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新疆国军英勇抵抗东突叛军

kdy27 收藏 2 2034
导读:9月6日外围战斗打响了,阿克苏城的汉族人口很少,可以征用的人员就更少了。全部力量加上手持木棍的自卫队也不超过2000人。为此居民支持联合暴动军的却是绝大多数。 9月8日联合暴动军对阿城展开了持续1天的炮击,伴随着炮声,联合暴动军开始了猛烈的冲锋。新骑2师5 团团长赵汉奇不断组. 织敢死队把突入城里的联合暴动军打出城去,双方不断的反复争夺一些据点。战斗中赵团长开始抓拿亲联合军的人,用铡刀处以死刑,这就包括了小阿巴索夫,城外联合军指挥官阿巴索夫的亲弟弟。到了9月12日5 团团长赵汉奇组. 织了一只200多

9月6日外围战斗打响了,阿克苏城的汉族人口很少,可以征用的人员就更少了。全部力量加上手持木棍的自卫队也不超过2000人。为此居民支持联合暴动军的却是绝大多数。


9月8日联合暴动军对阿城展开了持续1天的炮击,伴随着炮声,联合暴动军开始了猛烈的冲锋。新骑2师5 团团长赵汉奇不断组. 织敢死队把突入城里的联合暴动军打出城去,双方不断的反复争夺一些据点。战斗中赵团长开始抓拿亲联合军的人,用铡刀处以死刑,这就包括了小阿巴索夫,城外联合军指挥官阿巴索夫的亲弟弟。到了9月12日5 团团长赵汉奇组. 织了一只200多人的突击队,深夜潜出城外,夜袭联合军军营,打联合军一个措手不及。联合军暂时后退。9月23日,联合军再次攻城,联合军骤烈的炮火如雨而至,联合军在炮火掩护下如同波浪般,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冲在最前边的敢死队和国军发生惨烈的白刃战,互拼手榴弹。5团副团长房庆安也被打成重伤。一直到9 月29日,联合军孤注一掷发起总攻,城外彻夜激战,国军将可以参加战斗的人员已经全部动员起来参加民团了。远远望去阿克苏城如同一座爆发中的火山。天亮了,联合军退却了。


10月另一只联合军攻击了阿城附近的英吉沙和焉耆,但被国军击退,还击毙了苏联指挥官,缴获高射炮,迫击炮,步枪等武器。


骑5团知道再打下去一定会应为弹尽粮绝而失手的,所以10月6日凌晨,他亲自带队对联合军发动反击。联合军拼命阻击,国军勇猛冲锋,很快就突破敌阵,用暴烈的近战,使比他们多的多的联合军抵挡不住,向温宿撤退。



早在45年4月,更庞大的联合暴动军[民族军,苏联红军]在炮兵、装甲车和飞机的支援下开始向迪化进军。


9 月联合军开始进攻乌苏,精河,这个通向迪化的要道。联合军动用了至少40多门大炮,用轻型坦克打前阵,以苏联空军进行空中支援,猛攻国军阵地。国军新45 师支持不住,转而突围,很快联合军骑兵背着马枪,挎着手榴弹。就追上了。几个快速冲锋,把国军分割开,师长郭岐被俘,另有一个团突出重围,退到了玛纳斯河。


同时在迪化的国军决心杀身成仁,作出了死守迪化的决定,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参谋长郭寄鞒亲自抵达迪化指挥,第46师师长徐汝诚担任指挥官,防卫第一道防线玛纳斯河。谢义锋的新2军部分部队防御第二道防线景化,马呈祥整编骑兵第1师防守迪化中心。这些联合暴动军装备精良拥有苏联援助的坦克,轰炸机,重炮等重型火力,那些三,四流国军只有些淘汰货,但是如同在东线战场一样,苏联军队和苏联装备,训练,指挥的暴动军,并没有展现出什么高超的战斗力来,和一帮子国军末流部队打的难分难解,在外无援兵,而弹药没有补充越打越少的情况下这些民团级别的国军打的还不赖,直到1年后的1946年4月中苏达成协议停战,也没有被攻克。


1946年4月,在停战协议达成后,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毕业的阿合买提江·哈斯木出任民族军领袖,民族军在和谈后根据协议暴动军主力原来的17个团,2个独立骑兵师,5个步兵旅,被改编为6个团。民族军总司令鲍里诺夫将军也回到苏联由伊斯哈克伯克接任。1947年夏天,民族军突破了协议的限制,扩大编制,壮大实力!


