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说日本 第一部分 导读1

淘书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size][/URL] 在中国,凡是研究日本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美国学者鲁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的,然而日本的有识之士却认为:外国人撰写的日本文化著作中,有一部可以凌驾于《菊与刀》之上,这就是戴季陶的《日本论》。 《日本论》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虽然没有严密的逻辑概念体系,作者却凭着对日本入木三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0.html


在中国,凡是研究日本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美国学者鲁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的,然而日本的有识之士却认为:外国人撰写的日本文化著作中,有一部可以凌驾于《菊与刀》之上,这就是戴季陶的《日本论》。

《日本论》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虽然没有严密的逻辑概念体系,作者却凭着对日本入木三分的了解和通透的见识,删繁就简,直取日本文化神韵。相比之下,既没有到过日本、也不懂日语的本尼迪克特的日本论,不能不显得有点隔靴搔痒、拐弯抹角。当年国民党元老胡汉民曾这样高度评价《日本论》:“大抵批评一种历史民族,不在乎说他的好坏,而只要还他一个究竟是什么?和为什么这样?季陶先生这本书完全从此种态度出发,所以做了日本人的律师,同时又做了他的审判官,而且是极公平正直不受贿托,不为势力所左右的律师审判官。……这一种科学的批判的精神是我们应该都提倡的。”确实,假如要在20世纪的中国寻找一个最懂日本的人,这个人恐怕非戴季陶莫属。

戴季陶是国民党元老,在政治主张上曾提出过比较反动的理论,即所谓的戴季陶主义,但他之所以能够扮演首席“知日家”的角色,当然是多种机缘凑合的结果。除却其他因素,或许还要归功于他既是才情横溢的文人,又是老谋深算的政客,这样一种特殊的身份与知结构识。文人才子看日本,比较感性,虽然敏锐,却容易受性情与趣味的左右,变成一厢情愿的自说自话;政客看日本,比较现实,虽然务实,又容易将复杂的问题功利化、简单化;只有兼具两者之长的人,才能既入乎其中,又出乎其外,真正看破日本的庐山真面目。

《日本论》一上来就拿日本的神权迷信开刀,显示了高屋建瓴的眼光。从世界各民族都有自己的创世神话这一普遍的精神现象中,戴季陶看到了日本神道的特殊表现形态:神道与日本的国体有一种宿命性的连带关系和与时俱进的力量,犹如一个挥之不去的幽灵,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发挥作用,起着凝聚整个民族的作用。戴季陶这样勾勒日本的精神史:

神秘思想成为日本人上古时代国家观念的根源,这是毫不足怪的。到了中古时代,中国的儒家思想和印度的佛教思想占了势力,那一种狭隘的宗族国家观念已经渐渐消沉下去。后来日本人咀嚼消化中国文明的力量增加起来,把中国和印度的文明化合成一种日本自己的文明。这时日本自己统一的民族文化已经具备了一个规模,当然要求独立的思想,于是神权说又重新勃动起来,……此时他的范围已经扩大了许多,从前只是在日本岛国里面主张神的权力,到得山鹿素行时代更进一步,居然对于世界主张起日本的神权来了,日本的明治维新就是神权思想的时代化,所以他们自称是王政复古。

面对这样一个令人生畏的存在,戴季陶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他看到,日本直到现代还没有完全脱离君主神权的迷信,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后来发生的一切,完全证实了戴季陶的判断;另一方面,正是这种神权迷信,构成日本人“自信心”与“信仰力”的核心,在鼓励全民团结一致、奋发进取上,起着任何东西都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使日本在国际生存竞技场上占据了一个优先的位置。而一向以中国上国自居、不思进取的中国,缺少的正是这样一种品质,最后一度陷于悲惨的绝境。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戴季陶一再呼吁中国人克服妄自尊大的心理,正视日本民族的伟力:

他们以赤条条一无所有的民族,由海上流到日本岛,居然能够滋生发展,平定吐蕃,造成一个强大的部落,支配许多土著和外来的民族,而且同化了他们。更从高丽、中国、印度输入各种物质的、精神的文明,而且能够通通消化起来,适应于自己的生活,造出一种特性,完成他的国家组织。更把这个力量来做基础,迎着欧力东侵的时代趋向,接受由西方传来的科学文明,造成现代的势力。民族的数量,现在居然足以和德法相比。在东方各民族中,取得一个先进的地位。这些都是证明他的优点。我们看见日本人许多小气的地方,觉得总脱不了岛国的狭隘性。看见他们许多贪得无厌、崇拜欧美而鄙弃中国的种种言行,又觉得他们总没有公道的精神。可是我们在客观的地位细细研究,实在日本这一个民族,他的自信心和向上心,都要算是十分可敬。

戴季陶对日本文化的论述深深嵌入对方的肌理,有一种令人欲罢不能、常读常新的魅力。比如“武士道”作为神道的鲜活载体,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作日本民族精神——“大和魂”的代表,披着庄严而神秘的面纱,成为日本人心目中不言自明的真理,到后来连日本人自己都弄不清所以然。戴季陶以洞察历史之眼,还原了武士道的本来面貌。在他看来,武士道的产生,从根本上说,是生存竞争与家系保存的需要,当时日本藩国林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