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五部分(17)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那天下班后,我们乘公交车回学校,当时天早就黑了,冬日的白天很短的,东北往往四点多就黑天了。 很不幸,也可说是很幸运,我们三个是一起走的。换做往常,馨儿和龙三为了彼此避开,下班了总有一个人故意磨蹭一会儿,就算磨蹭不成,在站台上宁可等下一趟车,也绝不跟另一个人挤一趟车。今天可能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那天下班后,我们乘公交车回学校,当时天早就黑了,冬日的白天很短的,东北往往四点多就黑天了。

很不幸,也可说是很幸运,我们三个是一起走的。换做往常,馨儿和龙三为了彼此避开,下班了总有一个人故意磨蹭一会儿,就算磨蹭不成,在站台上宁可等下一趟车,也绝不跟另一个人挤一趟车。今天可能是太冷了,下班又比较晚,磨蹭不起也等不起,只好挤一趟车回学校。

当然了另两个人依然对彼此没有好脸色,呃,也不能说是没有好脸色,是谁也不理谁,搞冷战。

我们进了校门,然后我们看到路灯下一对鸳鸯在寒风中激情热吻……

大学生怎么了?大学生怎么了?大学生就不能激情热吻吗?但是大学生在路灯下激情热吻,唯恐别人看不见,这就有点儿过了。我可以恬不知耻的在这流水账里写出我高中毕业后和莹煜在一起度过的一夜,可我们毕竟是锁了门拉上窗帘关了灯才开始做的呀。

在那个冻得让人蛋疼的冬夜,我们看得一清二楚,林青霞和一个小白脸在路灯下搞现场直播。不是我们故意看的,实在是四周太黑了,只有路灯下那一点亮。

一直到现在我都搞不懂,干这种事情为什么要在路灯下,可以花点儿钱嘛,花点儿钱去附近的小旅馆开个房间,我们学校附近有很多小旅馆,我猜测很多大学附近都有这种小旅馆。花点儿,花不了多少,就算花出去半个月的生活费,你还可以再管家里要嘛,家里还能不管你任凭你饿肚子吗?何必憋的狼哇的然后在路灯下搞这种事情呢?

我们传统的中国人都是很含蓄的,我不明白为啥比我们小不了多少的中国人却不再是传统的中国人。最近总有人说我们的传统中有大量的糟粕,可你不能在抛弃糟粕的同时,也把精华抛弃了呀。含蓄的表达对爱人火热的爱,这固然不算精华,难道不是精华就一定是糟粕?还是我真的已经很老很老了?

林青霞看到了我们,但没搭理我们。她曾经称呼馨儿和龙三为“学长”,那声音甜甜的。她的样子清纯可人,她的身材极好,这些外在的优点曾带给我们这样的印象——她是天使。在那个寒冷的傍晚,关于这个女生所有的美好印象都被打的稀碎稀碎的。

我们三人默默地走过那个路灯,把她和小白脸远远抛在身后。

忽然,开始下雪,夹杂着寒入骨髓的劲风。

龙三说:“喝两杯去吧。”

馨儿立刻接道:“走吧,我请客。”

龙三:“咋总你请呢?这次我来。”

馨儿:“我来吧,今年的光棍节都没好好过,今天给补上,大宝跟大嫂说一声,今晚好好陪陪我们。”

龙三:“对,咱们一起喝点儿,但是不能让馨儿请,一定要我来。”

我:“算啦,还是我来请吧,就算是轮着请客,也该轮到我了,今天都别跟我争,我来请,也不用说谁陪谁,我一定给你们补一个高高兴兴的光棍节。”

我们三人来到饺子馆,要了几个菜,有荤有素,还有两瓶牛栏山二锅头,主菜是酸菜锅。寒冷的冬夜,我们三人坐在温暖的饺子馆里,推杯换盏的喝烈性白酒,大口大口的吃肉。最后我们喝多了,便引吭高歌。

我们终于重归于好。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