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一部分 第2节 神权的迷信与日本国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各个民族,都有许多特殊的神话,在历史上是很有价值的。日本人向来也有一个迷信,以为他们的国体,他们的民族,是世界上哪里都找不出来的,是神造的。皇帝就是神的直系子孙,所以能够“万世一系天壤无穷”。自从欧洲的科学思想输进了日本以后,那些科学家,应该渐渐和迷信离开,把这种神话用科学的研究法来重新整理了。却是学者里面,现在还有几个靠迷信过日子的人,把这些神话照样认为是一点不错的事实。从前我有一个先生,是国法学专家,名叫笕克彦 。论他的学问呢,的确是渊博精深。而且从前他给我们讲宪法学的时候,他的思想,确是很进步。我个人的思想上,受他的启发不少。那时他的法理学,在重法文而轻理论的当时日本法律学界,有很彰著的革命色彩。后来一点一点的向迷信一边走,近年来的著作,差不多完全是神话。而他对于这些神话,绝对不用实证的考古学上的研究,只一味用自己的思索,在上古传来的神话上,加些自己的哲学理论,使那些神话,更加神秘些。听说在法科大学上讲堂的时候,开讲要闭着眼合着手,对他幻想中的“祖神”表一番敬意。讲完了的时候,亦复如此。细细考察起来,原来他的祖父,是神社里的神官。他这迷信系统,就是从那里来的。还有一个专门主张侵略满蒙并吞中国的内田良平 ,他的父亲,也是神官。此外陆海军军人里面,迷信“神权”和“神造国家”这些自尊自大自囿的传说的,不晓得有多少。

就表面上看来,日本最盛的宗教是佛教,其实日本统治者阶级的宗教,却是神教。神教的信徒,很多极力排斥佛教。为此而不遗余力的人,他们的理论,大概和韩退之一类,以排斥外来思想为主要目的。然而佛教的僧侣,绝没有敢否认神教的。有些附会穿凿的调和者,不是说某神即是某佛,便说某佛即是某神,这也是表现宗教之政治的地位和关系,各国都常有相类似的事实的。日本人迷信他们的国家是世界无比的国家,他们的皇室是世界无比的统治者,他们的民族是世界最优秀的“神选民族”。这种思想,都是从神教的信仰产生出来的,其实也不过是宗法社会里面崇敬祖宗的道理。笕克彦博士说:“日本的国体,是万邦无比的模范国体,无论到什么时候,绝不会有人来破坏国体的。日本国体的精华,就是古来的神道。日本国家的权力,就是神道唯一信仰的表现。天皇就是最高的神的表现。爱神、敬神、皈依于神,以神表现的力量,就是天皇的大权。”这些思想本来也不是笕博士自己所发明,不过新式的法学家里面,要算他是一个专讲国粹的人罢了。

上面所讲的那些传说,不用说是发生在日本有文字以前的。自从中国文化和印度文化输入日本以后,外来的制度文化,成了日本文化的基础。日本的国民,不是皈依释迦,便是尊崇孔子。后来渐渐文明发达,组织进步,国家的力量,也就强大起来。丰臣秀吉 打平了国内群雄,战胜朝鲜,日本的武功,已经到了极盛时代。德川氏 承续丰臣氏的霸权以后,政治文物,灿然大备。传入日本千余年的印度、中国的思想,已经和日本人的生活融成一片。于是日本民族自尊的思想,遂勃然发生。有一个有名的学者,叫做山鹿素行 ,在这民族自尊心的鼓荡里面,创起一个日本古学派。这个日本古学派之学术的内容,完全是中国的学问,并且标榜他的学问是直承孔子。他对于中国儒家的学说,连曾子以下,都不认为满意。对于汉唐宋诸家,尤其对于宋儒,更抨击无遗,以为宋儒的思想,是破坏孔子之道的异端。但是他却借了中国的学问来造成日本民族的中心思想。我们看他的著作,就晓得在方法上、理论上,都没有一点不是从中国学问得来,没有一处不推崇孔子之道,而精神却绝对两样。他是鼓吹“神造国家”、“君主神权”。山鹿氏所著《中朝事实》一本书里面,把他的思想根据,也就发挥尽致了。再从另一方面看,日本民间的信神思想,一方面受着中国思想的影响,一方面受着佛教思想的感化,随日本统一的国力发展,渐渐脱却了地方色彩,生出国家的色彩。而这一种新国家色彩,又由宗教的信仰和文学美术的陶融,赋予较为优美高尚而有力的世界性和社会性。后来日本种种进步,都要算是这一个时代的产儿。那些传说,是什么东西呢?不用说,就是中国“子不语”的“盘古王开天地”、“女娲氏炼石补天”。我且把《日本古事说》 里面开天辟地的一段,译了出来,别种传说的内容,也就可以即此类推了。

天神下了一个诏书给依邪那岐命、伊邪那美命两位尊神,要他把那个飘荡的国土修理坚固,又赐他一根“天沼矛”。这两个尊神

领了诏书,站在天浮桥的上面,把“天沼矛”往下面海水里一搅,抽起来的时候,矛尖上的海水滴了下去,积了起来使成了一个岛,这就叫做淤能碁吕岛。

这一种传说,我们从它的象征研究起来,很容易明白是由男女生殖观念发生出来的,天沼矛就是男子生殖器的象征,而这一篇故事,无非是表现“男女构精,万物化生”。在古代思想里面,几乎没有一个民族没有这一类的信仰,而在男系家族制度扩大起来的日本统治组织上面,更是很自然的事实,绝不足奇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