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一章 最后的时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2008年5月20日清晨,习惯早起中国网民,打开电脑,在各大主流网站均发现一条消息

“某国HC3218从巴西里约热内卢飞往东京的航班,飞行5小时后,在太平洋上空失事,事故原因不明,机上包括机组人员在内525人下落不明,成为单机次人数最多的空难,相关各国正在全力搜救失踪人员。

据悉,机上共有中国公民12人。中国外交部已经敦促有关各方全力营救中国公民。

中国政府将密切关注事态进展。”


至2008年5月26日,飞机失事事件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一条结论性的报道出现在媒体上:“HC3218航班失事后,经相关各国全力搜救,已有387人获救,其他人员下落不明,机上12名中国公民有10人获救。时间已经过去一周,失踪人员已无生还可能,相关各国已经停止海上搜救,转入理赔程序。”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航空史上机上乘客最多同时也是获救人数最多的空难事件,除了遇难者亲属会刻骨铭心永远记住这一天,更多的人,只是把这当做每天发生的各种暴利、战争、污染、灾难等新闻事件中的一件,慢慢的淡忘了……


--------------------------------第一章正文-----------------------------------

2008年5月19日北京时间14点28分,被中国政府定为四川地震遇难同胞举国默哀三分钟时刻。同一时刻,当地时间18日凌晨3点28分,柳明全在他下榻的宾馆里,坐在床上一个人默默进行了哀悼。

哀悼完毕,他已经没有了睡意,去卫生间冲了个澡,然后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国。


当地时间,晚上8点,巴西里约热内卢国际机场,一架巨大的客机缓缓滑出等待区,开到起飞等候线等待机场的起飞指令。

这架客机已经是第二次进入跑道等候了。

上一次是5个小时以前,飞机正在向起飞跑道滑行,接到指令又返回到等候区,原因不明。全体乘客被要求下飞机等候。

晚餐的时间,机场给每个乘客发了一份汉堡和咖啡,再无任何消息,广播里只是一遍遍的播送抱歉的通知,并不做任何解释,有些好事好动的候机者询问机场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也是,听广播通知。

从太阳偏西,到天空渐渐变暗,直到全部黑下来,没有一架飞机起降,乘客变得越来越躁动不安,甚至有乘客以大声争吵来发泄不满。


终于,从候机楼宽大的玻璃窗上,看到有飞机闪着夜航灯降落下来,乘客觉得有希望了,一些原本安静的乘客也开始骚动起来,更多的人则在竖着耳朵听登机广播。

这架飞机终于在等候5个多小时以后,再次滑向跑道。

给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读书的女儿发了条短信,“靖儿,飞机又一次进入跑道,准备起飞了,但愿这一次不会再回来。”同时,把短信转发给远在青岛的爸爸。随后,就将手机关闭了。


飞机上广播里传出机长的声音,“对于航班的延误,我们深表抱歉,相信在未来的飞行中,能给你带来愉快。”

接着,乘务长提醒乘客坐稳并扣好安全带,乘务小姐逐一检查乘客,同时报以甜美的微笑。


柳明全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安全带,没有问题,顺便瞥了一眼在自己前面两排上方的行李箱。行李箱盖是扣好的。

本来,柳明全的座位是在他行李箱的下方的。等他安顿好行李,要落座的时候,旁边座位的一位棕色皮肤的年轻女人,和她比划着,说着柳明全听不懂的语言,应该是葡萄牙语,因为巴西的官方语言是葡萄牙语,看到柳明全完全不明白,后来又换成了英语,比划了一会,柳明全的英语只是能应付一般的对话,比较复杂的就不好办了,不过,柳明全终于还是明白了,她是要和他调换一下座位,她说她希望和自己的丈夫坐在一起,并指指后两排靠窗子的位置。

柳明全弄明白了她的意思,没有说话,点点头,就走过去,靠窗子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微笑一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露出一个微笑算是表示了感谢。男人手里捧着一束鲜花,乐得屁颠儿屁颠儿走过去,用一个十分夸张的动作,把手里的鲜花给了女人,女人显然是太高兴了,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下,相拥着坐到位子上。

柳明全坐进去,感觉有些狭窄,试图伸伸腿,可是,空间太小了,没办法。

他知道,在接下来的10多个小时的飞行中,这个座位远没有自己原来的座位舒服。至少那个临近通道的座位可以在他疲劳的时候,让他把腿伸出来,舒展一下。

不过,这也算不了什么,再说,一个女人提出的要求,总不能拒绝吧?


