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近30所打工子弟学校将关停 涉及近3万学生

songkehao 收藏 0 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学校没了”


涉及大兴、朝阳、海淀近3万学生;朝阳教委称将全部予以安置,海淀和大兴教委暂未回应


两天后,是海淀东升乡打工子弟学校———新希望小学原定的开学日,而今,这处800多名孩子的校舍,只余下一地瓦砾。


8月10日,因租房合同到期,新希望小学办校用地被东升乡科技管理站收回,校舍全部拆除。


据了解,自6月中旬起,大兴、朝阳、海淀近30所打工子弟学校相继收到关停通知,涉及近3万名学生。


校方称申办许可证未获批


“已经办学十年,就这样说关就关了”,大兴区西红门镇团河实验学校校长杨女士面带愁容。


6月9日,团河实验小学560多名学生考完试走出校门时,均收到了一张告知书。告知书称,“经检查,团河实验小学在违法建筑内非法办学,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于2011年6月20日取缔该学校,请各位家长停止预交下学期学费。”


此后,大兴区十多所打工子弟学校相继接到关停通知。没有办学许可证、房产证,校舍为违法建筑,存有安全隐患,是这些学校被关停的共同原因。


“从2006年开始,区里就没再给哪家打工子弟学校发过办学许可证。”杨女士称,学校自2002年开办后,她曾多次向各级教委申办办学许可证,但一直未获批。


杨女士称,目前,大兴不符合办学标准的学校至少有17所,此次关停后,一万余名外来务工者子女将面临失学。


市教委表示不太了解情况


与大兴情况类似的还有朝阳和海淀的多所打工子弟学校。


“今年6月底,学校因为合同纠纷,被村委会停水停电。”海淀区红星小学谢校长称,8月9日上午,校方和房东接到海淀区法院的电话,“法官告知房屋与土地将被强制收回。村委会的人则当场将房屋拆毁。”


长期关注打工子弟学校发展的公益律师田坤说,当前北京还有100多所不符合办学标准的打工子弟学校。对待这些学校,不同区县采取了不同的监管政策,但陆续关停、分流学生,乃是一致的政策方向。


昨日,就多所打工子弟校关停一事,市教委表示是各区县的事情,他们不太了解情况。


朝阳区教委相关负责人称已做好充分准备,绝不让一个被关闭学校的孩子失学。海淀区和大兴区教委则暂未给出回应。


■ 个案


打工子弟校:转正只能是一个梦


“想不通,开办打工子弟学校十多年,我一直觉得做的是好事,是善事,但总是被驱逐”,团河实验学校校长杨女士双眼通红。


杨女士介绍,学校2002年开办,起初只是租用了百多平方米的几间房。2003年,按镇教委的要求,杨女士租下这块近4000平方米的村集体土地,并自行修建18间平房作为校舍。


汶川地震过后,大兴的打工子弟学校按教委要求,加固了校舍,增加了设施。去年,大兴区育红学校更是新盖了两层楼的校舍,配备了摄像头、消防设备,还在每个教室里装上了空调,听说花了200万元,但刚用了一年,就被要求关停。


“原大兴区委书记也来我们学校视察过,说办得不错,可以申请办学许可证。”杨女士称,当时很高兴,但去教委申请了数次,都没有获得批准。2006年,北京多个区县停止向打工子弟学校发放办学许可证。


按《北京市中小学校办学条件标准》的“基本标准”规定,校园面积至少要达到15000平方米,校舍总使用面积至少3587平方米,其中体育场地应当满足相应学校规模所需的至少200米环形跑道等。“说真的,这些条件,没有哪家打工子弟学校能达到,转正只能是一个梦。”杨女士说。


■ 善后


朝阳


两种方式分流学生


据介绍,朝阳采取两种方式分流学生:如果分流孩子可以办理现居住地的《借读证明》,就可进入公办校免费就读;如果没有借读证明,教委会将孩子分流到教委委托办学的学校。今年的收费标准为350元/学期,教材免费。


博雅小学作为东坝附近的一所政府委托办学学校,昨日临时成为该地区关停学校的学生家长咨询地,5所委托办学学校在此接受咨询。家长填写一份孩子的情况说明表,表明就读意向,将表格交给有关接收学校。此后,由学校通知家长接收情况。


朝阳教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原则上将最大限度满足家长的就读意愿,如委托办学学校接收名额已满,将由教委出面协调其他学校。


不过,被关停的蓝天实验学校校长竹道静认为,仅东坝地区被关停的4所学校,学生总数就达到3900多人,委托学校的接收能力肯定不足以完全分流学生。


对此,朝阳区教委有关负责人承诺,区教委保证接收学校有充足的接收能力,绝不让一个被分流学生失学。


海淀


凭“五证”申请公立校


与朝阳区不同,海淀区红星小学、新希望小学关停后,其所在地东升乡政府工作人员告知家长,要求家长自行办理“五证”,随后可向公立学校申请入学。


所谓“五证”是指,家长或监护人持本人在京暂住证、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在京务工就业证明、户口所在地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全家户口簿等证明、证件。


“‘五证’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是一道高门槛。”多名学校负责人直言,打工子弟学校学生的家长,大多是菜农、商贩、临时工,甚至不少靠拾荒为生,根本无法做到“五证”齐全。


截至昨日,红星小学1400余名学生中,只有70余人的家长办齐“五证”,申请进入公办学校。新希望小学800余名学生中,只有100余人申请。


“还有100多名学生家长,无奈地表示要把孩子送回老家,剩下的600名孩子,还不知道学校已经被拆了。”新希望小学校长肖先生说。


■ 专家声音


控制人口不应把板子打在孩子身上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关停、拆除打工子弟学校,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北京不断关停这类学校,也并非教育部门的单方想法,而是利益需要所推动的结果。


储朝晖说,在如何处理打工子弟学校的问题上,解决得较好的是上海,由政府出钱收购和开办打工子弟学校,外来务工者子女无障碍入学等措施,都值得北京借鉴和学习。


他表示,对于此次关停的学校,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应采取“关停就要接收”的措施,安置好数万名学龄儿童,而不应提出“五证齐全方可申请进入公立学校”这一高门槛的接收政策。


不过,他说,当然,无条件接纳因关停而失学的孩子,并不意味着将北京的教育资源门户大开,而是将此次失学的孩子与此后新进北京的打工子弟区分开,对于后者,仍可实行如“五证”齐全方可申请入学等此类政策。


储朝晖表示,“五证”齐全的入学政策有一定合理性,但缺少人性化。而北京实行控制人口相关政策,不应把板子打在孩子身上,打在教育身上,要打也应打在劳动就业等部门身上,让来京务工政策更合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