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躲猫猫”事件,茂名监狱事件以及近期的高明监狱事件,这些事件都过去了有些日子了,可是在人们的心中总有些回忆,总有点感慨,但这些事件对监狱执法带来的是更多触动。

我在监狱工作了差不多六个年头了,感触太深了,监狱已经不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黑暗,那么充满暴力了,这里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欢歌笑语,我不知道这是好事抑或是坏事。我不敢苟同以上事件一此执法者的所作所为,但我更为现在监狱制度乃至整个司法制度不建全而感到悲衰。

监狱本来是一个合法的国家暴力机关,是对敌对分子的专政机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它已经不专政了,开始成了福利院,成了养老院,成了救济院。如果在六年前,别人问我在哪个地方生活最好,我可能会说是国外的某个地方吧,可现在我会毫不犹豫的说是:监狱。因为监狱有饱饭吃,有厚衣穿,有楼房住,有病了国家给钱医,想书读国家给钱读,晚上睡觉了还有监狱的人民警察给你做保安。我实在想像不出在哪个地方能比监狱好啊。

曾几何时,监狱是人民老百姓闻风丧胆的地方,可今天,却是那些犯罪份子抑或无法在社会生存的穷人、病人向往的天堂。有多少犯罪份子进了监狱以后,不再想出去,一到减刑,就求警官不要减刑,一到要出监,就开始闹情绪。实在不行,出去了再犯事,再进监狱。这几年,有多少因为无钱治病的穷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选择了犯罪,让国家出钱治病。

我痛痕犯人,但我更痛恨中国的司法制度。在这个社会什么是强者,什么是弱者。在社会人们的眼里,犯人是弱者,监狱的执法者是不折不扣的强者。可是社会上的人们又有谁知道监狱的真实情况,我不知道人们怎么对犯人评价的,我曾经被人抢劫三次,我痛恨犯罪分子,我恨不得对这些犯罪分子统统拉出去毙了,在监狱里服刑,有些犯人去不知悔改,还要无病装病,逃避劳动改造,监狱的人民警察还得带他上医院给他看病,监狱医院的医生,还不能说他装的,还得给看病,无病看病,这怎么看?怎么开药?重病犯人还得送他到外面的好医院,让专家会诊,做手术。可是监狱的人民警察呢?值一个坐班,长达24小时,不能睡觉,没电视看,不能看书,就看着监控录像,24小时下来,就给了10元人民币。有时想想真是可悲!但又有什么办法。

我们倒无所谓,明哲保身。只要犯人不死,我们就安全。可每当看守所或公安等部门兄弟送犯过来押压或调查时,发现我们这里的犯的是这样管理的,心中无比感慨:在为了维护人民安全时,公安干警面对的正是这些悍匪的枪林弹雨,将他们抓捕归案。而这些犯罪分子,却在监狱里舒服的生活着,而那些抓捕罪犯的公安干警却有些长眠于地下,有些却在医院里再也起不来,有些身上还是伤痕累累。看着这此犯人,这帮公安干警的兄弟们一刻也不愿停留。

社会上无知的人还在一味的为这些犯人叫屈。我恨不能把这些人的嘴撕烂。我恨不能把不这些犯人全都放出去,让这帮犯人对社会上这帮无知的进行抢劫,绑架,奸污。这样这帮无知的人们是否还会觉得这帮犯人是弱者?虽然大部分犯人在监狱中欲火重生,但是还有部分犯人却是死不悔改。对抗政府,不服从干警的管理。面对这些犯人,我们的干警无能为力,手中的电警棍成了摆设,谁也不敢动用暴力,为什么?就是怕社会上无知的人用猪一般的脑子想象监狱的警察是否滥用暴力。我们的监狱长为了保护干警,很无奈又很严厉的告诫了我们基层干警:千万不能使用电警棍,就算犯人要打你,也不能用,你可以跑。一旦你用了电警棍,有理也说不清了。弄不好还得脱了警服,甚至把自己搭进监狱里面去了。无奈的司法制度,无奈的监狱基层干警。面对这帮无耻的犯人,无知的社会人们,监狱基层干警为了手中的饭碗,身上的这层老虎皮,只能对犯人妥协了,只要犯人不寻死,就万莘了。

如今的监狱,最怕的是犯人死了。不管怎么死,只要一死,那么检查院的就首先定位非正常死亡,然后介入调查。询问干部就像审讯犯人,参加抢救的医生更苦闷。犯人死了,无论抢救的医生多么辛苦,没人会体谅,检查官只知道犯人死了,尽管死者身上没有一丁点伤痕,但抢救的医生是最后接触死者的,这样就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审讯。

想说的太多了,无奈太多了,不知道是这社会变了还是我思想觉悟低了,社会要和诣,现在连监狱也要和诣了,真是可悲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