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父母接受央视专访 后悔匆忙带儿子自首

hr3992 收藏 15 162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月7日药家鑫被执行死刑,之后遇害人张妙也入土安葬,药家鑫案已成历史,但它留下的影响和思考却远未停止。央视记者柴静于本月初采访了药家鑫案双方父母,解读药家鑫犯罪行为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人格,这种人格又如何在二十多年的成长中养成。该节目已于8月14日在央视播出。


九个多月前,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在深夜驱车回家的路上,将一名叫张妙的女子撞倒在地,下车后他看到对方试图在记录他的车牌号,就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将张妙刺死。


案发后第三天,药家鑫在父母陪同下前去自首,今年五月,他以故意杀人罪被依法判处死刑。6月7日最高法院复核裁定下达之后,药家鑫被执行死刑。之后遇害人张妙也入土安葬,药家鑫案已成历史,但它留下的影响和思考却远未停止。央视《看见》节目8月14日播出了柴静专访《药家鑫案中的父母》。


我原谅药家鑫爸妈


三年前药家鑫考上西安音乐学院,他开始意识到学琴能带给他另一种肯定,从大一开始,他就开始在酒店弹琴,四处做家教挣钱。到大二下学期,他已经有了20多个学生。


药氏夫妇最不理解的就是,药家鑫怎么会做出这样残暴和匪夷所思的事,但他们再无机会当面讯问,只是跟公众一起在媒体上看到了解释。


药家鑫称害怕她以后不停地来找我,害怕撞到农村的特别难缠。药家鑫的残忍反应是不可饶恕的,也正是他亲口说出的这句话,不仅极为刺痛公众神经,并且引发了对他家境富裕背景特殊的猜测,采访中他父亲对这句话又生气又不解。


药庆卫:他如果说农村人难缠,应该说他爸很难缠。


记者:您是农村人?药庆卫:我是农村人,我家就是山西农村的,而且我爸肯定连火车都没坐过,所以说我也很不理解,但是我没有再问他的机会。我不理解他为啥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记者:好多人是很生气药家鑫说的那句话,说农村人难缠。


张平选:我也生气,但是药家鑫说归药家鑫说,那毕竟是孩子,他妈他爸没说这话,我是原谅他妈他爸。


记者:能说说您以前的工作是干什么的吗?


段瑞华:我是库房管理员。记者:比如说你的大概家庭的收入是什么情况?


段瑞华:我的退休金到现在是900多元,不到1000元。夫妇二人称,他们目前仅有的这套房子是和单位共有的产权,这套房子他们已经住了20年,面积是108平米。


药庆卫:欢迎任何人给我提供任何证据,说我还有其它东西,只要有足够证据我都认账,现在还愿意捐献给张妙的父亲。


记者:可能有人会说那为什么你们不早点说出来?


段瑞华:不管咋说,是我儿子已经错在先了,你再怎么解释都是无济于事的。


记者:但是当时外界确实有很多揣测,会认为说你们会利用这样的背景去干预司法?


段瑞华:你看我们就没有往那么复杂的去想。药家鑫父亲反对儿子捐眼角膜遗愿


在6月7日上午药氏夫妇见了儿子最后十分钟,他的父亲药庆卫两个月来一直在失去儿子,和儿子对他指责的痛苦和反省里活着,但最让他心酸的是最后十分钟,药家鑫对他说的话。


药庆卫:我一走进去他就说爸我爱你,你不要说,我说我也知道,我也爱你的,然后就说你们好好活着,我先走先投胎,你们晚点走当我的孩子,我来照顾你们。我说你有什么事儿没办就给爸托个梦,他说我一定给你托好梦,噩梦不算,就这么喊,我儿子平常说话声音很细,但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声音很大很大地说的,他说我托的都是好梦,噩梦不算,那不是我托的。


但就在这次见面时,药庆卫仍然有一个让他后悔的细节,在承受了几个月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之后,他用一种激动的方式反对了药家鑫要捐出眼角膜的遗愿。


药庆卫:我说希望你把你的罪恶都带走,不要再连累别人,实际上那句话现在想想,我说的有些偏激了,应该满足孩子的心愿,我不知道他咋想的,也可能希望借助别人的眼睛再能看到我们。


记者:如果现在你们父子两个人还有像我们这样的,面对面在一起说话的机会,你会怎么做?


药庆卫:我给他写过一封信,我就告诉他,就是说你自己觉得微不足道的事,其实我心里很高兴,但是这个话我没有说,该表现的东西还是要表现,不要吝啬那两句好话,夸奖他的话,我也是对将来或正在做父母的说一句这个话。


记者:为什么是这一句?药庆卫:因为咱们每一句话都隐藏着很多类似故事,有些甚至是血的教训换来的。张妙父亲咱知道养个娃不容易。


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张妙的父亲张平选给药家律师打过一次电话,转告药家父母不要过于伤心,并且让律师带话说在合适的时候,想跟药家鑫的父母坐一坐。


记者:你干吗这时候还要传这句话给他?


张平选:不管咋想,孩子犯的罪老人没犯罪,跟他们说些宽心话, (孩子)已经都不在了心放宽 些。


记者:你心也不宽。张平选:我心也不宽,都不好。


在知道自己二审仍被判处死刑后,药家鑫曾经留下一个遗愿,他让父母去看望张妙家的老人和孩子,后来药庆卫夫妇带着筹来的20万元去见了张平选。当时张平选收下了这笔钱,但后来又通过邮局汇了回去。


记者:可是你这儿也是老人小孩,你们也要钱。张平选:农村要饭都好要些,捡个破烂弄个啥也没人笑话。


记者:你看着他(张妙孩子),你还能为药家去着想。


张平选:咱以往过来的,咱知道养个娃都不容易。张平选退回这笔钱后,药庆卫在微博中写过,我们也会把这20万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孩子和父母,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张妙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父母和孩子,愿你早日安息入土为安。


药家鑫案已成过往,但也许这一切对于很多中国家庭仍有启示,就像药庆卫说的那样,我们必须从死亡中有所学习,因为这里有血的教训。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