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贩派出所询问室内自缢死亡 监控录像曾被剪辑(转自新华网)

绿色冲击波 收藏 5 213
导读:  [img]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1-08/16/121864449_11n.jpg[/img]   [color=navy]一名家属向出事询问室内张望。记者 王奕 摄[/color]   53岁菜贩王立旺与人发生纠纷并被打伤,一个朋友将他送到北京平谷区兴谷派出所报案。然而,在进入派出所4个多小时后,王立旺竟然在派出所询问室里自缢。平谷警方承认在管理上存在责任,并向家属公布监控录像,称王立旺是自行进入询问室,用自己的皮带系在窗棂上自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菜贩派出所询问室内自缢死亡 监控录像曾被剪辑(转自新华网)


一名家属向出事询问室内张望。记者 王奕 摄


53岁菜贩王立旺与人发生纠纷并被打伤,一个朋友将他送到北京平谷区兴谷派出所报案。然而,在进入派出所4个多小时后,王立旺竟然在派出所询问室里自缢。平谷警方承认在管理上存在责任,并向家属公布监控录像,称王立旺是自行进入询问室,用自己的皮带系在窗棂上自缢。


昨天下午,家属再次来到平谷公安分局,并提出王立旺自杀可能是因为警方执法不公,如果得不到合理回复将起诉。


讲述


抢占摊位 发生互殴


王立旺生前在平谷区一市场卖菜。送他去派出所的人是合伙做生意的小林子。


8月13日,小林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今年3月27日下午2点多,他突然接到王立旺电话,称自己被人打伤,让他赶紧过去。小林子赶到王立旺卖菜的地方,看到他躺在三轮车上,嘴角和头部均有血迹,且脸色苍白。王立旺自称是一个卖肉的商贩打的他,已经打了报警电话。


小林子说,大约十多分钟后,来了两名民警。“卖肉商贩的儿子当着警察的面,踩王立旺的称和青菜,嘴里嚷着‘就这几十块钱,咱家赔得起’,警察劝阻并将卖肉的父子俩带走。”小林子打了120,后救护车将王立旺送到平谷区医院。


在医院,王立旺称难受想吐。拍完CT后,医生表示,王立旺鼻梁骨骨折,需要交几千元押金住院。因为没有带钱,王立旺没有住院,而是让小林子直接送他去受理此案的兴谷派出所。


据了解,双方因抢占摊位互殴。


伤者死在 询问室内


小林子还记得,将王立旺送到派出所的时间是下午4点50分,他和同伴还特意告诉民警,“被打的人已经送来了”,并让王立旺躺在派出所走廊的椅子上休息。随后,小林子回到市场,却发现卖肉商贩的儿子也在市场内。


当晚7点多,小林子接到王立旺的来电后再次来到派出所。小林子说,一名民警告诉他王立旺在询问室,他进入询问室见到王立旺,并接过手机带回去充电。


小林子说,在询问室内,他问王立旺吃饭了没有,对方说没有,他又问需不需要陪同,对方说不用。


小林子给王立旺留下20元钱后离开。次日凌晨,警方将小林子叫到刑警队做笔录,早7点多,警方告知小林子,王立旺在派出所死亡。小林子说,一名民警告诉他,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要出去乱说。


家属反应


儿子不解父亲自缢


王东兴是王立旺的独子,3年前因打架获刑。父亲出事时,王东兴在服刑,还有两个月就将刑满释放。


8月13日,王东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3月28日下午,平谷公安分局一名负责人来到监狱,告诉他父亲在派出所询问室内自缢死亡的消息。


王东兴说,母亲过世得早,他们父子相依为命。他被关进监狱后,父亲经常鼓励他,还说,“等你出来,咱爷俩重新生活”。


王东兴说,得知父亲的死讯后,他一直不解父亲为何自缢,又为何死在派出所询问室。此后,他开始失眠,并开始神经衰弱。“我父亲不可能自缢,他为了等我出狱,已经盼了3年了,除非他受到了莫大的刺激。”王东兴称,父亲在派出所的4个多小时到底遭遇了什么,他们无从得知。


监控录像曾被剪辑


据王立旺的二妹王立银回忆,在得知哥哥意外死亡后,家属们曾要求看到遗体,但未能如愿。


今年4月15日,王东兴假释出狱。4月19日,家属们被安排在平谷公安分局看监控录像。据王立银回忆,录像时间是晚7点45分到8点42分,“录像中显示,快8点钟的时候,王立旺起身走出画面,步伐迟缓,8点02分,他进入画面,步伐急促,感觉是在生气。8点05分,他解下了裤子上的皮带,搭在了询问室的窗棂上,试图挂住脖子,没够到。8点07分,他又搬来一把椅子,踩在椅子上,单脚悬空,另外一只脚还踩在椅子上,然后双手趴在窗棂上,不再动弹,但没有看到他将皮带套在脖子上的动作,也没有悬空挂在墙上。8点40分,有名警察进入询问室,发现此情况,冲过去将他抱下来,平放在地上,未看到警察解开他脖子上的皮带。”王立银称,录像并非完整版,是被剪辑过的。警方称,是为了节约家属的观看时间。