飞机准备起飞了,发动机的轰鸣声变得大了起来,飞机颤动了一下,接着,开始滑行,速度越来越快。

眩窗的遮帘已经按照乘务员的要求拉了下来,透过眩窗遮帘的缝隙,看着窗外的跑道边界灯快速的向后方跑去,很快就连成了一条线,时速190公里,柳明全心里默默的叨念着这个飞机起飞的速度。

一声更加巨大的轰鸣,机头上仰,飞机腾空而起。


地面越来越远,地面的灯光越来越弱,飞机倾斜着机翼,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继续爬升高度。

再见,巴西,再见里约热内卢。


飞机爬到高度,调整了一下姿态,以一种平稳的姿态飞行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也小了很多。

看到有其他乘客打开了眩窗遮帘,柳明全也把自己一侧眩窗遮帘打开。窗外一片漆黑,只有机翼上的夜航灯一闪一闪的亮着,很远处,一架飞机同样闪着夜航灯,相向而过。看了一会窗外,柳明全百无聊赖的关了眩窗遮帘,把目光转向机舱内。


这是一架**型宽体客机,有两条乘客通道,最宽的地方一排10个座位,前后分仓,上下两层,楼梯拐角处有一个吧台,飞行期间乘客可以到吧台上点自己喜欢的饮料或者点心,两个男人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和一个黑皮肤的服务小姐调笑着。

机上的介绍资料说,这型飞机可以搭载500多乘客,最大续航里程13000公里。


面前的液晶屏幕显示航线示意图。

本次航班是从里约热内卢飞往东京,途中在美国夏威夷做短暂停留。地图上显示,飞机从南半球跨越赤道,大部都是在太平洋海面上空飞行。而飞机到达东京后,他还要转机回国。


入夜了,感觉有些凉意了,乘务员开始分发毛毯。柳明全接过乘务员递过来的毛毯,放在腿上,就有了些温热的感觉,渐渐有了点睡意。

柳明全觉得时间还早,他通常都是半夜以后才睡觉,他不想睡这么早,即使旅行中,他也尽量保持良好的睡眠习惯,让自己尽可能按照日常的时间睡觉。


柳明全解开安全带,走到通道上,活动了一下腿,然后,伸展了一下胳膊。不知道什么原因,觉得肚子隐隐有些做疼,他前后看看通道,找到了洗手间的指示牌,就走过去。

飞机有一点颠簸,他也随着晃动了一下,有点在军舰上行走的感觉,他扶着通道边上的靠椅,慢慢走着,肚子疼得有点厉害,他用一只手顶了一下腹部,飞机又晃动了一下,他顺势靠在了座椅侧面,一个奔跑的小孩子没有站稳,一下子撞在身上扑倒在他的面前,抱住了他的右腿。

柳明全感觉一阵痛疼皱一下眉头,他蹲下来,面对着孩子,孩子大概有4岁多的样子,孩子后面跟着一个年轻女人,像是孩子的母亲,女人先是向柳明全深深鞠躬,“非常抱歉,孩子调皮的很,给您添麻烦了。”女人的中国话说的不是十分流利,她应该不是中国人。

女人对孩子说,“一郎,你撞了叔叔了,你要给叔叔道歉的。”

孩子很懂事,从柳明全的身上下来,也学着妈妈的样子,给柳明全鞠了一个躬,嘴里说,“谢谢叔叔,给您添麻烦了。”

这是一对日本母子,柳明全抚摸着孩子的肩膀,“你是叫一郎吗?”

