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二部分 第19节 秋山真之3

淘书香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回到冈本旅馆,用电话向金生馆定好了房间,嘱咐旅馆给我把行李移去,出来便去看田中中将。他住的是一间和洋折中式相当的华屋。书斋里面很精致地排列着许多书橱,金光炫目的书籍插满一室,当中放着一张洋式书案,和秋山那一个中国古代式的乱七八糟的书房是大不相同的。我走到他的书房里之后,田中还没有出来,我一人坐在书房里等,看见他壁间挂着一副泥金笺的簇新的对联,是张勋新送的,上面题着“田中中将雅正”,下面题着“弟张勋拜书”,对文我是记不得了,大约不见得会是张勋的亲笔。虽然在那样的时候,看见这副对联,不能不有种种联想,然而文字应酬,是中国人的通常习惯,我也不很以为奇怪。等一会儿田中中将出来了,他看见我注意看张勋的对联,似乎是很不安的样子。寒暄既毕,他自归自急急的尽管讲他如何反对中国的复辟运动,如何特意为此去见张勋,叫张勋千万不要复辟,越说越长,越长越奇。我绝没有说他和张勋有关,没有疑他叫张勋复辟,然而他如此大费唇舌地辩明,真是一件妙事。但是见这两位中将之后,我对于时局的观测,已经得了不少的基础。人也倦了,时候也晚了,我就回到金生馆。

我一到金生馆的门口,就看见绝不是寻常日子,门前是车如流水马如龙,一望而知这里面有活动人物住着。住定了之后,细细问旅馆的主人,原来“日本的中国复辟党”都聚会在此地,肃王派、恭王派、宣统派的领袖都齐了。满清倒了之后,清室的亲贵们只有藏着过安乐日子,哪有一个人有什么复辟的勇气。所谓复辟党,在中国人中除了张勋、升允之外,恐怕就只有吴稚晖先生 之所谓老鼠精一派的古董骗子。所谓复辟运动,只有在日本才有,只有日本的几个北京浪人、满洲浪人,才是整天兴风作浪。此时正是他们大举兴师的时候,听说是大仓组 拿出二百万运动费给他们,所以摆得出车如流水马如龙的架子。

当晚我就写了一封很详细的报告寄给总理,我的调查任务算是达到了目的。在东京住了三四天,便动身回上海。等我刚离了东京,一两天内,东京湾便发生很大的海啸,飓风把海水卷起,筑地一带变成泽国,街上都用小船搬置人物,秋山中将之所谓天灾,大约就指此了。及我回到上海,张勋的复辟已经发动,报上已经满载着封王封侯的记事。可是刚刚三天,马厂兵到,一场皇帝梦依然如梦幻泡影,这就是秋山中将之所谓“北京有国体变更,不过三天,必然失败”。但是何以他能够如此灵验,说得一点不错呢?总理说:“秋山中将是日本第一个海军的学者,他对于气象的学问本来有专门的研究,而海军军令部是不断地接受各国各处天文报告的,何处发生飓风,这风有多大的力量,几时可到东京湾,他是应该计算得出的。他是政府中最高的当局,他明明白白晓得种种的消息。他在主义上,对于张勋之所为,是反对的,我们去问他,他既不能不告诉我们,而他的职责上,万不能随便讲话,所以只好假托神仙,从静坐默念的当中显示他的意见。”

对了,这一场公案,我们得到最正确的解释了。只是现在想起来,“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小二不曾偷”两句话,确实有此意义。只可惜秋山中将这样一个天才,这次和我相见时,已经得了不治的癌症,不到六个月便作了古人。陆军的桂太郎死了,海军的秋山真之死了,日本海陆军中,现在恐怕再没有一个有意识的人才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