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一部分 第16节 军国主义的实际1

淘书香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size][/URL] 在世界大同不曾成就的时代,说国家是人类生活的最高本据,这句话恐怕不太适当吧。无论帝国的主义如何,既然是国家,就不能不受“国家是武力造成的”这一个原则所支配。古人讲政治,说是“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孙子论兵,说是“兵者,国之大事”。所以说到建国,绝不能离开兵力。不单不能离开兵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在世界大同不曾成就的时代,说国家是人类生活的最高本据,这句话恐怕不太适当吧。无论帝国的主义如何,既然是国家,就不能不受“国家是武力造成的”这一个原则所支配。古人讲政治,说是“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孙子论兵,说是“兵者,国之大事”。所以说到建国,绝不能离开兵力。不单不能离开兵力,而且若不是举国的民众在一个意志的下面团结起来,认定军事是“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上下一心,作真剑胜负的预备,是决计不成的。日本建国的思想,在前几章已经讲得很明白,他是在一种“民族的宗教信仰”下面统一起来的新兴民族。他们把古代的“满津里古登”(政治)复活起来了,他们所信仰的,是男性万能的君主神权,是武力中心的统帅政治,而“祭祀”,是他们理论上的政权出处。在这样一个国家组织之下,又当四围环境恶劣至极之时,其由封建政治一变而为军国主义的近代帝国,这是毫不足奇,而且在当时也是很应该的。

日本民族在现代总算是强盛起来了。虽然在文化上,西洋诸国不过晓得日本是一个富于温泉而风景秀丽的地方,是一个以仇讨和情死为道德中心的民族,而同时把“浪子样”看成日本社会伦理的标准,把“日本文化”和“小儿玩具”看成同等的东西,然而到底不敢轻视日本的国力和民族力。从东方全体来看,日本维新的成功,的确是有色人种觉悟的起点,是东方民族复兴的起点。前面几章,把日本“祀”的起源变迁大约说过了。就戎的方面来看,日本是怎样的组织呢?这也是我们不十分留意的。

军国主义这个东西,不仅只是一个思想上的表现而已。如果它仅只是一个思想的表现,绝不能成就一个伟大的势力,一定要成为一种制度。这一个制度,是以军事组织的力量作政权的重心,一切政治的势力都附从在军事势力之下,一切政治的组织都附从在军国组织之下,必须这样,才能成为军国主义的国家。如果不然,即使拥有很多的兵,我们不能说它是军国主义的。譬如英美那样帝国主义的大国,我们不能承认它是军国主义,而黑山国那样一个小国,是很的确的军国主义。这一个道理,很多人是认识错误的。

日本军国主义的组成要点何在?我们第一要看它军权、政权是统一在什么地方,所谓统治权的行使,是握什么机关之事,国防、外交、财政、教育、工业这几个重大的政治机能,是如何运用。第二要看军队组成的制度如何,壮丁训练的普及程度如何,动员的设施如何,社会的风纪如何。我们要能够从这两点仔细观察时,就可以晓得,到日俄战后几年止,日本的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军国。虽然是开设了议会,制定了宪法,然而政权的重心完全是在军事机关,操纵政权的主要人物完全是武人,议会不过是调剂民众势力与军事势力的机关。内阁的主要任务,是以民众意思和统治者意思两个重要事实作基础,从实际工作上打理政治的分工合作,使军国的企图能够确实成立。而且就整个政治机能上看来,内阁的权能实在薄弱得很,与其说它是内阁,毋宁说它是最高行政会议;再从财政上看,统制分配的基础,完全是军国的利害,而不是国民经济的利害,分配的实际,是把军费作为主要目的,其他一切政费都不过是剩余分配的地位。皇帝的称号恐怕不能确实掌握军国,于是再加上陆海军大元帅的称号。军令机关以大元帅幕僚的意义,完全独立于内阁之外,直隶大元帅之下,不受政治上的任何动摇。掌握政治中枢权能的枢密院,在一方面是皇帝的政治幕僚,另一方面是政权的最高集中点,而实际上却是军令机关的政治代表处。外交方针、财政方针、教育方针都以国防计划为基本,所以外交是军事交际,财政是军需,教育是军事训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