一郎点头,“是的,叔叔,我是田中一郎。”

柳明全说,“一郎,没关系的,不过,飞机上可不是大操场啊,不能这么跑的。”

一郎点头,“是,知道了。”

柳明全站起来,对着一郎妈妈说,“一郎很可爱啊。”

一郎妈妈说,“您还夸他呢,孩子太调皮,给您麻烦了。”接着露出一个很有魅力的微笑,柳明全觉得这女人独有东方女人妩媚漂亮。

柳明全说,“没关系的。”就站起来侧身让一郎母女先过去了。


柳明全一直看着母子俩走到座位前,一个男子起身把一郎抱起来,侧过身子,让女子走进去,女子轻柔的日语声飘过来,柳明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日本女子从座位上抱起一个婴儿,哦,这是一家4人的出行。

柳明全继续向卫生间走去,两个卫生间的门都是关着的,门口还有一个人在等候,柳明全就离开他一段距离,靠在吧台的旁边等候着。


这个位置是机舱的中部,可以看到一层的大部分乘客,这机舱里,简直就是一个国际社会,机上几乎有各种肤色的人,甚至连来回走动的乘务员显然都不是一个国家的。少数乘客还在吃东西或者带着耳机听着什么,有的乘客已经进入睡眠状态,飞机不满员,有乘客躺倒在空闲的座位上,舒服地响起了鼾声。

柳明全抬起手腕,看看手表,时间已经是10点半了。


回到座位上,柳明全拿起插在靠背上的空中杂志,随便的翻弄着,英文和西班牙文的,看不懂,几张广告照片还不错,柳明全仔细研究了一会,终于还是觉得有些困倦了,杂志放回原处。再把毛毯伸展开,盖在腿上再向上拉盖到肩膀,把靠背向后调整了一下,头靠着靠背,慢慢有了睡意……


一阵剧烈的晃动,把柳明全从迷糊的睡意中一下子惊醒过来,他站起来,四下看着,试图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大多数的乘客都已经醒了,女人尖叫着,孩子大声的哭着,男人们的脸上呈现出恐慌的表情,每个人都是一脸的茫然,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广播响了,是乘务长的声音,已经不似飞机起飞时,乘务长温柔甜美的声音,柳明全虽然不能完全听明白乘务长说的什么,但是,从乘务员混乱的语气中,他猜到是出事了。

飞机的晃动更加的剧烈,机舱内的人群更加的混乱,广播停止了,机舱内原来亮着的灯,开始忽明忽暗,晃动中,有的座位上方的行李箱盖子打开了,行李掉出来,砸在乘客的头上身上,这情景更加加剧机舱内的混乱。人们用各种语言叫喊着,前座两个原本不认识的男女乘客,紧紧抱在一起,母亲把孩子揽在自己的怀里,男人把女人的头抱在自己的胸前,女人则紧紧抱在男人的腰,大声喊叫着…..

上层机舱的乘客从楼梯上翻滚下来,撞在了吧台上,吧台的服务员早已不知道去向。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退役少校柳明全,此刻倒是显得十分的沉稳,他在混乱中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重新扣好安全带,手扶着前座的靠背,又观察了一会混乱的机舱内。然后,他从前座的后背上,拿出一个塑料饮料空瓶,里面早已经放了一张纸和一张名片,而且,口已经是密封好的。


强劲的风从上部楼梯口灌下来,呛得人几乎喘不动气,空气中传递着轻细的金属扭曲的声音,飞机的高度在跌落般下降着……

突然,机舱内的所有灯光都熄灭了,舱内一下子变得漆黑一片,在短短的几秒钟的安静以后,女人的尖叫孩子的哭声以及各种语言的男人的喊声响成一片。


塑料瓶在他手里握着,看着机舱里的混乱,一丝痛苦的表情从脸上划过,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他脑海里过电影一般的闪现着可能出现的结果,他在想,在这种紧急状态下,有什么可以做的。


两年前,柳明全曾经看过一个电视片,介绍的都是飞机坠机事件,其中,柳明全记忆深刻的是,1985年8月12日,日本航空123号班机为一架波音747-100SR46型客机,在由东京国际机场前往大阪国际机场途中,飞机坠落在关东地区群马县御巢鹰山区附近的高天原山,机上524人里只有4人幸免。

以前查找资料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介绍,这种类型的飞机,每160万航次才有1次坠机事故


难道,真的就让我碰上了吗?运气真好,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柳明全在心里说着。


柳明全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和最后的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