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二部分 第21节 今天的田中大将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田中义一早晚要组阁,这是我们在十年前就看见的。田中内阁的出现,就是长州藩阀的最后握权,这也是我们在十年前所看见的。而且在今天这一个时代,田中内阁的出现,不单在日本政治上是个必然的结果,并且也是全世界的反动倾向当中的必然事实。现在全世界的情况,在一方面是革命潮流的猛烈进行,另一方面就是反动政治的增长。英国劳动党内阁倒了便生出保守党内阁,德国在共产党压下去之后兴登堡便做了总统,美国的政权又落在共和党手里,此外意大利是法西斯党的木梭里尼 当权,西班牙是德维拉将军执政,“独裁政治是文明进步国家的当中最经济最有力的一个需要”,这一个声浪传遍了欧洲。从前议会政治论者所视为蛇蝎的迪克推多 ,在今天的政论家当做寻常茶饭。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日本当然也要应一应景的。

并且我们看日本前内阁的确也是不能维持,不单前内阁不能维持,和前内阁取同样的平和政策、调和政策的内阁都不容易维持的。这个理论和事实,讲起来话便很长。我可以简单说,在国际状态和国内产业状态紧张到了极度的今天,一方面中国的局面大摇大动,没有一点平静;一方面日本现存政党的基础,根本动摇。从明年五月的大选举,日本的选举权便要从三百万扩张到一千二百万。英国对中国取压伏革命的手段,大举出兵。俄国既掌握蒙古的政权,还要想垄断中国的革命。在这样一个情形之下,以和平而独立的外交政策为存在纲领的前内阁,无论是对内对外,都不能得人的满意,这是必然的趋向。田中义一出来之后,他要怎样干呢?我们没有确实的材料,不能随意悬揣。但是我们很看见,田中是要干的,不单他自己要干,四围的情形也要求他干,他的干法,从前已经有了成绩,有了榜样。他身边的人,依旧是从前那一套。他虽然不在参谋本部,而参谋本部依旧是在他的统率之下。不过是挂上一个政党领袖头衔,加了些摇旗呐喊的政客。而且从前一些北京关系的老人,板西 、西原 ,也都集到他的幕下。这样一个情形,他总要唱一出戏罢!

日本有一些人——与藩阀、财阀有关系的人,在前年去年,对于中国抱着一个假想,他们认定:

中国的政治如何变化,和日本有极密切的关系。中国的政治如果不能受日本的支配,是非常危险的。”但是从前所取操纵北京政府的政策,事实上失败了。何以会失败?便是中国事实上不能统一。以事实不能统一的国家,单想操纵一个京都的政治来支配全国,这是绝对办不到的。而且因此生出中国人民的反感,实际上反而受打击。从前的“二十一条” 的中日协约,就是一个失败的例证。即使没有“二十一条”,日本在中国的地位也不能小过今天,少过今天。而因为有了“二十一条”的名义,倒反而妨碍了实际利权的获得。以后对于中国,爽性不取操纵中央的办法而另开门径。但是有一个要点,就是如果革命运动成功,中国由革命而得统一,则必于日本不利。所以必须使中国革命势力不得统一。现在中国的各个势力当中,张作霖的势力是日本势力在中国的一个基础。但是中国绝不会统一于张作霖,此外藉英美势力而想作武力统一的吴佩孚也必然失败。在中国的势力,目前最确实的,就是广东的国民政府、长江的孙传芳、东北的张作霖、西北的冯玉祥。国民政府的势力向北,冯玉祥的势力向南,如果这两个势力把长江孙传芳、吴佩孚的势力打倒而得联络,则统一的国民政府成立,张作霖的势力始终是不能维持的。为应付这一个局面,日本应该要扶植孙传芳,有统一长江的势力,把孙传芳造成日本的第二个张作霖,以阻隔南北两个革命的地理上的连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