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伦敦骚乱事件引人关注英国无业问题青年

豆邮7 收藏 0 397
导读:伦敦——“我来这儿,是为了值回我花的便士。”一名自称Louis Jame的男子说道。他今年19,体格瘦弱,是这场动摇了伦敦根基,且仍在不断扩大的暴乱的参与者之一。带着一点点罪恶感,Jame先生炫耀地展示了他口中的那件价值195美金的设计师品牌毛衣。他说,他是在抢劫属于伦敦高尚地区的卡美登镇时到手的。 [img]http://img9.itiexue.net/1353/13533129.jpg[/img] Louis James,现年19岁,自称从未有过工作,三年前才学会阅读。他承认抢劫了一

伦敦——“我来这儿,是为了值回我花的便士。”一名自称Louis Jame的男子说道。他今年19,体格瘦弱,是这场动摇了伦敦根基,且仍在不断扩大的暴乱的参与者之一。带着一点点罪恶感,Jame先生炫耀地展示了他口中的那件价值195美金的设计师品牌毛衣。他说,他是在抢劫属于伦敦高尚地区的卡美登镇时到手的。


纽约时报:伦敦骚乱事件引人关注英国无业问题青年



Louis James,现年19岁,自称从未有过工作,三年前才学会阅读。他承认抢劫了一件价值195美金的毛衣

最近,年轻的暴乱份子跟Jame先生这样的抢劫犯,占据了全世界的网站首页和电视报道。形势如此,致使英国议会召回议员,召开紧急会议,并迫使当局部署数以千计的警察平乱。


在小青年跟常处失业状态的盲流中,普遍存在的反社会及犯罪行为,此现象已困扰英国良久。一帮年轻人实施的袭击和破坏,已为“数百万人的生活蒙上了阴影”。在此类青年帮派与数件命案扯上关系后,一份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如是透露。他们预示着,报告中的原话是,“整个城镇及城市地区的衰落。”


政府的调查研究指出,尽管此类事件只有四分之一会报告给警方,他们收到的投诉也已高达350万份。有个iPhone app能追踪袭击事件,而某位有才的发明家还出售一种叫做“蚊子”的设备,它能发出一种只有年轻人能听到的高频噪音,这是店主们防范帮派的手段之一。


左派与右派的政客,连同警方,跟多数在这些地区遇袭的居民,几乎一致地把最近的暴乱归为犯罪及无政府主义现象。并无一丝一毫的迹象表明,这是导致许多其他欧洲国家暴力抗议的反政府及反通货紧缩主义在起作用。


但暴乱仍旧反映出许多英国年轻人的疏离跟愤怒。据官方统计,约有一百万从16岁到24岁的青年是失业者。这是80年代中期大衰退以来的最高记录。


伦敦暴乱,始自一名本地男子被警察射杀后,人们聚集在伦敦北部的某个警察局外进行的抗议。警方与伦敦的有色人种及少数民族存在长久以来的矛盾,他们一直试图弥合关系,但抗议者实际来自各种不同背景。几天后,在哈克尼,爆发了最激烈的暴乱,一名穿着灰色帽衫的青年男子直接冲着防暴警察大喊:“你知道你们都是种族主义者!你知道的。”


令人绝望的经济形势,紧张的种族关系,还有凶杀案,种种危机结合在一起,“对社区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Graham Beech是旨在预防犯罪的慈善机构Nacro的一名职员,他这样说道:“普通人走上街头上班,就会看这些场面——街头酗酒、破坏公物、威胁恐吓,这些都导致了公众对犯罪的普遍恐慌。”Beech先生说,英国政府的通货紧缩政策起效之际,年轻人也看到,他们的就业机会正在缩减,经济援助跟社区支持也遭到了削减。“倦怠,疏离和孤立,这些都将成为他们身上的特点。”他说。


Jame先生的情况,在很多方面都很典型。他住在伦敦北部享受政府补贴的公寓里,每两周拿125美金的失业福利。即便如此,他还说,自己基本上已经放弃找工作了。他说,他从没有过正式工作,三年前才学会阅读。他母亲,只能勉强养活自己跟他的两个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他父亲是个瘾君子,早已仙逝了。


他说,他进进出出过太多的学校,数都数不清了。15岁时,他一劳永逸地离开了教育系统。


“从没有人给过我机会;我只是对这套系统的运作方式感到很愤怒。”Jame先生说道。他说,他愿意在零售店找份工作,可他也承认,自己多数时间都是看电视打发的,只想得过且过。“他们就想这样。”他没有明说“他们”到底指的是谁,“他们给我足够的钱,好让我吃吃喝喝看看电视,就过掉一整天。我连账单都不用付了。”


Jonathan Porte是伦敦国家经济社会研究院的主任,他说,Jame先生的境况反应了一个范围更加广泛的趋势。许多问题学生,Porte先生说,并没有得到老师足够的关注。在完成教育目标的重压下,老师们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些来自更稳定的家庭,能力更强,社会技能更纯熟的学生身上。令人心灰意懒的是,那些跟不上的学生只有退学一条出路。


近年来,帮派们总占据着报刊的头版头条。媒体用“凶悍”一词描绘这些年轻人,然而,他们现在却把目标转向欺凌那些最弱势的群体。政府工作报告调查指出,约百分之三十的反社会行为受害者都是“长期患病,残疾或虚弱的人。”


这是报告中一起很典型的事件。2007年,38岁的Fiona Pilkington把车停在一条隐蔽的公路边上。车中,她没有学习能力的18岁女儿Francesca,眼看着Pilkington女士把一堆旧衣服浸在汽油中,然后点火。两人最后都被烧身亡。


她这么做,是受到十多年前一场恐吓运动的逼迫。某个有些成员只有10岁的帮派,在她家陋室的邮箱里撒狗粪,殴打她的儿子,还威胁说要杀掉Francesca,这个学习能力只相当于3岁小孩的姑娘。这位母亲说,她曾33次请求警察的帮助,但无一次有过回应。


这种有罪不罚的风气,是现在暴乱能够爆发的背景之一。那些最弱势的人群感觉自己孤立无援,Margo Milne说道。她今年49岁,因患多发性硬化症,部分时间需要乘坐轮椅。她的一位残疾朋友向警方报告,受骚乱影响,附近发生了抢劫。“但她担心,如果她跟警察报告了参与抢劫的人,他们会前来报复。”Milne女士说,“那她又该怎么办?”


周一,在哈克尼的某低收入聚居区,发生了一场多达300人参与,横冲直撞,对车辆放火,抢劫店铺的暴乱。一位年长的妇女在暴乱后被送进医院。两位牧师,其中一位穿着全身长袍,被警察带来劝说暴乱份子允许救护车进入,把她送往安全地带。“我们得把那些人带出来。”有人听到一位牧师对某个警官说。但一旦救护车离开,警官们就置该区域于不顾了。抢劫犯们一本正经地再次开始了洗劫。


过后,一名年轻人在附近街道把垃圾桶一脚踢到了马路中央。当人们问他为什么参与暴乱时,他只是耸了耸肩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