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五部分(18)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大四上半学期期末,毕业实习宣告结束,我们写了几万字的各种资料和报告,写到手抖。 然后,开始选择论文导师。我们集中在一个教室里,导员发给我们的纸张上印着那一年经管学院营销专业所有导师的姓名、职称和相对应的论文题目。我们自己拿主意,然后在一张申请表上填写自己的专业、班级、姓名、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大四上半学期期末,毕业实习宣告结束,我们写了几万字的各种资料和报告,写到手抖。

然后,开始选择论文导师。我们集中在一个教室里,导员发给我们的纸张上印着那一年经管学院营销专业所有导师的姓名、职称和相对应的论文题目。我们自己拿主意,然后在一张申请表上填写自己的专业、班级、姓名、学号以及选择的导师。

后来分组,每个导师最少带六个学生,最多的带十七八个学生。我和龙三分到了一组,馨儿则由导员亲自带着写论文。

毕业论文是大学时代最后的任务,论文写完后会有一次答辩,成绩的好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学生在这四年中到底掌握了多少专业知识。

我那个中央美院毕业的表哥就曾在毕业答辩中语惊四座,造成了很大轰动,所有的答辩组老师都给他打了高分,台下阵阵的掌声。我曾经也梦想能达到那种境界,但有时候梦想始终是梦想,永远不会实现。

我当年的论文题目是,《利用E-mail进行网络信息营销的方法和技巧》,我的导师姓白,很年轻,但已是经管学院国际贸易系的资深讲师。说起来,我这个题目还是她帮着选的,第一次跟她见面是在她的办公室里,我们一个组六个人围着她的办公桌坐下,她说了一些具体的计划和安排,然后让我们自己选题。其实一开始我看中的题目是《现代企业营销现状分析》,可是一个女生说她想写这个题目,我当时就当了一把绅士。当了这个绅士,带来的后果就是,所有相对简单好写的论文都在瞬间被其他人抢走,剩下的都是些抽象的、不好写的烂货。

小白过来跟我说:“《利用E-mail进行网络信息营销的方法和技巧》比较好写,你选这个吧。”

那时候只能听老师的,我就选了这个比较好写的。

小白给我们留了一个网站,是我们学校的图书馆网站,上面有很多优秀论文,小白让我们回去后先看一些范文,找找思路,寒假时最好开始动笔,争取再开学时将初稿交上来。

我们回去后就开始登录那个网站,结果无论如何也登不上去,鬼知道那劳什子网站出了什么毛病。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期末考试周又临近了,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努力复习。

那年的期末考试我们只考一科《市场营销案例分析》,我估计是学院为了白给我们学分而特意安排的这场考试。范围在考前一个多月就给出来了,以我们死记硬背的能力考出高分自不在话下,就算当了把懒汉,带着小抄进考场也不是不可以,都大四了,学生时代的最后一场考试谁还能难为你?就算难为你了,大不了多带几份小抄呗,没收一份我还有一份,你再没收我还有,你能把我咋的?

所以说那场考试我们全数通过,没有挂科的。我居然考了88分,很吉利的分数,也是我大学时代考的最高分。

考试结束后,我上火车回家。那是我最后一个学生假期,我没再打零工,而是好好的享受假期。那时我还没有仔细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不是学生了,我该干些什么,我也是故意的不去想。

事实上那时候我很心灰意冷,这源于不久前我参加过一次中石油的招工考试,考的是高中的数学、英语和语文,八十多人参加考试,我考了第八名,但人家只录取三人。

那几年中石油根本不接收自己职工的子弟,我听说倒是有很多官二代富二代被接收了进去。当然了只是听说,伟人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说了这只是我听说的,所以别跟我矫情也别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我想说的是,以当时我的条件我如果想进中石油工作就必须参加统一的招工考试,但结果我失败了,而我又实在找不到其他的生存方式,招聘会上的恐怖经历早把我的自信打的无影无踪。所以我很心灰意冷。我觉得我一个大学在读的人,我怎么着也比那些高职、中专、高中毕业的人强吧?可事实是,我就没考上中石油,招聘会上我连个卖轮胎的工作都找不到。我他妈还不如高中生!这他妈就是我念了大学后的结果!

