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媒:中国建造水坝引安全忧虑

飘在天尽头 收藏 0 623

《印度时报》8月7日文章,原题:口渴之龙的不祥腾飞 中国作为地缘政治中心,是很多国际河流的源头,而这些河流流经世界很多人口大国:从俄罗斯到印度,从哈萨克斯坦到中南半岛。而这种独特的地位源自其大幅度拓展少数民族聚居地,这些地区是所有从中国流出的重要国际河流的发源地。

历史上没有国家比中国更热衷修水坝,它不仅有世界最大的三峡水坝,而且水坝数量比世界总和还多。然而,中国不但没收敛建坝热潮,而且还通过两种方式加快河流流程再造:准备从内河转到国际河流;以大坝为中心。



去年,中国国有水电部门公布批准建设的主要新上马水坝,包括在雅鲁藏布江的墨脱修建水电站,规模甚至比三峡大坝还大,而印度最大的代赫里大坝与之相比要逊色得多。国际上预测,再过10年,发达国家的水坝数量很可能维持不变,但发展中国家的水坝建设大多将集中在一个国家———中国。这种疯狂建设的后果显而易见。中国现在和其国际河流邻居陷入争论,这些国家既包括俄罗斯和印度等大国,也包括缅甸等小国。另外,中国的项目可能把内河恶化问题引向国际。


然而,似乎是为强化作为世界水电老大而崛起的形象,中国也成为最大的国外水坝承建国。对于下游国家,他们主要的担忧是中国水利项目的不透明。中国通常悄悄开工建设,然后把水坝说成能够控制跨国洪灾和不可更改的既成事实。更糟的是,中国拒绝下游国家的水共用协议。中国是世界上三个反对1997年联合国公约的国家之一,这个公约规定共享流域水资源。



因此,不奇怪南亚和东南亚有共同河流流过的国家签订了协议,而中国和其国际河流流经的国家之间没有。这个扼守亚洲主要河流源头的国家同时也是个崛起的超级大国,它对自身力量的信心日益见诸公众视线,这到头来加剧地区安全挑战。鉴于此,中国成为亚洲国家建立制度化合作,以期互惠、持续利用共享国际河流的唯一最大障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