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正在加大,继续容忍美元转嫁危机 中国财富将被耗干

sssseeeexxxx 收藏 1 3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美债遭遇历史上的首次降级之时,人民币加速升值。


美国时间8月5日晚,标准普尔宣布将美国长期国债评级由AAA级降低为AA级,引发全球股市和大宗商品暴跌,唯独黄金一枝独秀,喷薄而出,直冲每盎司1800美元。


另一个快速升值的品种是人民币,上周5天对美元升值0.749%,换言之,美元对人民币相对贬值这么多,这意味着中国出口企业以美元计价的收入下降和人民币计价的成本上升——中国“世界工厂”离其无法承受的极限更加逼近了。


这还不是上周“中国制造”收到的唯一“坏消息”。8月12日,据央行公布的统计数据,7月份广义货币(M2)增速创下2005年5月以来的新低,狭义货币(M1)增速也创下自2009年2月份以来的新低;人民币贷款增加4926亿元,同比少增252亿元,人民币贷款增速16.6%,较6月份的16.9%继续放缓,也延续了3月以来贷款增速放缓的趋势;人民币存款减少6687亿元,同比少增8166亿元。


这个消息意味什么呢?中国民营企业的资金环境将雪上加霜,贷款增加额同比少增背景下,在政府项目、国有企业优先贷款的现实中,民营企业贷款将成“涸泽之鱼”,资金使用成本将继续急剧攀升。


不过,最堪忧的是7月份人民币存款“惊人”锐减达6687亿元,同比少增8166亿元,这其中潜伏着巨大的隐患。其中最可能原因有两个:一是藏身于储蓄中的热钱被提出,脱离了中国银行系统,不排除外逃的可能;二是中国国民储蓄急剧减少,其中富裕阶层的大额储蓄被提出,被以投资移民等方式转移海外。


这与2010年11月以来中国A股的超低迷表现很可能是同一原因,从当时的3186点到8月12日收盘的2593美元,上证指数下跌18.6%,堪称 “熊居全球”。根本原因在于——A股正呈现股市既得利益者疯狂变现的特征,这包括超规模的IPO、大小非和高管减持。其中今年二季度,中国企业IPO总数和融资额分别占全球IPO总数的28.6%和融资总额的31.6%。八月新股发行再度提速,第一周的5个交易日内,竟有4只大盘股网上发行。


目前,中国股市上市公司的数量至少已飙升到2530家,美国股市到现在200多年了才上市了3600多只股票。其中美国股市挂牌股票达到800家用了100年的时间,而中国股市仅仅只用了8年。10年多过去,中国股市市值涨幅已达到4.5倍。但沪指10年仅“爬了”500点,涨幅只有25%。


2011年以来股市的低迷已经让A股账户每户平均亏损上万元,即社会公众的财产性收入的严重缩水;人民币加速升值,货币紧缩使得中国的民营经济濒临绝境;种种迹象表明:本人4月份强烈预警的“中国步入‘财富耗干型’危机”正日渐逼近,已是咫尺之遥。现在几乎只差最后一击——中国楼市价格崩盘了。如果楼市价格再雪崩,中国相当可能将重蹈1990年日本金融危机的覆辙。


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今天面临的“财富耗干”的困境,是有其历史渊源的。


对于中国发展的道路,历来有两种思路:一是对内改革先于对外开放,通过扩大政治民主监督,有效制约官僚利益膨胀;鼓励国内企业“产权明晰,职责明确,政企分开”;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国内人民需要为目标,通过内部市场充分竞争,优胜劣汰,建立强大的中国民族企业;通过提高工人工资,提高资源价格,提高社会保障水平,进而推动中国商品价格上涨,平衡国际收支,最后与国际价格接轨。


这条道路是二战之后德国、法国之路,也是日本和韩国之路。这种策略,使得经济发展的成果和创造的财富主要由本国国民分享。在这条道路上,德国、法国走的更为彻底,他们联合其他国家创立了欧盟,创造了欧元,取代美元的国际交易和储备地位,避免了被美元铸币税的剥削。


另一条道路是对外开放优先于对内改革。在国内改革攻坚缺乏动力的情况下,鼓励外商投资,推动中国国有企业“靓女先嫁”;以外向型经济满足国际需求为指针,长期压低中国工人工资,以极为廉价的劳动力和资源价格,生产廉价的物质商品,出口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在货币政策上,人民币不断升值吸引大量热钱投机,外汇管理未能有效阻止热钱投机,实行强制结售汇,导致大量外汇储备结余。再将外汇储备去购买美国国债和各种美元资产。


这最后形成了现在难堪的结局——中国社保基金2010年余额仅8566亿人民币,人均仅657元,而中国借给美国社保和住房等福利资金高达约2万亿美元(按历史平均价格约14万亿人民币),换言之,美国这个富裕国家的国民每个人平均借中国人4.5万元人民币。


这条路走到今天,已经被证明是一条死胡同——不断以牺牲本国资源、财富和人民健康幸福,去换取那些不断贬值的美元和永远也难以变现的美国国债,其最后结果只能是中国的自然资源和人口红利都会被耗干耗尽。


如果那一天到来,国际热钱将毫不犹豫地倒卷而去,人民币将狂贬,楼价暴跌,中国金融系统出现严重坏账,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届时,那些曾经不断唱多中国推动人民币升值的人,又会毫不留情地制造中国崩溃论。


中国正在逼近这个最后的关键拐点,换言之,中国正在逼近这个最后的承受力极限。这个极限点将在未来一年内出现,即如果中国继续隐忍美元向中国转嫁危机,则中国将先于美国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中国将彻底沦为美元战车驶出金融危机泥沼的牺牲品。


对于中国能否在最后时刻转危为安,笔者并不乐观。11日,某顾问表示,中国愿意继续投资美国和欧洲国家的主权债券。在美债已经被降级,更多欧美国家将要被国债降级的情况下,这是否意味着有人要将利益输送进行到底?!当然,美元势力势必会利用其超强的军事霸权保证这一结局不会被逆转。


能否“转危为安”关键还看自己,中国必须再造新动力——必须扩大人民民主,使政府受到人民的有效监督,使政府回归于有限、责任、服务性的本位,政府承担其应尽的社会责任,尽可能退出直接投资,尽可能减少市场干预。实施更加自由准入、充分竞争、更具活力的金融业等等;降低垄断企业的运营成本,土地矿产等天赋资源的财富收益全民共享。


假定中国不能实现根本性改革,而如果美国没有爆发破坏力超过日本的大灾难,未来18个月内,中国遭遇一种财富耗干型经济金融危机的概率超过50%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