抛开这些民团级别国军,保家卫国,成功粉碎了苏联妄图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意义不谈,这些末流国军竟然在人数,装备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在战斗中居然不落下风。尤其是立时艾林巴克机场争夺战,立时1年之久的迪化保卫战。双方基本上都打成了平手。阿克苏战役立时2个月国军只600人把几千联合军打的满地找牙,要是艾林巴克机场那个教导队弹药充足的话,老毛子,2毛子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那。如此看来,苏联的非近卫军级别的步兵师团和国军民团级别的师团,战斗力差不多,还要稍微差一点。如果国军二等主力到达战场,比如52军,35军,71军中的一个,就完全可以迅速消灭新疆的联合暴动军。无论苏联老毛子,还是外蒙古奴才军,新疆暴民军。




阿克苏城内的守军指挥官,阿克苏区专员兼保安司令、骑5团团长赵汉奇经过一段时间的激战,深知自己部队的弱点,围城长期僵持下去,终将寡不敌众而失败。他依据第一次解围时的经验,早已下定决心一有时机即出城反击,以绝境中求生路。10月3日的争夺战,让赵汉奇看到了一线曙光,一来迪化空投来的弹药能够补充前期激战的消耗,二来争夺战的胜利,守军士气高昂,三来证明民族军军纪涣散且弹药短缺。赵汉奇认为据此可以一战。


1945年10月6日拂晓,阿克苏守军仅保留骑5团机枪连守城,其余部队兵分两路悄悄缀下城头,骑5团副团长房庆安率领骑5团第5、第6连两个连的兵力从东门附近下城,负责向东关和东卡坡上民族军指挥所和主力阵地进攻;骑5团团长赵汉奇亲自带领五个排和团部新兵(疑为在阿克苏内的补充二团新兵)、阿克苏警察队和阿克苏区专署卫兵在北门附近下城,向城北关民族军阵地和西北角民族军的另一指挥所进攻。战斗打响后,民族军依据地形优势猛力抵抗,火力非常猛烈。守军出战官兵拼死一战,均抱定不成功即成仁之决心,与民族军激战4小时,仅肉搏战就达二十多次。邻近中午,民族军不支,纷纷向温宿方向溃散。这场奇袭,共击毙民族军官兵百余人,其中包括身穿苏军制服的校级指挥官(怀疑为苏军派遣到民族军内的军事顾问)三人,缴获轻重机枪二挺,勃郎宁轻机枪一挺,冲锋枪二挺,步枪三十四支,无线电台两部,各种子弹两万余发,并夺回了10月3日被民族军抢去的空投弹药两包。而守军出战官兵仅阵亡军官1人,士兵6人,伤军官2人,士兵10多人。


10月6日,出战的阿克苏守军在胜利后返回城内用膳休息后,再派出骑兵第3连向温宿方向追击,民族军主动放弃温宿,在向温宿东北“大马扎”(坟场)方向且战且撤时,又遭到守军骑兵的迂回包抄。民族军两面被夹击,此时又得到库车国军闻风出动正在从拜城出发赶来的消息。因而导致了民族军全线溃退。随后,新疆正在准备进行和谈的消息传开,民族军也得到了伊犁方面的命令,要求部队停止军事行动,保持现状,攻击阿克苏的民族军主力遂经扎木台、黑鹰山撤回伊犁。



1945年10月12日,阿克苏城围被解后的第六天,伊犁方面和谈代表于下午六点四十分抵达迪化,10月14日,国府和谈代表张治中飞抵迪化,新疆和平谈判自此拉开序幕。就在张治中抵达迪化的当天,拜城之民族军经库车国军进击而撤退,南疆公路阻塞一个多月后,“至此复通矣”。10月21日,阿克苏与库车国军两路出击,一举收复克洛峡,库车北部天山各要隘,皆被收复,南疆始定。


国军能确保南疆,对于和平谈判大为有利。新疆省主席吴忠信赞扬阿克苏守将赵汉奇说:“最后关键为赵汉奇团长之忠勇用命,一成功,一成仁”,后来有评论者称“阿克苏当南北疆之要冲,如阿城不守,南疆可能全部变色,和谈之所以成功,新疆局势之尚未全部糜烂,阿克苏守卫战获胜之结果也”。


阿克苏解围后,南疆只有边陲蒲犁、莎车、叶城一带还有民族军活动。在阿克苏立下赫赫战功的骑2师骑5团于1945年初冬,移师镇守莎车,民族军忌惮该团战力,竟放弃在莎车的军事计划,转而攻击叶城。1946年2月,新疆和谈签字后,国军派遣高参李敬唐率兵收复了叶城和泽普。三区方面也召回了在蒲犁指挥军事行动的伊斯哈克伯克。到该年7月,新疆省府改组,蒲犁民族军退入苏联,动荡经年的南疆局势,始告完全澄清。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