的,是目前的人们所不能知道的。”这个批评,我总希望它是真实的。但是生存的意义上如果没有一个大的革命,这一种战斗的训练对于民族能力的增加,功效是很小的。士兵们为了十几块钱,官长们为了升官发财、子女玉帛,把这些很小的打算做全部意义的战争,正是太过把生命看得轻了。古人说:“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这两句话或者说明的方法不完全,然而要在物质无常的上面建设精神常住,在小我的里面显出宇宙我的力量。实际些说,就是要离却了个体生死的观念而置重群众的生死。如果这样主义的战斗观念不彻底、不坚强,民族战斗力不会增加,打算的竞争当不起不容打算、不能打算的战斗。中国人在过去一千几百年当中,所以敌不过四围强蛮小民族的缘故,都是为此。这一回的北伐战争何以一到长江便生出很多破绽来?固然英国的压迫、日本的压迫,这两个大压迫是使我们失败的原因;而打不过腐败堕落的社会,破不了打算的因袭,更是我们的弱点之一。这一个弱点,是中国民族通有的,谁打得掉这一个弱点谁就成功。总理给革命军下的定义说:“一个人打得过一百人就是革命军。”这个话是真实的。我们要用精密一点的话来讲,就是“能把一切私的计算抛开,把永久一切的生存意义建设起来,从死的意义上去求生存的意义,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死的军队,就是革命军”。信仰的形式和内容有不同,而目的只是一样。一个民族如果失却了信仰力,任何主义都不能救得它起来。“要救中国,要把中国的自信力恢复起来。”这一个伟大而深刻的精神教育,在今天总应该有人明白了罢!

这几年来中国的思想界庞杂极了,但是我们看得出一个很大的进步来,就是从前一切战斗没有达到思想战争的地位。思想的战争只是限于思想的形式,不曾晓得思想就是生命,思想不统一,则是生命不统一,思想的不同,可以生出很悲惨激烈的战斗。这过去三年的经过,在十五年来民族战斗力训练之真剑演习上,加上更重要的意义了,现在训练到作战基本动力的思想上来了。思想不是纸上的空谈,不是不负责任的儿戏,是生命的中心。思想不变成信仰时,不生力量;不到得与生命合为一致时,不成信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