死者尸检问题存疑


4月20日上午,家属在医院的太平间看到了王立旺的遗体。王立银称,并未发现自缢致死的迹象:头发被剃光了,脖子处除了左右两侧有几个紫红色的红点,在咽喉处并没有任何勒痕。


看见遗体后,家属更添疑问,他们多次找平谷公安分局要求查明真实死因。此后,家属找到平谷区检察院,要求立案调查,检察院渎职侵权局认为不能证明民警失职和渎职。4月底,家属向检察院提交了尸检要求。一个月后,家属根据检察院提供的一份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名单,挑选了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对王立旺进行尸检。


7月20日,家属拿到了尸检的《鉴定文书》。结果表示,王立旺是因机械性窒息(缢死)而死亡。


家属们注意到,《鉴定文书》中引用了警方提供的尸检照片,家属们由此认为,警方已经对王立旺进行了尸检。家属质疑,此案涉及警方,在没有征求家属同意的情况下,不能擅自尸检。


事发询问室被改装


8月13日,记者随家属来到兴谷派出所。王立旺自缢地点在一层走廊最里侧的一间询问室内。事发现场已经被重新装修,加了一道密码铁门,窗棂被改矮了半米。家属认为,这完全是因为王立旺案。


家属推断,王立旺自缢有两个原因:其一,警方办案不公,将卖肉者释放,让王立旺觉得委屈愤怒;其二,警方在给王立旺做笔录时,可能进行了言语的刺激甚至肢体上的打击。


昨日,家属向警方提出了诸多疑问,要求进一步追查老人自缢的原因,并对记者表示不获得合理说法将起诉警方索取赔偿。


警方回应


承认存在管理责任


尸检结果出来后,警方开始就善后事宜和家属进行协商。


家属向记者提供了一份8月12日他们与警方协商时的录音材料,内容大致为,家属提出王立旺进入询问室内时,居然无人发现,监控录像也无人查看,警方存在监管不严的责任,要求警方赔偿40万元和一套经济适用房。在录音材料中,警方负责人表示,他们的确存在管理上的责任,可以给予家属10万元的救济金。警方负责人还表示,询问室中有24小时的监控录像,在有案子需要调查时,他们会将案子报备,由分局的督察部门进行监控。“因当时并没有案件需要审理,没有人查看监控录像。如果出于人性化执法的角度出发,我们垫付医药费,让他先去看病,就不会出现这个情况,所以我们有管理上的责任”。


昨天,记者在采访平谷公安分局勤务指挥处主任刘志良时,对方也承认在王立旺案上,未尽到工作区域内的安全防范职责。


办案不公


说法不实


昨天,针对家属的种种质疑,平谷公安分局副局长付贵如表示,在王立旺与卖肉商贩发生互殴时,卖肉商贩称自己也被打伤,要求上医院,于是警方让卖肉商贩先去看伤,检查并无大碍。因王立旺鼻梁骨骨折,算是轻微伤,警方于案发当晚就将卖肉商贩行政拘留10天。“我们并没有办案不公”。警方也表示,王立旺并没有做笔录,他们更没有对其进行言语的侮辱或身体接触。


付贵如副局长说,警方通过监控录像了解到,老人曾给亲朋打电话借钱,“不是没有打通,就是对方没有同意借钱,这也可能是让王立旺感到心寒的一个原因。一般这种情况,医疗费由家属自行垫付,事情处理完了再由责任人支付。”警方称,但由于调查过程中王立旺始终不予配合,民警忙于处理其他工作,未对王立旺在派出所内的行动持续关注,导致其自行进入询问室自缢死亡。


平谷公安分局勤务指挥处主任刘志良表示,事发后,他们马上通知了区检察院,尽管没有立案,但检察院一直监督公安部门办理此案。警方并未对王立旺进行尸检,因为没有进行解剖,只是对尸体表面进行检查,当时的鉴定结果是:皮带缢吊致机械性自缢死亡。他们其后提供照片,也是尸检单位的要求。而询问室重新装修是按照市局的统一规定,将办公区、办案区和生活区等多区分开管理,与此案无关。


警方表示,针对赔偿问题,双方可以继续协商。 记者 王奕



菜贩派出所询问室内自缢死亡 监控录像曾被剪辑(转自新华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