与往常一样,愤世嫉俗了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其实这都怪我自己,除了自己,我还能去怪谁呢?

我整天整天的把自己闷在屋子里,看喜欢的历史书,看路遥和余秋雨的散文集。有些人在苦闷的时候会无节制的酗酒,有些人苦闷的时候就慢慢愤世嫉俗、无限制的喷口水,我苦闷的时候,我就选择通过读书来逃避现实。

我是一个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马上要毕业了,该写论文了。可是我没写,我不务正业,整天把自己埋在散文集和历史书里,偶尔就在铁血上发个烂文章,或者在历史版区跟帖,跟别人吵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烂账。那时候,我百分百的魔怔了。

寂静的夜晚,我不止一次想道:“我的第一步就如此的失败,鬼知道以后还会有多惨,我干嘛要去当一个饿死在太平盛世的倒霉蛋呢?”

别以为我会因为自己这么想而振作起来。我只是想想,想累了就睡着了,要不然我整夜整夜的失眠,白天却疲乏的要死。

就这样,我过了一天又一天,过了春节,去订票处买火车票,收拾行李。忽然,我想到我也许该写论文了,因为开学后要交初稿。

但最终,我只是在坛子上和别人吵吵嘴,发几个烂文章,坛子军衔是升了不少,我的生活却没有多大改变,心情照样很糟,论文依然没着落。

三月初,我坐火车回学校。这次再没有心情逛沈阳也没心情给莹煜买礼物了。我只是闷头回到学校,在寝室里挂网、吸烟,看看历史书或散文集,偶尔喝口酒。

馨儿的工作有了着落,他被国家电网接收了;龙三准备跟一个远房表哥搞汽车销售。有很多同学通过家里的各种关系在国企谋到了职位,有的则准备去私企打工,还有一部分人通过了考研的初试,这其中包括傻强。彤彤和秦怡却落榜了,我不知她们的心情如何,我自己的船都快沉了,我还会搭理其它船只吗?

我也不怎么主动联系莹煜了,恰好那时莹煜在准备CET6考试,既然双方都各自有要忙的事情,索性就自己顾自己吧。我并不是没担心过我们的关系,有时候我会想,我们是不是会在那年的七月份彻底解除关系?就像许许多多的大学情侣那样,各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轨迹,从此不在一起。我们也许会成为非常好的朋友,苦闷的时候还可以把对方当成倾诉的对象。但现实告诉我们,更多的大学情侣在毕业后就断了联系,若干年后的同学聚会上再次见面时只能尴尬的笑笑。也可能因某种原因而无法参加聚会,那时候就只能在热闹的聚会上有些怅然地回想当年跟他或她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了。

我感觉,那时的我就已不再年轻。我长成了二十二岁的大小伙子,失去了更多的洒脱和无忧无虑。当我知道该考虑后路时,我就有了更多的顾忌和担忧。我不否认我有时候也会感到幸福,但是,往往怅然的感觉更加强烈。

终于在某天的清晨,我坐在电脑前,鬼使神差地打开了WORD文档,在最上面敲出了一行字,“利用E-mail进行网络信息营销的方法和技巧”。

是的,我终于开始动笔写论文了。接下来我坐在电脑前,翻弄着教材,到网上寻找一切可利用的资源,整整一天,却始终只有一个标题。

在当时,即使最磨蹭的龙三也已交了初稿。小白让龙三给我带一句话:“刘宝文你还想毕业不?”

想不想呢?不想毕业,我又没欠学费,得了足够的学分,学校有什么理由能让我多住几年?想毕业,毕业之后呢?我能干什么?我会干什么?

毕业,轻松的词汇,也是沉重的词汇。毕业,我曾经认为是“遥遥无期”的代名词的词汇,我读大四时深深恐惧的词汇,我现在一谈起来就可能导致长久沉思的词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