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五部分(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那一年的11月初,我们大学时代的所有课程都讲完了,营销专业的大四学生进入实习阶段。原则是这样的,学院鼓励学生自己联系实习单位,最后让实习单位给开个单子写明学生的实习状况,本人再交个实习报告就行了;如果自己实在联系不到实习单位,那么学院会帮忙联系,都是固定的友好企业,但那样的话走过场的形式主义色彩特别浓重,很可能无法达到实习阶段应有的目的。

个别牛人是存在的,营销专业里有将近二十个人是自己联系的实习单位,还有二十来人是家里帮着联系的实习单位。剩下的人由学校统一安排,一部分被安排到了D市南站附近新开的浙商商城,一部分被安排进了D市煤矿股份有限公司,还有一部分被安排进中石油科技研究院D市分院。由学校安排实习单位的三部分人马实行轮换制,在每个企业待一星期后就换到另一个地方继续实习。这些人的实习报告也特别难写,因为经历复杂、案例多,所以感想、心得也多。

看来,学院给安排的实习任务很繁重,怪不得每年都有那么多人要自己联系实习单位。我们要在三个单位实习适应各种不同的角色,完成多个任务,听领导讲课,让一线资深员工传达工作经验,写各种心得。隔三差五的,还要被召回学校听各种专业知识讲座、知名人士演讲、就业指导,写很多思想汇报和课后感想。

我听人说过大四很轻松,在哪里听说的我忘了,我想说这话的人一定没念过大学,你念一把大学你就知道了,最糟心蛋疼的阶段就在大四。你要实习,要写实习报告,还要进行毕业论文选题,写论文开题报告、论文正文,一遍一遍的修改润色,还要翻译大量的英文文献。这期间,夹杂着各种招聘会,眼看着同学一个一个的都有了着落,有了一个未来,你还在各种招聘会中上蹿下跳。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我想,同样念过大学的朋友会感同身受的,那滋味绝对不好受,对于那段经历,我相信没有人想再经历一次。我个人觉得,大学最美好的阶段,正是大二大三这两年。大一太小,还不懂该如何好好的过大学生活;大四太老,就像风烛残年的老人,再想享受生活,却发现早已力不从心。唯有大二大三,没有多少干扰,已适应了大学生活,知道了该如何享受生活,也有能力享受生活,真正想学些什么东西,也有的是时间和精力。现在,反正我个人真正怀念的只有大二和大三这两年,我认为那才算真正无忧无力、充满活力的大学生活,是我的黄金时代。

闲言少叙,我们稍稍准备了一下,奔赴实习单位完成任务。我、馨儿和龙三在一组,没办法,我们的学号挨着,又都没有能力自己联系实习单位,学院帮忙分组就只能按学号排。如果放到以前,能在一起当然最好啦,现在形势不同了,聚在一起真是说不出的别扭。

说句实话,我们都很久没坐在一起喝酒了。每次我想喝酒了,只能一个人跑到饭馆自斟自饮,或者买些啤酒回寝室一边上网看电视一边往肚子里灌。在莹煜面前我是不喝酒的,跟她也喝不到一起去。傻强正在热火朝天的准备考研,放寒假就举行初试了,三个字,没时间。唉,别扭不别扭?

我们三个人一组,每天早晨六点半起床,洗漱后在不同的地点吃早饭(我倒是想在一起吃早饭),然后分别走到公交车站点,挤早班车去实习单位。

我们先在浙商商城帮忙进货、送货,对货物进行分类,然后码在展台上,偶尔也会在人手不够的情况下帮忙向买家介绍产品的性能、优势和制作工艺。期间,资深销售员会向我们传授一些销售经验,管理人员向我们灌输浙商的经营理念。最近几年浙商比较火,就像很久以前的晋商那样,现在是全国各地都有浙商的影子,汽车、电子产品、服装、皮革、家具,房地产、装修,反正只要你能想得到的市场销售领域,都能找到浙商。

然后我们又被先后轮换到D市煤矿股份有限公司和中石油科技研究院D市分院。之所以把这两个单位排到一起,是因为在这两个单位里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听课,根本没去一线实习。在浙商商城好歹还能实地进行销售工作,肯定做得不够好,但多少能吸收一些实战经验。国营企业可没有大学实习生的位置,派出个副科级的干部给我们讲讲课就算给我们天大的面子了。要是来了个副处级领导给讲课,带队的系主任都得给副处长敬烟,说一些拍马屁的话,尽管大学系主任的地位在理论上高于企业的副处长。想想也对,学院还指望着这些国企能多接收一些毕业生呢,能不拍马屁吗?

累,压力大,还要小心对待两个正在闹别扭的室友,对谁好了对谁冷了都不是那么回事。通常情况下,两个人闹别扭了,充其量老死不相往来,谁也不搭理谁,最痛苦的反倒是夹在中间的那个人,因为夹在中间的跟双方关系都不错,到了这步田地顾忌就太多了。你和A多说一句话,和B勾肩搭背,都有可能造成矛盾激化。一个是我哥们儿,另一个难道是我仇人?

好在我终于熬出头了。

哈哈,虽然我不该笑,那场面我看了我也痛心,但是我痛心的同时也意识到,我终于解脱了,我的兄弟们也终于解脱了。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笑中带泪”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