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五部分(15)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有了那次邂逅,馨儿和龙三彻底恋上了林青霞。林青霞是学工程管理的,这个专业隶属于工商管理系,其实离我们并不远,我们市场营销专业也归工商管理系管。问题在于,我们和工程那边的人不是很熟,很难找到林青霞的详细资料。

我们偶尔会和工程管理系大二的学生在一个教学楼里上课,平时在校园里闲溜达的时候也能时不时的跟林青霞照个面。每到那个时候馨儿和龙三的眼睛都冒着绿光,但是坐立行走非常有样,摆足了绅士的架子。

一旦两个兄弟恋上同一个女人,往往不是悲剧就是惨剧。馨儿和龙三也不例外,我看得出来他们这次是玩儿真的。似乎只是睡了一晚上,再次起床时他们明显跟以前不一样了,不在一起吃饭了,不在一起打网游了,上课的时候不坐在一起了,也不在一起吹牛逼闲扯淡了。好不容易跟对方说一句话也都夹枪带棒的,且并非像以前那样是无恶意的打屁胡侃嘣坑。

事情很严重,这叫什么?这就叫兄弟反目!看来《投名状》的剧情不是瞎扯淡,就为了个骚娘们儿,歃血为盟换帖子立投名状的生死兄弟最后自相残杀。

我夹在馨儿和龙三之间,不知如何是好。眼看着就要毕业了,646竟然变得十分不和谐。以前是志同道合的三兄弟,现在呢?为了一个林青霞,一不是一,二不是二,一个屋子里住了三年的人也不再是好兄弟。

我日他西瓜香蕉个大拔蜡!!!

经过一段时间的侦察,馨儿和龙三发现(当然是分别发现),林青霞比较喜欢打网球和练瑜伽,学校网球场和瑜伽中心是她经常光顾的地方。馨儿和龙三老死不相往来后,体形稍胖的龙三将主战场从寝室挪到了网球场,馨儿则死乞白赖的通过各种手段、甚至拿学生会资深学长的身份不断施压,这才终于拿到了瑜伽中心的入场券,每天下午准时到瑜伽中心刻苦修炼——和一群小女生。

我作为打酱油的人,有时候尾随龙三去网球场,有时候尾随馨儿去瑜伽中心,我在场外打酱油,看场内的人和妹子套近乎。

最终,我发现龙三和林青霞在一起打球了,或者双打或者单打,或者合作或者对立,有时候还在一起聊得很开心,林青霞还一口一个“学长”亲热地叫着,龙三也成功瘦身二十斤;我发现馨儿和林青霞练过几十分钟瑜伽后会在一起休息,馨儿给林青霞买饮料,林青霞欣然接受,仍然一口一个“学长”亲热地叫着,馨儿的身形更加苗条、柔软,绝对的魔鬼身材2.0版。

两人同时得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身为一个打酱油的路人甲,就在场外看着我的两个兄弟跟一个漂亮到逆天程度的小学妹套近乎。我想不出结局,也不敢想。某些时候,实在穷极无聊的话我也会邪恶一下下,想想三人枕头大战的画面,随后我便在心里痛骂,某岛国的某产业在精神上无情地毒害了我中华青年。

说实在的,我希望我的兄弟能如愿以偿,可是眼下的局势是这样的,如果其中一个兄弟如愿以偿了,另一个兄弟就不可能如愿以偿。因为我的两个兄弟爱上了同一个女人。所以我倒情愿这俩货到最后都没成功。不是说我这当大哥的恶毒,实在是看着这俩货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我十分之蛋疼。646内部成员的和谐、团结一向是我为之自豪和庆幸的根源,我们那个寝室楼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我经常能听到楼下的寝室成员间激烈争吵,不断地摔凳子、拍桌子,我听得出来,那不是开玩笑,是真正的吵架,而起因往往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也亲眼看过同寝室的人大打出手,从此寝室分崩离析,打架双方各自再找新的寝室。我们是室友,同在一个屋檐下住四年,那得是多大的缘分?干嘛就那么水火不容?

现在,一个女人的出现,让我的两个兄弟不再顾及缘分、兄弟情、同甘苦共患难。如果按学年算,我们的大学时代已过去了四分之三,头三年的我们亲密无间,怎么就在最后的一年出了这档子事儿呢?是没吵起来,也没打起来,可冷战一样让气氛变得沉闷、使人发疯。我蛋疼,我很他妈蛋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