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二部分 第20节 昨天的田中中将4

淘书香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size][/URL] 在前面叙述里面,我们应该了解最近若干年中,日本军阀和中国政治社会一切变动的直接间接的关系。我们看得出一个民族的生命,最要紧是它的统一性和独立性,而这统一性和独立性的生成,最要紧是在于它的自信力。一代的政治运动也是如此。如果一个团体、一个团体的运动,乃至一个政治家的活动,失却了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在前面叙述里面,我们应该了解最近若干年中,日本军阀和中国政治社会一切变动的直接间接的关系。我们看得出一个民族的生命,最要紧是它的统一性和独立性,而这统一性和独立性的生成,最要紧是在于它的自信力。一代的政治运动也是如此。如果一个团体、一个团体的运动,乃至一个政治家的活动,失却了统一性和独立性,失却了自信的能力,结果一定是失败。不单是失败而已,因为这一种没有统一性、独立性的运动在社会各种阶级各种组织上面,只有生出无目的破坏而一败不已,失却“自动力”的社会,任何道德、任何制度都不能建设。日本民族之所以强与中国民族之所以弱,完全以此为分际。总理这四十年的努力,要点在何处呢?就是要唤起中国民族的自信心,造成中国民族的统一性和独立性。革命是创造的、是建设的、是独立的、是统一的;三民主义是自信心的保障,是独立性和统一性的保障。中国人不能彻底接受三民主义,就是因为“不自信”的缘故。

任何帝国主义在中国能够操纵,都是利用中国人的这种弱点。不单是帝国主义者,一切外面的势力能够侵入中国,来压迫中国的民众,捣乱中国的政局,或是拆散中国的社会,其根本的原因都是在内而不在外的。袁世凯以下,若冯、若段、若张、若岑,乃至今天已失败的吴佩孚 ,在失败中的孙传芳 ,一切等等,他们的特质在哪里?就是原是一个中国人而没有中国人的自信,只能作依草附木的生涯,只能倒向外国人的怀里去。我们看中国青年这几年来,的确是觉悟了,动起来了。由中国的文学革命一个口号所提起来的青年自觉,的确有很强的自信力含蓄在青年们的思想里。但是一个朦胧的黎明运动,一旦由中国民族独立运动的意识变成受外国支配的意识的时候,他的自信力便完全消失,而独立性和统一性便完全失却。由思想上的缺陷生出实际的缺陷。这些走错路的青年,以为中国的革命可以在外国支配之下来成功,正和政学系研究系在民国四、五年倒袁运动时候,倒向日本人的怀里去没有两样。

我们看看日本的维新。在思想上,中国人普遍总晓得日本人是受西洋很大的感化。法国的自由民权说,鼓励日本的维新;而德国的军国主义思想和制度,成就日本的维新;但是始终日本的重心是日本,日本的基础,是建设在日本。巴黎并没有能够指挥日本,柏林也并没有能够指挥日本。如果有了这一天,就是日本的亡国,并且会是亡种。我们再看俄国的革命怎么样。德国的思想在任何方面都供给俄国以很重大而紧要的资料。并且俄国1919年革命的发动,还是起自柏林。然而一旦成为俄国革命的时候,俄国的一切都是支配自己。俄国的革命党立刻建设起一个革命中心的莫斯科,他们不单要支配俄国,还要支配世界。柏林是不能支配俄国的。“堡”的地名,都变成了“格拉德”,乐用外国语的陋习也改变为歌颂俄国语了。以共产主义、世界主义相号召的俄国革命是如此成就的。土耳其的革命更是明显了。这一种亡国的精神状态,真是可伤呵!

即以用客卿一件事论,我们看得很明白。在交通发展的时代,凡是建设新国,绝没有不取材异国所能成功的。但是有一个绝对条件,就是自己去用它。日本维新建设的内容,并不是靠日本人的智识能力去充实起来,而是靠客卿充实起来的。军队是德国人替他练的,军制是德国人替他定的。一切法律制度,在最初一个时代,差不多是法国的波阿索那德顾问替他一手造起的。然而指挥、统制、选择、运用,都是在日本人自己。当初总理是最主张用客卿的。自南京政府时代,直至最后,没有一次总理执权的时候不用客卿,然而终是总理用客卿而不能看见有被客卿所用的事。却是北京政府就不然了,我们看北京政府下面的客卿有两种,一种是由条约上的关系来的,这不是客卿,而是外国派来的统监;一种是自己自由聘定的,这就只有请他们坐在那里:永远是顾而不问。前者证明北京政府的懦弱,后者是证明北京政府的腐败。我可以断言,今后我们要革命,必须要用客卿,不单要用,而且要用很多。然而如果不是用客卿而被客卿所用,就是自杀,更深一层说,如果不能造成一个有任用客卿能力的政府,没有具备这一种能力的领袖,我们的建设是绝对不能起的。现在我们很看得见,国民党同志当中有两种大毛病,一种是拜倒在客卿门下,一种是绝对不敢用客卿。前者是没志气,后者是没能力。没志气的人不足以革命,没能力的人不可以革命,这是很的确的论断。

我们追想民国五、六年在东京的田中中将和在中国的青木中将,又想起这几年的莫斯科政府和在中国的鲍罗庭 ,真是不胜感慨系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